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连载】《红楼选美记》第二十四回
威赫赫元妃省亲 热煞“贾母”  意绵绵竟日生香 急坏“宝玉”

来源:华龙网2017-01-03

    编者按:有一种情愫名宝玉,有一种情结叫红楼。上个世纪80年代末,彩色电视涌入国人视线,打破往常常规的黑灰白“世界”。电视剧《红楼梦》犹如穿戴碧彩罗裙的天仙吟歌起舞,划破了国内电视界的寂静,一时间红遍祖国大江南北。随后,更引当时文坛的无数学者激荡起心中涟漪,引发了又一波“红学”热,蒋光明、潘跃乃为无数学者其中之一二。时隔二十余年,回望“红楼”,昔日风骚青年,今可安在?即日起,华龙网文化艺术将连载蒋光明、潘跃所著《红楼选美记》,为网友揭开“红楼”现世的曲折故事。

《红楼选美记》第二十四回

威赫赫元妃省亲 热煞“贾母”  意绵绵竟日生香 急坏“宝玉”

文/蒋光明 潘跃

    演员敲定以后,紧张的拍摄便开始了。在一般观众看来,演员的生活是轻松而浪漫的,殊不知在屏幕后面,演员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在拍摄“元妃省亲”这场戏中,有一组镜头表现贾母率众人在荣府门前恭候元妃的到来。元妃省亲是在数九寒天的正月十五,而拍摄时间是盛夏,按书中要求:“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也就是说演员们要在一层冬装外面再披上一层皮大麾。

    拍摄那天,正是暑气蒸腾的午后,脚下的热土烫得烤人、直透脚心,演员们按要求穿好衣服后,只觉得头上、脸上、身上汗水直流。年已六旬的李婷饰演贾母,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她满眼金花,渐渐地她感到头昏昏沉沉,几次都差点倒下。她却始终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能倒下!

    好不容易一切就绪,摄像师李耀宗又叫了起来:“不行,有几位演员脸上滴汗了,要‘穿帮’”。化妆师赶紧跑上去用绵纸擦净汗渍。号声响了,一队队手持金瓜、朝天蹬、龙凤旗、黄盖伞的武士向荣府走来,接着是一队手执文帚的太监,在后面是两排提宫灯、执掌扇的宫女簇拥着元妃旖旎而来……

    “贾府”的人连忙跪下,等大队人马缓缓走过,身上的官服已被汗水湿透。“OK!”导演满意地点点头。“贾府”的人东倒西歪地瘫在地上。

    欧阳奋强在拍摄中也遇到过一件让他难以忘怀的事。那是在北京大观园的那些日子。一天,导演和欧阳奋强打招呼,明天要在潇湘馆拍“意绵绵静日生香”一场戏。导演让他好好准备。在这之前,欧阳的戏一直拍得很顺利。这一夜他只是随便翻了翻剧本,睡得很香。

    第二天到了拍摄现场,摄录人员忙着架设机器,导演简单地说了几句要求,就开始拍摄。“ “宝玉”的故事刚开个头,就卡了壳。导演以为欧阳心情紧张,就安慰道:“别慌,再拍。”谁知欧阳却更加紧张,刚开头又结巴上了。导演沉下脸:“怎么回事?重拍!”欧阳镇定了一下情绪,戏又拍了下去,谁知导演突然喊停,几步走到欧阳面前:“为什么乱编台词,难道你没看剧本?”

    欧阳呐呐地:“我……以为这场戏要分着镜头拍,所以背台词时没注意。”“你以为?你这是想当然!”导演虎着脸说:“你这人物情绪把握也不对,应该是……”欧阳此时才感到昨天的无所谓铸成了大错,他心急火燎,表演越发显得走形了。导演反而变得耐心起来:“你不要着急,只要记住,你的感觉一定要两小无猜。”

    可怜的陈晓旭一次次地笑,一次次地用手绢作害羞状地半掩着脸,闹得浑身被汗水湿透。戏总算凑凑合合拍完了,欧阳也折腾出了一身臭汗,心里暗自嘀咕:“真不能偷懒,上帝是醒着的。

    笔者还有话想说:摄像师李耀宗近水楼台,后来与东方闻樱成了亲,我去了老广电部宿舍闹了洞房。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陪光头闺蜜一直走下去

女子国旗班

重庆让人惊叹的几座大桥

热门推荐

《芳华》北大点映

天安门布置国庆花坛

热点城市房价环比止涨

打造网络安全高地

李现街拍演绎叛逆型男

苗圃海边写真曝光

返回顶部
重庆新闻原创视听问政生活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您现在的位置: 文化艺术
【连载】《红楼选美记》第二十四回
威赫赫元妃省亲 热煞“贾母”  意绵绵竟日生香 急坏“宝玉”
2017-01-03 17:14:36 来源: 华龙网

    编者按:有一种情愫名宝玉,有一种情结叫红楼。上个世纪80年代末,彩色电视涌入国人视线,打破往常常规的黑灰白“世界”。电视剧《红楼梦》犹如穿戴碧彩罗裙的天仙吟歌起舞,划破了国内电视界的寂静,一时间红遍祖国大江南北。随后,更引当时文坛的无数学者激荡起心中涟漪,引发了又一波“红学”热,蒋光明、潘跃乃为无数学者其中之一二。时隔二十余年,回望“红楼”,昔日风骚青年,今可安在?即日起,华龙网文化艺术将连载蒋光明、潘跃所著《红楼选美记》,为网友揭开“红楼”现世的曲折故事。

《红楼选美记》第二十四回

威赫赫元妃省亲 热煞“贾母”  意绵绵竟日生香 急坏“宝玉”

文/蒋光明 潘跃

    演员敲定以后,紧张的拍摄便开始了。在一般观众看来,演员的生活是轻松而浪漫的,殊不知在屏幕后面,演员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在拍摄“元妃省亲”这场戏中,有一组镜头表现贾母率众人在荣府门前恭候元妃的到来。元妃省亲是在数九寒天的正月十五,而拍摄时间是盛夏,按书中要求:“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也就是说演员们要在一层冬装外面再披上一层皮大麾。

    拍摄那天,正是暑气蒸腾的午后,脚下的热土烫得烤人、直透脚心,演员们按要求穿好衣服后,只觉得头上、脸上、身上汗水直流。年已六旬的李婷饰演贾母,火辣辣的太阳晒得她满眼金花,渐渐地她感到头昏昏沉沉,几次都差点倒下。她却始终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能倒下!

    好不容易一切就绪,摄像师李耀宗又叫了起来:“不行,有几位演员脸上滴汗了,要‘穿帮’”。化妆师赶紧跑上去用绵纸擦净汗渍。号声响了,一队队手持金瓜、朝天蹬、龙凤旗、黄盖伞的武士向荣府走来,接着是一队手执文帚的太监,在后面是两排提宫灯、执掌扇的宫女簇拥着元妃旖旎而来……

    “贾府”的人连忙跪下,等大队人马缓缓走过,身上的官服已被汗水湿透。“OK!”导演满意地点点头。“贾府”的人东倒西歪地瘫在地上。

    欧阳奋强在拍摄中也遇到过一件让他难以忘怀的事。那是在北京大观园的那些日子。一天,导演和欧阳奋强打招呼,明天要在潇湘馆拍“意绵绵静日生香”一场戏。导演让他好好准备。在这之前,欧阳的戏一直拍得很顺利。这一夜他只是随便翻了翻剧本,睡得很香。

    第二天到了拍摄现场,摄录人员忙着架设机器,导演简单地说了几句要求,就开始拍摄。“ “宝玉”的故事刚开个头,就卡了壳。导演以为欧阳心情紧张,就安慰道:“别慌,再拍。”谁知欧阳却更加紧张,刚开头又结巴上了。导演沉下脸:“怎么回事?重拍!”欧阳镇定了一下情绪,戏又拍了下去,谁知导演突然喊停,几步走到欧阳面前:“为什么乱编台词,难道你没看剧本?”

    欧阳呐呐地:“我……以为这场戏要分着镜头拍,所以背台词时没注意。”“你以为?你这是想当然!”导演虎着脸说:“你这人物情绪把握也不对,应该是……”欧阳此时才感到昨天的无所谓铸成了大错,他心急火燎,表演越发显得走形了。导演反而变得耐心起来:“你不要着急,只要记住,你的感觉一定要两小无猜。”

    可怜的陈晓旭一次次地笑,一次次地用手绢作害羞状地半掩着脸,闹得浑身被汗水湿透。戏总算凑凑合合拍完了,欧阳也折腾出了一身臭汗,心里暗自嘀咕:“真不能偷懒,上帝是醒着的。

    笔者还有话想说:摄像师李耀宗近水楼台,后来与东方闻樱成了亲,我去了老广电部宿舍闹了洞房。

责任编辑: 许淑娟
更多热点新闻
·重庆湖广会馆古建筑群维护升级工程竣工
·连载丨《红楼选美记》第二十九回湘云醉 ...
·【新春走基层】正月初六大联欢 重庆市歌...
·【新春走基层】 图片记录新春奉节
·春节该吃饺子还是该吃年糕
·端正创作态度:为抗日神剧纠偏
·[新春走基层]庙会乐新年——湖广会馆禹 ...
更多收藏拍卖
·甘肃大堡子山文物回归中国
·英国公共艺术品用度遭质疑
·法国路易王朝珍品
·美石与巧匠的邂逅
·砚台:方寸中的大市场
·和田玉冷知识知多少
·小众藏品砗磲受宠价格翻升
·小众藏品砗磲受宠价格翻升
QQ:2330236491
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