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依仁游艺 抱朴含真—— 程重赓先生其人其书

来源:华龙网艺术综合2015-10-15

    程重赓艺术简介

    程重赓(1940-2005),号大潜,1940年生于重庆,祖籍江苏镇江,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美术学院特聘教师,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师。

    书法作品参加《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获优秀奖),《第七回中日自咏诗书展》,《2002年中韩国际交流展》,《重庆、新加坡书法交流展》等展览。

    1995年重庆市博物馆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

    日本园林有其书法碑刻,国内多处园林,寺庙,博物馆刻制收藏其作品。

   
 程重赓书法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程重赓书法对联柳叶遍寒塘 晚霜凝高阁
 
    
程重赓书法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依仁游艺 抱朴含真—— 程重赓先生其人其书 

    文/漆钢

    十余年前的我虽不认识重赓先生,但对他的作品却并不陌生。那时先生才获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的优秀奖,开了重庆作者在全国大展中获奖的先声。对此,我有很深的印象。在重庆的一些展览中也总能看到他的作品,没有一丝造作,一任率真,质朴中有极强的书卷气,我想,这自然得力于先生家庭环境的熏陶。先生出生于书香世家,先辈多为当时名士。清代道光年间,其高祖程祖润由江苏镇江宦游四川,政务之余,耽情翰墨,并与当时督学四川的大书家何绍基等人多有交往,其书远非一般书家可比。清末民国初年正值中国历史的大变革时期,祖父程元直少年负笈东游,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为清末宣统法政学科部举人。辛亥革命期间协助孙中山、杨沧白等奔走于共和革命且多有贡献。先后与当时的风云人物于右任、谢无量、沈尹默、谭延闿、何鲁等文朋书友诗词唱和并互赠墨宝。正是这种浓郁的文化艺术氛围,使后来的重赓先生在最初接触中国书法这门有着强硬承袭关系的艺术时具备了很高的起点和得天独厚的优势,诚所谓“醴泉应有源,芝兰自有根”。

    1995年《程式五代诗书展》在重庆博物馆举办,获得很大成功。正是在这个展览的开幕式后得以和重赓先生相识。记得当时有人在盛赞他书法作品的同时,他正大谈他一生第一看重的是艺术,第二是朋友,第三是酒。他说通过艺术可以结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而朋友的相聚自然要杯中之物以助清兴,美酒微醺时才会有兴致作书;反过来说朋友和酒亦会提升他的艺术。当时是经人介绍和他相识即听他这番高论,并且在交谈中先生不以我不敏,将我这个后学晚辈以朋友相称,一下子就惊异于他的达观与坦城。由此也给了我一个初步的印象——重赓先生是一个活得本色而自在的性情中人。一见之下有了想亲近他的愿望。后来和先生熟悉后更印证了最初感觉的真实不虚。他不但能和青年如我辈等谈艺论书,而且喜爱音乐,还是个十足的足球迷。在我这个流行音乐迷都为了故作高深而不愿在人前表露对流行歌曲的喜爱时,我发现以重赓先生的年龄尚能接受并会唱很多的这类歌曲——这表明了先生在对待所谓“俗文化”的态度时表现出来的圆融与其年轻心态下富于情趣的另一面。由此可以看出先生做人发乎至性,不藉修饰,得风人之遗。

    重赓先生曾给我讲过一件事,他家祖传的一件于右任写的单条和一件谭延闿写的对联被人借去后就一去不复还,直到后来他对那人偶然提起时,其人却不认帐。这事有人证,要换了别人,大概非闹到对簿公堂不可;而重赓先生对此却一笑了之!由此可知先生的仁厚、大度和对身外之物的超然与洒脱。

    观先生作书,可感受到“目送飞鸿,手挥五弦”般的悠然自得。其书于起笔处蓄势而发,转折处善于调整笔锋以控制中锋的行笔;在行笔中富于提按、顿挫的微妙变化,节奏上深知淹留与劲疾的关系;章法布白上字与字之间少形连而注重通篇的气脉贯通。呈现出的是一派萧散简远、冲淡自然的韵致。当然这是先生作书时的常态,先生酒后作书则是另一番景致,“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此时提笔已不太计较点画的周到,较之平时心理障碍更少,用笔果敢,落墨燥润相杂,酣畅凝练,于自自然然中偶露变异之点画形态,增强了作品的野趣与丰富性。再加之在选择书写内容时,先生大多写苏东坡的诗词,大约是东坡乐观放达的精神契合了他的心灵,使他在书写时更容易产生兴奋与愉悦,从而使其在富于激情的挥洒中心无障碍,任运自然,每有清壮矫健,气骨坚苍之作于此时达之腕下。

    佛家有言:“才不与气合,不足为士;学不与道合,不足为士。”先生之书一分自家学得,一分因天性得,一分待时机熟。先生一生好酒,或可谓:“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基于此,我没有问过先生曾经在学书的过程中具体接触过哪些东西,但先生说过其祖父尊崇北碑沉郁雄强的气势;而其父却偏好二王一路文质彬彬、潇洒自如的君子之风。因此,家中不但有很多名人墨迹,而且还收集了很多的碑帖拓片。我想这至少为先生自幼接触书法这门艺术时提供了较之常人无可比拟的先天条件,使先生得以在碑与帖间兼收并蓄。虽然我们可以看出先生书作中谢无量先生对他至大至深的影响,但细细品位又有很大的不同。我认为综合百家尽管是历来学书者的愿望,但纵观古今之历史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有本事集众美于一身的,虽然广泛吸收借鉴历代的书法名迹是塑造一个书家最基本的前提,但遍学百家的结果最终反映在我们笔下——即使是一个有成就的书家笔下,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有限的东西,这涉及到建立在自己审美观下的扬弃以及各家各派之间相互排异的客观存在。因此最终真正能从骨子里影响自己的名家大师也就那么二、三家而已。重赓先生于谢无量书法的借鉴,正是从其心灵深处找到了与自己秉性气质相通的某一点而化于自己的书作中,不似当今某些学谢书者舍根本而图枝叶,徒求形似而没有与之相符的内心依据。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不幸是生活在了王羲之、怀素、米芾、黄庭坚、徐渭等大师之后,他们给我们留下的可以发挥各个人独创性的空间过于狭窄,要产生如这些大师们一般个性鲜明的书风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百分之一的改善即为进步。重赓先生取法谢无量书法而又有较强的自我意识,不拘泥于点画结字的形似,而注重精神实质的把握。我以为先生是虽师勿师、不取亦取,既善于学而又善于化为己用。

    先生常戏言他只有“三十公岁”,与我等为同龄人。正是有此心态,先生近年来貌虽显老,心却依然年轻。对于见仁见智的“现代书法”,先生并没有如一般人采取一味否定的态度,而是有着自己实践后的理解,他认为“现代书法”的探索必须要保留文字的可识性,不能一味的搞笔墨游戏,不能是抽象的绘画而应是在保留笔法、字法及书写性上对墨法、章法的大胆夸张后使书法的诸多要素在宣纸上独具匠心的完整表现。

    当今的书坛是一个以展览为主的时代。虽然展览对推动当代书法的发展是今后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但大大小小的展览有时也确将我等作者搞得身心疲惫,在这一点上说实话我是很羡慕与重赓先生一般年龄的书家们那种不为展览所左右的心态的。先生常说:“为艺术是自娱,若能娱人则快莫大焉!”我相信先生所说的“自娱”诚如苏东坡所谓“……自娱者,亦非世俗之乐,但胸中廓然无一物,即天壤之内,山川草木虫鱼之类,皆可供吾家乐事也。”从佛家的观点来看,所谓“胸中廓然无一物”是指禅宗“物我两忘”的境界,重赓先生不强求争名于朝,不在乎争利于市,在自娱的过程中自然早已将其生命通过三寸柔豪作了最细致最生动的传达。

    一般人到了一定年龄,其创作大都会结壳,先生已过花甲之年,在对待自己的创作时却有很强的求变意识。虽然我们已往看到他面世的大都是统一在简淡、质朴一类基调中的作品,但先生也同时在实践着创作一些另类的作品。这些作品元气淋漓,大气雄秀,较之大家所熟悉的东西有很大的不同,相信在先生自己认为“修炼”成熟时会展现在世人面前的。

    先生虽然无心求名,而名之不舍。近年来,向先生索字的爱好者、征稿的单位日益增多。每次到先生处都会看到他写的很多新作,先生常将新写的作品拿出非常认真地让我说优劣、谈观感。自言自己对自己的作品好比目能见千里而不能见其睫——对自己的作品我们每个人有时都没有正确清醒的认识。论年龄与资历,先生应是师辈,这要换了一般人是轮不到我来打胡乱说一通的。每当此时,我皆会在心中暗暗钦佩先生的坦荡与对书法艺术那份发自内心的真诚。我想这大概正是先生能够保持赤子之心和旺盛创作力的原因所在吧!

    大凡一个能随时清醒认识自己的人,能够经常在人前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而加以修正的人,其内心必然是强大的,这和年龄无关而是自信心的极好表现——由于清醒才会知道不足,亦由于自信能克服其不足才会在人前有勇气坦然面对。

    我所认识的程重赓先生正是这一类为数不多而值得我辈青年作者学习的不矫情,无伪饰的人。

    为此,我真心希望重赓先生在他的书法艺术里,在人生的大艺术中带给我们更多更好的“自娱而又娱人”的精彩之作。  

(作者系重庆市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值此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发此以为纪念)

 

 

    忆 重 赓

    文/陈树人

    重庆书协副主席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了。这十年,他的音容笑貌,书法艺术,人格魅力,一直铭刻在我心中。一九九四年十月二日,我到重庆解放碑逛新华书店。进入民风堂,见不少书画家正在挥毫创作,现场销售。我看了一会,动心了,一口气买了十几幅字画。店主唐肇新为我介绍了程重赓先生,我向他定购了一副对联: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这是我认识重赓的开始,也是我收藏字画的开始。

    三天后,程先生将对联给我带来了,字写得苍劲有力,古朴浑厚,我十分满意。这对联是我在“红楼梦”中摘抄下来的。交谈中,我觉得这副对联是他祖先家庭生活的写照。原来重赓五代书香,祖藉镇江。高祖程祖润是道光进士,入川为官,诗书出众,与时任四川学台的何绍基常有诗书往来。曾祖父是广安县知县。祖父程元直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与杨沧白、谢无量、于右任、谭延闿、沈尹默,何鲁等朋友常互赠墨宝。重赓从小就在祖父关爱之下,习字赋诗,耳濡目染。一九八六年参加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成为重庆第一位全国参展获奖者。他的家庭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厚积,让我敬仰。同时也对重赓由此养成的儒雅、博学、好客,以及对艺术的执着追求,让我佩服。一次在重赓家中,他告诉我,解放初期他祖父和父亲将几代家藏字画近百件,善本线装书,拉了两汽车捐赠给重庆博物馆。他找了几页纸出来,说这是捐赠字画的目录。我看了一下,有沈周、文征明、仇英,清初四王、杨州八怪以及刘庸等,顺号还没看到四十,我便对他说,不必看了,这些东西如果留到现在拍卖,岂止一两千万元,一家几代,衣食无忧。他说不能这样说,当时,如果不捐赠,后来的若干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这些东西肯定留不住,如果被红卫兵一把火烧了,我家的损失事小,民族优秀文化损失事大;所以当时捐赠给博物馆是最好的处置,由博物馆保护、保管,使之完好无损是我们的最大心愿。一九九五年,以民风堂唐肇新先生为主及各方的支持下,重赓在重庆博物馆举办了“程氏五代诗书展”,好评如潮。他说他还没到过祖藉镇江,这辈子的最大愿望是到镇江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二OOO年,他被推选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各地来函来电索求其墨宝者甚多。二OO二年十一月,徐州朋友邀请他到徐州交流书法。考虑他一人出行,诸多不便,我决定陪他前往。在徐州,他受到书画界朋友的热烈欢迎,每天挥毫不断,索求者甚众。说他尊古而不泥古,外秀内刚,疏密有度,有谢无量的风格,又有人个特点,功力深厚,雅俗共赏。由于不取酬金,有人每天以各种借口前来索求,几天竟索要十多幅。重赓笑着说,有人喜欢,说明我的书法得到大家的认可,多写几张,没有关系。我真佩服他的豁达大度。一日徐州朋友邀我们游览,上午游淮海战役纪念陵园,瞻仰淮海战役纪念碑以及五前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塑像。中午游云龙山,山腰有一关帝庙,庙中有一付对联:生蒲州、长解州、战徐州、镇荆州,万里神州有幸;

    兄玄德、弟翼德、擒庞德、释孟德,千秋至德无双。重赓观看良久,说:这是所看到的有关关羽的对联,写得最巧妙的一对,把关羽的一生事迹概括出来了。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关羽战徐州,辗转几千里,进军四川邦刘备建立了蜀汉帝国;刘邓大军以徐州为淮海战役核心,打败了蒋家王朝五十万军队,进军大西南,解放云贵川。两者都是从徐州出发,杀奔四川及西南,但不能相提并论,关羽维护的是没落的蜀汉政权,不久便灭亡;刘邓大军是在党中央“打倒蒋介石,解决全中国”的号召下,建功立业,造就了中国的今天。离开徐州,我们去了镇江与镇江书协主席贾玉书、副主席兼秘书长于文清两先生洽谈到镇江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事宜,他们既惊讶又兴奋。说,我们长期在镇江,从来不知道镇江有这样一个家族,一门五代皆擅长书艺,并且造诣是如此之深,这是全国极为罕见,也是镇江的莫大光荣,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于是商量场馆、广告、电台、电视、报纸、开、闭幕式事宜等等。相约争取明年成功开展。但是二OO三年“非典”,无法出行,二OO四年镇江的场馆维修,下半年重赓身体不适,以至开刀动手术,术后休息为主,始终未能成行,这成了重赓的终生遗憾。二OO五年六月底,广东朋友托我请重赓写一幅四尺中堂,指定写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写毕,重赓说,这词使人神清气爽,如沐春风。现在中国比北宋不知繁华多少倍,东南沿海更甚。如有可能,我真想再出门看看这大好河山和流光溢彩的都市。不料这幅字竟成了他的绝笔。不久他又住院,从此卧床不起,经多方施药无效,于九月二十七日凌晨逝世。鸣乎!斯人逝矣,两江长流。“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在重赓的追悼会上,我以其名写藏头对联一副:重雲愁雾,一代书家伤早逝,赓志承愿,双馨德艺毓后人。十年了,谨以此表达我对重赓的哀念和他对书法后来人的期望。

(作者系重庆市收藏家协会理事、高级工程师)

 

 

    忆君心似西江水 日夜东流无歇时

    ——追忆程重赓先生

    文/曾学斌

    院子里飘飞的落叶在秋日的映照下,让人生出丝丝愁绪。在这么个悄无声息的午后,习习秋风中,我独自一人枯坐阳台,抽着烟、品着茶,翻阅着《从文自传》,也时不时地看一眼微信。朋友们发微信的愉悦与我秋日中的心境形成了些须小小的反差。突然间,叶福毅老弟转发了一条关于纪念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的微信。我这才恍然,重赓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0年了。

    人到中年,万事牵扯,本应记住的事情大多只剩下个轮廓,细节犹如秋风中的落叶愈瓢愈远了。这犹如我忘记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0周年一样。 先生是应该时时记起的,前些日子无意中我还和漆钢兄一起聊起先生呢。程重赓(1940年——2005年),生前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其祖上乃江苏丹徒(今镇江)人氏。高祖于道光年间高中进士,遂入川为官,与时任四川学台的何绍基有笔墨之交。祖父晚清时候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是民国时候有名的大律师,与谢无量、于右任、沈尹默等名流笔墨往来,唱和诗词,风骚一时也。解放初期,祖父和父亲将家藏的沈周、文征明、仇英、四王及扬州八怪的字画近百件无偿捐献给重庆博物馆。先生幼时,在祖父的熏陶下,于书法悉心用功,有扎实的“童子功”。1986年,中国书协主办全国第二届中青展,先生成全国为数不多的获奖者之一。先生的获奖,不但奠定了他在书坛的地位,彰显了他的实力,更是开启了新时期重庆书家在全国大展中得奖的先河。他亦身体力行,启迪、引导着重庆书坛的年轻作者在书法艺术寂寞的领地里辛勤耕耘,可以说,如今重庆书坛的翘楚们,没有几个没有受到先生恩泽的。细算起来,我与先生交往前后不到十年时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才从乡下来到重庆主城,混迹于重庆书坛。重庆书坛的老先生和同道们爱我,让我不断进步,就是至今,我依然继续得到他们的诸多帮助与提携,让我时时不敢懈怠书法。也许与先生性情比较投缘吧,在那近十年的时光中,与先生一起的时间尤多。办展览、看稿、评作品、在寒冬中去乡下义务为老百姓写春联,抽烟喝酒拉家常,话里话外都是书法。先生好酒,但量不大,52度的白酒半斤以内而已(先生不喝低度酒,他说有水味,不安逸)。超过半斤估计就会被放翻,但是我从没见他被酒放翻过,因为他坚持就喝那么几口,坚持着“酒以不醉为高”的喝酒原则。这一点与其好友兼几十年的同事、同道安为年老先生极相仿佛,让人敬佩!多少个寒风细雨中,围坐在火锅旁,酒在口中咂摸着,毛肚鸭肠在红油中翻腾着,在暖和、温饱着他自己的同时,也暖和着我和我们,同样暖和着我们的书法。记得2000年春节来临前,重庆市政府第一次组织节前送科技、送文化、送卫生的“三下乡”活动。活动相当有规模,市杂技团、歌舞团、市图书馆、市文化局等单位、部门和市书法家协会重赓先生、漆钢兄和我,百来人前往武隆县开展“三下乡”活动。先生那时已是耳顺之年,但精神矍铄,不见老态。5天时间,在县城、在偏僻的小镇上,寒冷的冬天里,义务为老百姓书写春联上千幅,一直写到“腰酸背痛腿抽筋”。遇有书法爱好者前来请教,不论年龄大小,先生都会不厌其烦地悉心指导,教他们如何认识书法传统,如何纠正以往错误的书法观念,如何临帖、如何谋篇布局,以至于用笔用墨等等,不一而足。在先生的书法生涯中,去区县辅导书法爱好者是常事。可以说,重庆书法有如今的成绩,离不开重赓先生和那些与重庚先生年龄相仿佛的老一辈书法家们的无私奉献和悉心教诲。先生是爱书法的,这种爱深入骨髓,就是在大病中,他依然坚持创作。记得他第一次重病住院后回家,我去先生府上看望他,那时,先生已经瘦骨嶙峋了,原来挺拔的身子因病痛的折磨变得虚弱不堪,站在那里一晃一晃的,让人难过。他从书柜里抱出一大堆病中创作的作品,中堂、斗方、对联,形式多样,幅式大小不一。他让我给他挑选挑选,说,把好点的留起,不好的就撕了。也许那时先生已在做千秋之想了吧?“以期日后史上,留好书数行”?我说都留下吧,先生的东西都好。他默不作声。没过多久,病情加重,又住进了医院。我又去看他,发现嘴里已经多了根管子,说是吃不下东西,就靠那根管子输送营养,维系着生命。说话已是非常吃力,声音很小,听不大清楚了。先生因食道癌,在2005年9月27日,65岁时候离开了我们,离开了重庆书法界他喜欢着的一帮朋友。当然,留下更多的是他良好的书法修养、谦逊的为人态度和孜孜不倦奖掖后进的优良品性,让我们无尽地思念。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对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女汉子"书记

相机界"华佗"

重庆让人惊叹的几座大桥

热门推荐

那年花开里隐藏的哲学

揭秘重庆防空洞

横跨黄河的玻璃桥

大学生手绘请假条

演艺圈芭蕾舞气质担当

盛一伦生日写真曝光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您现在的位置: 艺术频道> 名家专栏
依仁游艺 抱朴含真—— 程重赓先生其人其书
2015-10-15 14:25:21 来源: 华龙网艺术综合

    程重赓艺术简介

    程重赓(1940-2005),号大潜,1940年生于重庆,祖籍江苏镇江,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美术学院特聘教师,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教师。

    书法作品参加《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获优秀奖),《第七回中日自咏诗书展》,《2002年中韩国际交流展》,《重庆、新加坡书法交流展》等展览。

    1995年重庆市博物馆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

    日本园林有其书法碑刻,国内多处园林,寺庙,博物馆刻制收藏其作品。

   
 程重赓书法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程重赓书法对联柳叶遍寒塘 晚霜凝高阁
 
    
程重赓书法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依仁游艺 抱朴含真—— 程重赓先生其人其书 

    文/漆钢

    十余年前的我虽不认识重赓先生,但对他的作品却并不陌生。那时先生才获全国第二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的优秀奖,开了重庆作者在全国大展中获奖的先声。对此,我有很深的印象。在重庆的一些展览中也总能看到他的作品,没有一丝造作,一任率真,质朴中有极强的书卷气,我想,这自然得力于先生家庭环境的熏陶。先生出生于书香世家,先辈多为当时名士。清代道光年间,其高祖程祖润由江苏镇江宦游四川,政务之余,耽情翰墨,并与当时督学四川的大书家何绍基等人多有交往,其书远非一般书家可比。清末民国初年正值中国历史的大变革时期,祖父程元直少年负笈东游,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为清末宣统法政学科部举人。辛亥革命期间协助孙中山、杨沧白等奔走于共和革命且多有贡献。先后与当时的风云人物于右任、谢无量、沈尹默、谭延闿、何鲁等文朋书友诗词唱和并互赠墨宝。正是这种浓郁的文化艺术氛围,使后来的重赓先生在最初接触中国书法这门有着强硬承袭关系的艺术时具备了很高的起点和得天独厚的优势,诚所谓“醴泉应有源,芝兰自有根”。

    1995年《程式五代诗书展》在重庆博物馆举办,获得很大成功。正是在这个展览的开幕式后得以和重赓先生相识。记得当时有人在盛赞他书法作品的同时,他正大谈他一生第一看重的是艺术,第二是朋友,第三是酒。他说通过艺术可以结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而朋友的相聚自然要杯中之物以助清兴,美酒微醺时才会有兴致作书;反过来说朋友和酒亦会提升他的艺术。当时是经人介绍和他相识即听他这番高论,并且在交谈中先生不以我不敏,将我这个后学晚辈以朋友相称,一下子就惊异于他的达观与坦城。由此也给了我一个初步的印象——重赓先生是一个活得本色而自在的性情中人。一见之下有了想亲近他的愿望。后来和先生熟悉后更印证了最初感觉的真实不虚。他不但能和青年如我辈等谈艺论书,而且喜爱音乐,还是个十足的足球迷。在我这个流行音乐迷都为了故作高深而不愿在人前表露对流行歌曲的喜爱时,我发现以重赓先生的年龄尚能接受并会唱很多的这类歌曲——这表明了先生在对待所谓“俗文化”的态度时表现出来的圆融与其年轻心态下富于情趣的另一面。由此可以看出先生做人发乎至性,不藉修饰,得风人之遗。

    重赓先生曾给我讲过一件事,他家祖传的一件于右任写的单条和一件谭延闿写的对联被人借去后就一去不复还,直到后来他对那人偶然提起时,其人却不认帐。这事有人证,要换了别人,大概非闹到对簿公堂不可;而重赓先生对此却一笑了之!由此可知先生的仁厚、大度和对身外之物的超然与洒脱。

    观先生作书,可感受到“目送飞鸿,手挥五弦”般的悠然自得。其书于起笔处蓄势而发,转折处善于调整笔锋以控制中锋的行笔;在行笔中富于提按、顿挫的微妙变化,节奏上深知淹留与劲疾的关系;章法布白上字与字之间少形连而注重通篇的气脉贯通。呈现出的是一派萧散简远、冲淡自然的韵致。当然这是先生作书时的常态,先生酒后作书则是另一番景致,“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此时提笔已不太计较点画的周到,较之平时心理障碍更少,用笔果敢,落墨燥润相杂,酣畅凝练,于自自然然中偶露变异之点画形态,增强了作品的野趣与丰富性。再加之在选择书写内容时,先生大多写苏东坡的诗词,大约是东坡乐观放达的精神契合了他的心灵,使他在书写时更容易产生兴奋与愉悦,从而使其在富于激情的挥洒中心无障碍,任运自然,每有清壮矫健,气骨坚苍之作于此时达之腕下。

    佛家有言:“才不与气合,不足为士;学不与道合,不足为士。”先生之书一分自家学得,一分因天性得,一分待时机熟。先生一生好酒,或可谓:“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基于此,我没有问过先生曾经在学书的过程中具体接触过哪些东西,但先生说过其祖父尊崇北碑沉郁雄强的气势;而其父却偏好二王一路文质彬彬、潇洒自如的君子之风。因此,家中不但有很多名人墨迹,而且还收集了很多的碑帖拓片。我想这至少为先生自幼接触书法这门艺术时提供了较之常人无可比拟的先天条件,使先生得以在碑与帖间兼收并蓄。虽然我们可以看出先生书作中谢无量先生对他至大至深的影响,但细细品位又有很大的不同。我认为综合百家尽管是历来学书者的愿望,但纵观古今之历史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有本事集众美于一身的,虽然广泛吸收借鉴历代的书法名迹是塑造一个书家最基本的前提,但遍学百家的结果最终反映在我们笔下——即使是一个有成就的书家笔下,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有限的东西,这涉及到建立在自己审美观下的扬弃以及各家各派之间相互排异的客观存在。因此最终真正能从骨子里影响自己的名家大师也就那么二、三家而已。重赓先生于谢无量书法的借鉴,正是从其心灵深处找到了与自己秉性气质相通的某一点而化于自己的书作中,不似当今某些学谢书者舍根本而图枝叶,徒求形似而没有与之相符的内心依据。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不幸是生活在了王羲之、怀素、米芾、黄庭坚、徐渭等大师之后,他们给我们留下的可以发挥各个人独创性的空间过于狭窄,要产生如这些大师们一般个性鲜明的书风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百分之一的改善即为进步。重赓先生取法谢无量书法而又有较强的自我意识,不拘泥于点画结字的形似,而注重精神实质的把握。我以为先生是虽师勿师、不取亦取,既善于学而又善于化为己用。

    先生常戏言他只有“三十公岁”,与我等为同龄人。正是有此心态,先生近年来貌虽显老,心却依然年轻。对于见仁见智的“现代书法”,先生并没有如一般人采取一味否定的态度,而是有着自己实践后的理解,他认为“现代书法”的探索必须要保留文字的可识性,不能一味的搞笔墨游戏,不能是抽象的绘画而应是在保留笔法、字法及书写性上对墨法、章法的大胆夸张后使书法的诸多要素在宣纸上独具匠心的完整表现。

    当今的书坛是一个以展览为主的时代。虽然展览对推动当代书法的发展是今后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但大大小小的展览有时也确将我等作者搞得身心疲惫,在这一点上说实话我是很羡慕与重赓先生一般年龄的书家们那种不为展览所左右的心态的。先生常说:“为艺术是自娱,若能娱人则快莫大焉!”我相信先生所说的“自娱”诚如苏东坡所谓“……自娱者,亦非世俗之乐,但胸中廓然无一物,即天壤之内,山川草木虫鱼之类,皆可供吾家乐事也。”从佛家的观点来看,所谓“胸中廓然无一物”是指禅宗“物我两忘”的境界,重赓先生不强求争名于朝,不在乎争利于市,在自娱的过程中自然早已将其生命通过三寸柔豪作了最细致最生动的传达。

    一般人到了一定年龄,其创作大都会结壳,先生已过花甲之年,在对待自己的创作时却有很强的求变意识。虽然我们已往看到他面世的大都是统一在简淡、质朴一类基调中的作品,但先生也同时在实践着创作一些另类的作品。这些作品元气淋漓,大气雄秀,较之大家所熟悉的东西有很大的不同,相信在先生自己认为“修炼”成熟时会展现在世人面前的。

    先生虽然无心求名,而名之不舍。近年来,向先生索字的爱好者、征稿的单位日益增多。每次到先生处都会看到他写的很多新作,先生常将新写的作品拿出非常认真地让我说优劣、谈观感。自言自己对自己的作品好比目能见千里而不能见其睫——对自己的作品我们每个人有时都没有正确清醒的认识。论年龄与资历,先生应是师辈,这要换了一般人是轮不到我来打胡乱说一通的。每当此时,我皆会在心中暗暗钦佩先生的坦荡与对书法艺术那份发自内心的真诚。我想这大概正是先生能够保持赤子之心和旺盛创作力的原因所在吧!

    大凡一个能随时清醒认识自己的人,能够经常在人前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而加以修正的人,其内心必然是强大的,这和年龄无关而是自信心的极好表现——由于清醒才会知道不足,亦由于自信能克服其不足才会在人前有勇气坦然面对。

    我所认识的程重赓先生正是这一类为数不多而值得我辈青年作者学习的不矫情,无伪饰的人。

    为此,我真心希望重赓先生在他的书法艺术里,在人生的大艺术中带给我们更多更好的“自娱而又娱人”的精彩之作。  

(作者系重庆市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值此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发此以为纪念)

 

 

    忆 重 赓

    文/陈树人

    重庆书协副主席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了。这十年,他的音容笑貌,书法艺术,人格魅力,一直铭刻在我心中。一九九四年十月二日,我到重庆解放碑逛新华书店。进入民风堂,见不少书画家正在挥毫创作,现场销售。我看了一会,动心了,一口气买了十几幅字画。店主唐肇新为我介绍了程重赓先生,我向他定购了一副对联: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这是我认识重赓的开始,也是我收藏字画的开始。

    三天后,程先生将对联给我带来了,字写得苍劲有力,古朴浑厚,我十分满意。这对联是我在“红楼梦”中摘抄下来的。交谈中,我觉得这副对联是他祖先家庭生活的写照。原来重赓五代书香,祖藉镇江。高祖程祖润是道光进士,入川为官,诗书出众,与时任四川学台的何绍基常有诗书往来。曾祖父是广安县知县。祖父程元直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与杨沧白、谢无量、于右任、谭延闿、沈尹默,何鲁等朋友常互赠墨宝。重赓从小就在祖父关爱之下,习字赋诗,耳濡目染。一九八六年参加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成为重庆第一位全国参展获奖者。他的家庭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厚积,让我敬仰。同时也对重赓由此养成的儒雅、博学、好客,以及对艺术的执着追求,让我佩服。一次在重赓家中,他告诉我,解放初期他祖父和父亲将几代家藏字画近百件,善本线装书,拉了两汽车捐赠给重庆博物馆。他找了几页纸出来,说这是捐赠字画的目录。我看了一下,有沈周、文征明、仇英,清初四王、杨州八怪以及刘庸等,顺号还没看到四十,我便对他说,不必看了,这些东西如果留到现在拍卖,岂止一两千万元,一家几代,衣食无忧。他说不能这样说,当时,如果不捐赠,后来的若干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这些东西肯定留不住,如果被红卫兵一把火烧了,我家的损失事小,民族优秀文化损失事大;所以当时捐赠给博物馆是最好的处置,由博物馆保护、保管,使之完好无损是我们的最大心愿。一九九五年,以民风堂唐肇新先生为主及各方的支持下,重赓在重庆博物馆举办了“程氏五代诗书展”,好评如潮。他说他还没到过祖藉镇江,这辈子的最大愿望是到镇江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二OOO年,他被推选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各地来函来电索求其墨宝者甚多。二OO二年十一月,徐州朋友邀请他到徐州交流书法。考虑他一人出行,诸多不便,我决定陪他前往。在徐州,他受到书画界朋友的热烈欢迎,每天挥毫不断,索求者甚众。说他尊古而不泥古,外秀内刚,疏密有度,有谢无量的风格,又有人个特点,功力深厚,雅俗共赏。由于不取酬金,有人每天以各种借口前来索求,几天竟索要十多幅。重赓笑着说,有人喜欢,说明我的书法得到大家的认可,多写几张,没有关系。我真佩服他的豁达大度。一日徐州朋友邀我们游览,上午游淮海战役纪念陵园,瞻仰淮海战役纪念碑以及五前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塑像。中午游云龙山,山腰有一关帝庙,庙中有一付对联:生蒲州、长解州、战徐州、镇荆州,万里神州有幸;

    兄玄德、弟翼德、擒庞德、释孟德,千秋至德无双。重赓观看良久,说:这是所看到的有关关羽的对联,写得最巧妙的一对,把关羽的一生事迹概括出来了。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关羽战徐州,辗转几千里,进军四川邦刘备建立了蜀汉帝国;刘邓大军以徐州为淮海战役核心,打败了蒋家王朝五十万军队,进军大西南,解放云贵川。两者都是从徐州出发,杀奔四川及西南,但不能相提并论,关羽维护的是没落的蜀汉政权,不久便灭亡;刘邓大军是在党中央“打倒蒋介石,解决全中国”的号召下,建功立业,造就了中国的今天。离开徐州,我们去了镇江与镇江书协主席贾玉书、副主席兼秘书长于文清两先生洽谈到镇江举办“程氏五代诗书展”事宜,他们既惊讶又兴奋。说,我们长期在镇江,从来不知道镇江有这样一个家族,一门五代皆擅长书艺,并且造诣是如此之深,这是全国极为罕见,也是镇江的莫大光荣,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于是商量场馆、广告、电台、电视、报纸、开、闭幕式事宜等等。相约争取明年成功开展。但是二OO三年“非典”,无法出行,二OO四年镇江的场馆维修,下半年重赓身体不适,以至开刀动手术,术后休息为主,始终未能成行,这成了重赓的终生遗憾。二OO五年六月底,广东朋友托我请重赓写一幅四尺中堂,指定写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写毕,重赓说,这词使人神清气爽,如沐春风。现在中国比北宋不知繁华多少倍,东南沿海更甚。如有可能,我真想再出门看看这大好河山和流光溢彩的都市。不料这幅字竟成了他的绝笔。不久他又住院,从此卧床不起,经多方施药无效,于九月二十七日凌晨逝世。鸣乎!斯人逝矣,两江长流。“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在重赓的追悼会上,我以其名写藏头对联一副:重雲愁雾,一代书家伤早逝,赓志承愿,双馨德艺毓后人。十年了,谨以此表达我对重赓的哀念和他对书法后来人的期望。

(作者系重庆市收藏家协会理事、高级工程师)

 

 

    忆君心似西江水 日夜东流无歇时

    ——追忆程重赓先生

    文/曾学斌

    院子里飘飞的落叶在秋日的映照下,让人生出丝丝愁绪。在这么个悄无声息的午后,习习秋风中,我独自一人枯坐阳台,抽着烟、品着茶,翻阅着《从文自传》,也时不时地看一眼微信。朋友们发微信的愉悦与我秋日中的心境形成了些须小小的反差。突然间,叶福毅老弟转发了一条关于纪念程重赓先生逝世十周年的微信。我这才恍然,重赓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0年了。

    人到中年,万事牵扯,本应记住的事情大多只剩下个轮廓,细节犹如秋风中的落叶愈瓢愈远了。这犹如我忘记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0周年一样。 先生是应该时时记起的,前些日子无意中我还和漆钢兄一起聊起先生呢。程重赓(1940年——2005年),生前为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其祖上乃江苏丹徒(今镇江)人氏。高祖于道光年间高中进士,遂入川为官,与时任四川学台的何绍基有笔墨之交。祖父晚清时候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是民国时候有名的大律师,与谢无量、于右任、沈尹默等名流笔墨往来,唱和诗词,风骚一时也。解放初期,祖父和父亲将家藏的沈周、文征明、仇英、四王及扬州八怪的字画近百件无偿捐献给重庆博物馆。先生幼时,在祖父的熏陶下,于书法悉心用功,有扎实的“童子功”。1986年,中国书协主办全国第二届中青展,先生成全国为数不多的获奖者之一。先生的获奖,不但奠定了他在书坛的地位,彰显了他的实力,更是开启了新时期重庆书家在全国大展中得奖的先河。他亦身体力行,启迪、引导着重庆书坛的年轻作者在书法艺术寂寞的领地里辛勤耕耘,可以说,如今重庆书坛的翘楚们,没有几个没有受到先生恩泽的。细算起来,我与先生交往前后不到十年时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才从乡下来到重庆主城,混迹于重庆书坛。重庆书坛的老先生和同道们爱我,让我不断进步,就是至今,我依然继续得到他们的诸多帮助与提携,让我时时不敢懈怠书法。也许与先生性情比较投缘吧,在那近十年的时光中,与先生一起的时间尤多。办展览、看稿、评作品、在寒冬中去乡下义务为老百姓写春联,抽烟喝酒拉家常,话里话外都是书法。先生好酒,但量不大,52度的白酒半斤以内而已(先生不喝低度酒,他说有水味,不安逸)。超过半斤估计就会被放翻,但是我从没见他被酒放翻过,因为他坚持就喝那么几口,坚持着“酒以不醉为高”的喝酒原则。这一点与其好友兼几十年的同事、同道安为年老先生极相仿佛,让人敬佩!多少个寒风细雨中,围坐在火锅旁,酒在口中咂摸着,毛肚鸭肠在红油中翻腾着,在暖和、温饱着他自己的同时,也暖和着我和我们,同样暖和着我们的书法。记得2000年春节来临前,重庆市政府第一次组织节前送科技、送文化、送卫生的“三下乡”活动。活动相当有规模,市杂技团、歌舞团、市图书馆、市文化局等单位、部门和市书法家协会重赓先生、漆钢兄和我,百来人前往武隆县开展“三下乡”活动。先生那时已是耳顺之年,但精神矍铄,不见老态。5天时间,在县城、在偏僻的小镇上,寒冷的冬天里,义务为老百姓书写春联上千幅,一直写到“腰酸背痛腿抽筋”。遇有书法爱好者前来请教,不论年龄大小,先生都会不厌其烦地悉心指导,教他们如何认识书法传统,如何纠正以往错误的书法观念,如何临帖、如何谋篇布局,以至于用笔用墨等等,不一而足。在先生的书法生涯中,去区县辅导书法爱好者是常事。可以说,重庆书法有如今的成绩,离不开重赓先生和那些与重庚先生年龄相仿佛的老一辈书法家们的无私奉献和悉心教诲。先生是爱书法的,这种爱深入骨髓,就是在大病中,他依然坚持创作。记得他第一次重病住院后回家,我去先生府上看望他,那时,先生已经瘦骨嶙峋了,原来挺拔的身子因病痛的折磨变得虚弱不堪,站在那里一晃一晃的,让人难过。他从书柜里抱出一大堆病中创作的作品,中堂、斗方、对联,形式多样,幅式大小不一。他让我给他挑选挑选,说,把好点的留起,不好的就撕了。也许那时先生已在做千秋之想了吧?“以期日后史上,留好书数行”?我说都留下吧,先生的东西都好。他默不作声。没过多久,病情加重,又住进了医院。我又去看他,发现嘴里已经多了根管子,说是吃不下东西,就靠那根管子输送营养,维系着生命。说话已是非常吃力,声音很小,听不大清楚了。先生因食道癌,在2005年9月27日,65岁时候离开了我们,离开了重庆书法界他喜欢着的一帮朋友。当然,留下更多的是他良好的书法修养、谦逊的为人态度和孜孜不倦奖掖后进的优良品性,让我们无尽地思念。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对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 和肖静
更多热点新闻
·绿松石 文玩界的“小公举”
·“LOVE”雕塑遍布世界
·“墨缘五家”画展开幕
·李嫣画作中美好的世界
·齐白石:画坛人物传奇
·收藏级南红玛瑙的戒面
·故宫博物院九十年回顾
更多收藏拍卖
·毕加索双面画拍卖 估价六千万美元
·中国嘉德首推“当代艺术夜场拍卖”
·秋拍:平淡是另一轮力量集聚的开始
·香港邦瀚斯2015秋季拍卖会
·北京匡时2015夏季拍卖会将举办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拍卖古董馆藏
·《古木寒柯图》拍卖成交额高出估价
·《古木寒柯图》拍卖成交额高出估价
QQ:2330236491
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