您现在的位置: 艺术频道> 国内国际
米沙·麦斯基 我比很多录音版本更精准
2015-05-27 09:59:31 来源: 新京报

上周末,麦斯基与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一起亮相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 王小京 摄

    米沙·麦斯基(Mischa Maisky)是这个时代最了不起的大提琴家之一。这位酷似爱因斯坦与史泰龙合体的音乐家,有着出类拔萃的琴艺与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18岁赢得柴可夫斯基大奖桂冠,师从罗斯特罗波维奇大师;21岁因莫须有的罪名身陷囹圄18个月,出狱后一度装疯被送进精神病院。在度过了与音乐绝缘的两年后,1972年麦斯基移民到以色列,开启了他的“第二次生命”。此后他在西方世界如鱼得水。作为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的闭幕演出,上周末麦斯基与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一起带来了一场音乐会。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然

    二十年后再演埃尔加

    麦斯基的起床闹铃是马勒第五交响曲第四乐章。这原是作曲家写给未婚妻的一封“情书”,而如今67岁的麦斯基与第二任妻子也正在热恋之中,他们最小的女儿上周六刚满三个月。

    此次中国巡演,麦斯基带来的是埃尔加的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这首作品与传奇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注:其生平曾被改编成电影《她比烟花寂寞》)渊源颇深。“我还在莫斯科音乐学院求学时,埃尔加并不流行,后来伟大的杜普蕾来了,她在莫斯科演绎了埃尔加,令我们叹为观止。后来我收藏了她所有的专辑,我们还成了好友,我为她演奏,也常去看望她”。麦斯基承认,埃尔加是杜普蕾的专利,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不碰这首作品,也是担心自己会不自觉地去模仿杜普蕾。麦斯基在多年前就录制过埃尔加的专辑,但已有二十年没碰了,后来他的妻子听到录音,请求他再次演奏这首曲子,经纪人和班贝格交响乐团也联合游说,促成了二十年后麦斯基再次演奏埃尔加。

    演奏风格引争议

    麦斯基外放的演奏风格有时也会为他引来争议,被认为过分随心所欲。就在不久前,他在德国接受了一个采访,文章称“麦斯基认为情感因素比技巧完美重要得多,因为对听音乐会现场的人来说,如果想听到完美无瑕的演奏,完全可以重复去听CD”。麦斯基表示,对他而言,乐谱是第一位,而情感与乐谱从来不是在对立面上,更重要的是拿捏一种平衡感。“我和钢琴家阿格里奇都被认为是情感性的音乐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在乎乐谱,我能证明我比很多录音版本都更加精准。大家有这样的成见,我也无所谓了”。

    末了,麦斯基支开话题,说了两个关于音乐家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俄罗斯作曲家、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有一次他要演奏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年轻的指挥家在排练前悄悄对他说,请您告诉我您对贝多芬的理解,我会试着从您的角度进行诠释。拉赫玛尼诺夫却说,可我并不是贝多芬的专家,我们为何不回到乐谱,这通常是最好的方式。然而即便作曲家已经在乐谱里做了足够多提示,每一位音乐家诠释出来仍然各有千秋。第二个故事是,年轻的阿图罗·托斯卡尼尼对威尔第大师非常崇拜,在指挥他的作品时对乐谱毕恭毕敬,老是去问威尔第,很抱歉大师,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个地方我认为应该怎样怎样。威尔第总是说,没问题,阿图罗,一切都在音乐之中”。在麦斯基眼中,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故事,却阐释了一个关乎平衡的问题,而这才是音乐的真谛。

    ■ 麦斯基说麦斯基

    我时常梦到音乐

    新京报:早年你有过一段传奇经历,足足两年不碰音乐,那段时间你心里最想念的音乐是什么?

    麦斯基:很多音乐徘徊在脑中,巴赫一直在那里,他在我心目中有着特殊的位置。他的音乐具有普世性,不受任何时空局限,它是坚不可摧的。还有比如法国作曲家奥利维埃·梅西安,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也会想念他的作品。我时常梦到音乐,音乐是上天给我的厚礼。对了,我可以给你看我的闹铃,是马勒第五交响曲当中的一段慢乐章,我每天清晨都从这个温柔的音乐中醒来。音乐帮助我度过了人生中很多个艰难时刻,让我心怀希望。

    我是一个世界公民

    新京报:你把自己移民到以色列称为是“被遣返回国”,似乎你对于犹太人这个身份很有认同感?这与你的音乐有无深层的联系?

    麦斯基:不全是,我常说我不太有身份认同这回事,我是一个世界公民,出生在拉脱维亚,求学在前苏联,被遣返回以色列,常居比利时,拉意大利琴,用法国弓和德国弦,开日本车,戴印度项链和瑞士表,我的前妻是美国人,第二任妻子是意大利人,岳父来自斯里兰卡,孩子们分别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出生。每当有人问我,你的家在哪儿?我总回答说,只要一个地方的人们享受古典音乐,那个地方就是我的家。所以现在我的家就在北京!

    我还在生小孩,这我能做得好

    新京报:前阵子大提琴家王健批评了一些现代作曲家片面追求技术性,盲目创新,耻于把音乐写得好听。话说回来,你似乎也比较少碰现代的音乐,这是为什么?

    麦斯基:的确不太多,但我正在努力多尝试,这是我众多弱项中的一项,就像我不会指挥、不会教学一样。我们都有各自的天赋和局限。最好的天赋就是能认清自己的特质与局限。所以我还在生小孩,这我能做得好(笑)。

    在我眼中,音乐只分两种:好和不够好。另一个原因是,当你演奏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的音乐,如果表现不好,没人会说是他们的音乐不好。现代音乐则不同,当你是有点名气的演奏家,演得不好,人家会说这可是知名演奏家,那一定是音乐不够好。现代音乐有自己的音乐语言,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追求音乐的品质,竭尽所能做到完美。

    我们这是“家族发型”

    新京报:如果不了解古典乐的人会以为你是个摇滚明星吧,而且你的琴盒看起来也太像吉他盒了。

    麦斯基:我觉得我留长发和演奏古典乐并无矛盾,人们觉得好像我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但别忘了从前的古典作曲家可都是长发(笑)。对年轻人来说,现在的古典音乐会好像显得过时,他们看到音乐会的照片就觉得,这可不是我们去的地方。这多可悲!我某种程度上也是想让人们有所改观,有人误解我是来搞时尚的,才不是,有助于更好地表现音乐才是重要的。再说了,我们这是“家族发型”(上图是麦斯基和儿女的合影)。

    伟大的音乐是不朽的,伟大的艺术家亦然

    新京报:如今的古典音乐的环境与你四十多年前刚入行时,有何变化?

    麦斯基:一切都变了。虽然人们总是唱衰古典乐,说它遭遇到了危机,说它没有意义,然而伟大的音乐是不朽的,伟大的艺术家亦然。

责任编辑: 许淑娟
更多热点新闻
·美博物馆否认伤害中国古壁画
·孙政才参观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
·“贾氏微刻”《三国演义》获基尼斯认证
·古代重庆城是啥样? 请看专家为你揭秘
·第十三届全国校园艺术节(重庆)选拔活动启动
·世界首场“洞穴(穿洞)交响音乐会”上演
·清代同治皇帝婚礼餐具亮相沈阳
更多收藏拍卖
·彩绘瓷的鉴赏与收藏
·亿元拍品再现 难改艺术品市场调整大势
·老版3元人民币收藏价值高 最高可卖5万元
·齐白石巨制《山水十二条屏》将上拍
·中国富豪为何在海外接连用高价拍下名画
·2015艺术品春拍:又被股市撞了一下腰
·2015嘉德大观提前带来书画“拐点”?
·2015嘉德大观提前带来书画“拐点”?
QQ:2330236491
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