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四世同堂》“更新”了,小羊圈胡同有哪些新故事?

来源:北京晚报2016-11-28

    今年十月,千年《论语》“更新”的新闻才刚刚震撼了民众,一个月之后,老舍先生后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四世同堂》也“更新”了,从现通行本的100段(一段同一章),到新发现版本的103段,足足多出三段来。今年恰逢老舍先生辞世五十周年,这个新发现,也算得一份最好最惊喜的纪念。

    《四世同堂》是老舍的小说代表作,通过写“小羊圈胡同”里几户人家在抗战时期的遭遇,展现了中国人坚韧不屈的精神,也是一幅老北京市井平民生活的风情画。老舍很早就规划好了这部作品,按照他在1945年写的序,《四世同堂》将是一部百万余言的煌煌大著,分《惶惑》、《偷生》和《饥荒》三部分,第一部分长三十四段,后两部分均长三十三段,共合一百段。1944年11月,《惶惑》开始在重庆《扫荡报》“扫荡”副刊连载,至1945年9月止,1946年先后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和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偷生》也写于重庆,于1945年5月至12月在《世界日报》“明珠”副刊连载,并在1946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推出单行本;而《饥荒》则命途多舛,它是老舍接受美国国务院邀请,旅美期间在纽约写完的,并于1950年5月至1951年1月在上海《小说》月刊上连载。然而,尽管原稿在1949年就已全部完成,不知为何却只连载到20段(总第87段)就“停更”了,留下一个有点没头没脑的“尾巴”。“文革”期间,不幸手稿散佚,《四世同堂》的中文版本就此成为残本,成了现代文学史上莫大的遗憾。

    好在1951年,《四世同堂》曾以“黄色风暴”(Yellow Storm)为译名,由美国哈考特出版社出版了节译本,译者为浦爱德女士(Ida Pruitt,又译艾达·普鲁伊德)。1982年,马宗融先生的女儿马小弥根据这一英译本回译出了《饥荒》的最后13段,方才补齐为100段。这次“更新”,也成了当时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种种资料也显示,英译本《黄色风暴》在出版前曾遭编辑大幅删改,丢失了很多丰富的内容。

    没想到,三十余年后,受赐于学者和研究人员孜孜不倦、持续进行的史料钩沉工作,《四世同堂》的“更新”再次启动。2013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在美国哈佛大学的施莱辛格图书馆里发现了浦译《四世同堂》原稿,不仅足足多出三段,还有着更加充沛完整的情节。在仔细研读了老舍的语言风格之后,赵武平又将《饥荒》的遗失原稿回译为中文,将于明年一月刊发在《收获》杂志上,之后将由“活字文化”公司出版全本。《收获》主编程永新表示,“我拿到译稿,就知道赵武平先生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

    功德无量,并非过誉。对于文学研究者来说,版本问题向来极为重要,不同版本的差别,足以呈现作者在不同年代不同阶段的思想结构与意识形态,方能窥见其全貌;而对于普通读者而言,也能够读到经由作者之手的尽善尽美的文本。从这些意义上说,这次“更新”相当珍贵,亦能让我们以更接近的姿态,重返老舍和他笔下的北京城。(作者 张玉瑶)

精品栏目

总领事谈改革开放(二)

黄建华的一世琴缘

B面山城•“不夜九街”守护者

去这些避暑地享受清凉

热门推荐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赏荷正当时

热带低压登陆海南

看《了不起的孩子》

幽·灵与书友分享新作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艺术> 头条和要闻
《四世同堂》“更新”了,小羊圈胡同有哪些新故事?
2016-11-28 06:20:00 来源: 北京晚报

    今年十月,千年《论语》“更新”的新闻才刚刚震撼了民众,一个月之后,老舍先生后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四世同堂》也“更新”了,从现通行本的100段(一段同一章),到新发现版本的103段,足足多出三段来。今年恰逢老舍先生辞世五十周年,这个新发现,也算得一份最好最惊喜的纪念。

    《四世同堂》是老舍的小说代表作,通过写“小羊圈胡同”里几户人家在抗战时期的遭遇,展现了中国人坚韧不屈的精神,也是一幅老北京市井平民生活的风情画。老舍很早就规划好了这部作品,按照他在1945年写的序,《四世同堂》将是一部百万余言的煌煌大著,分《惶惑》、《偷生》和《饥荒》三部分,第一部分长三十四段,后两部分均长三十三段,共合一百段。1944年11月,《惶惑》开始在重庆《扫荡报》“扫荡”副刊连载,至1945年9月止,1946年先后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和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偷生》也写于重庆,于1945年5月至12月在《世界日报》“明珠”副刊连载,并在1946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推出单行本;而《饥荒》则命途多舛,它是老舍接受美国国务院邀请,旅美期间在纽约写完的,并于1950年5月至1951年1月在上海《小说》月刊上连载。然而,尽管原稿在1949年就已全部完成,不知为何却只连载到20段(总第87段)就“停更”了,留下一个有点没头没脑的“尾巴”。“文革”期间,不幸手稿散佚,《四世同堂》的中文版本就此成为残本,成了现代文学史上莫大的遗憾。

    好在1951年,《四世同堂》曾以“黄色风暴”(Yellow Storm)为译名,由美国哈考特出版社出版了节译本,译者为浦爱德女士(Ida Pruitt,又译艾达·普鲁伊德)。1982年,马宗融先生的女儿马小弥根据这一英译本回译出了《饥荒》的最后13段,方才补齐为100段。这次“更新”,也成了当时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种种资料也显示,英译本《黄色风暴》在出版前曾遭编辑大幅删改,丢失了很多丰富的内容。

    没想到,三十余年后,受赐于学者和研究人员孜孜不倦、持续进行的史料钩沉工作,《四世同堂》的“更新”再次启动。2013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在美国哈佛大学的施莱辛格图书馆里发现了浦译《四世同堂》原稿,不仅足足多出三段,还有着更加充沛完整的情节。在仔细研读了老舍的语言风格之后,赵武平又将《饥荒》的遗失原稿回译为中文,将于明年一月刊发在《收获》杂志上,之后将由“活字文化”公司出版全本。《收获》主编程永新表示,“我拿到译稿,就知道赵武平先生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

    功德无量,并非过誉。对于文学研究者来说,版本问题向来极为重要,不同版本的差别,足以呈现作者在不同年代不同阶段的思想结构与意识形态,方能窥见其全貌;而对于普通读者而言,也能够读到经由作者之手的尽善尽美的文本。从这些意义上说,这次“更新”相当珍贵,亦能让我们以更接近的姿态,重返老舍和他笔下的北京城。(作者 张玉瑶)

责任编辑: 吴思佳
更多热点新闻
·传统村落愈来愈像城市公园
·重庆艺术家铜梁开展文艺惠民服务
·精典书店告别解放碑 下月16日再试运营
·重庆成立弘扬红岩精神 宣讲小志愿者队伍
·重庆市文艺家基层示范活动走进潼南
·2016重庆曲艺界获丰收 第五届曲艺大赛展...
·人与环境和谐讲座今日举办
更多收藏拍卖
·甘肃大堡子山文物回归中国
·英国公共艺术品用度遭质疑
·法国路易王朝珍品
·美石与巧匠的邂逅
·砚台:方寸中的大市场
·和田玉冷知识知多少
·小众藏品砗磲受宠价格翻升
·小众藏品砗磲受宠价格翻升
QQ:2330236491
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