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观众的“心”造票房的“黑马”

来源:北京晚报2018-01-09

    2018年开年,一部小成本的爱情轻喜剧成为的票房黑马。由田羽生执导,韩庚、郑恺等主演的《前任3:再见前任》,在陈凯歌、冯小刚、成龙等影坛大腕甚至好莱坞大片的包夹下脱颖而出,连续九天夺得票房冠军,并在上映第九天取得2.2亿的单日票房,令人瞠目。

    今年元旦档有《妖铃铃》、《前任3》、《二代妖精》、《解忧杂货店》等4部新电影同时上映,其中吴君如执导的《妖铃铃》首日以28%的排片和9000万票房一马当先,《前任3》以19%的排片和6500万票房位居第二。但仅过一天,《前任3》突然发力,票房飙升到8500万,一举超越同期其他影片,夺得当日票房冠军。此后,《前任3》一骑绝尘,票房越走越高。1月5日,《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该片作为北美票房冠军,在全球取得了11亿美元的总票房。但在中国观众面前,“星球大战”敌不过“前任大战”,《前任3》在《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同天票房依然高达1.5亿,在与好莱坞的对抗中取得绝对优胜。

    目前,《前任3》总票房突破13亿。随着票房上的成功,《前任3》导演田羽生迅速成为众多投资人眼中的大红人。1983年出生的他很可能凭借《前任3》成为首个进入20亿导演俱乐部的80后,而他旗下的多达40人编剧团队“新圣堂”也成为圈内一股新兴的力量。

    其实,这位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的田羽生,早在2005年就跟朋友们一起成立了“圣堂工作室”。这是一家强调集体创作的编剧公司,并在2010年参与创作了《人在囧途》剧本。2013年, 他们创作的《前任攻略》在找不到导演的情况下,在华谊兄弟老总王中磊的鼓励下,田羽生自任导演,《前任攻略》取得了一个亿的票房。不错的成绩令田羽生在导演岗位上找到了感觉。面对采访,这位阳光帅气的年轻人,聊起此次拍摄《前任3》的幕后点滴,更加坦诚自信——

    记者:当初是如何对“前任”这个题材感兴趣的?

    田羽生:倒不是迷恋前任这个事情,我只是觉得“前任”这个话题是切入爱情电影的一个切入点。爱情电影,它一定会要找到自己的亮点,那我们的亮点就是“前任”。

    记者:这部戏由筹备、剧本完稿,到最终拍摄完成用了多久?

    田羽生:从《前任2》到《前任3》之间,我一直在寻找《前任3》的灵感。剧本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去打磨,之前《前任3》的预告片写的是“颜值大作战”。后来我发现用颜值说爱情太肤浅,说到后来必须要说“颜值不重要”,这事儿我自己都不信。

    找到灵感后,从创作剧本到最终拍摄完成很快,就半年时间。我们是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创作剧本,然后七月份就关机了。

    我们的台词都是来自于生活,就是我们生活里面兄弟们喝酒聊天儿或者是那种相互损的话儿,如果损出了一些经典台词,我们都会有人在旁边把这些台词记下来,用在下一部创作里。

    记者:《前任3》中有你自己的故事在里面么?电影里那么多经典的对白来自哪里?

    田羽生:要想跟观众产生共鸣,一定要是生活中真实的事情,需要真实的情感经历。我有很多好朋友,他们身边的生活都非常的丰富,比如说“无限自在”的朱总,提供了很多优秀的亲身经历,我就全部采纳。《前任3》倒没有太多我自己的故事,但是情感共鸣方面,其实是有借鉴自己以往的一些经验。

    记者:对于都市爱情喜剧这个题材,您在创作上有什么心得?

    田羽生:对于都市爱情喜剧这个题材,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寻找到观众的共鸣,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不然你无法产生共鸣,太童话了或者太仙儿的东西大家是不会接受的。你看现在这个贺岁档两部片子突出重围了,那都是现实主义题材,其他的都是“妖怪”题材,所以说可能现在观众更接受我们具有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

    记者:据说《前任3》创作起因源于您前女友的一条信息,是这样吗?

    田羽生:对,《前任3》灵感确实是因为有一个前女友给我发了一个很长的微信,然后跟我说了一长段话,就回忆以前。但她最重要的一句让我有感触的话是,她说,也许最爱的那个人,我已经错过了。我看到这句话我一下觉得我找到这个故事的核了。

    记者:据说很多电影中的素材都来自韩庚和郑恺?

    田羽生:是这样的,韩庚跟郑恺是明星,长得帅,他们遇到恋爱的基数就大,对吧,喜欢他们的姑娘也多,他们可选择的或者可经历的情况也多,只是你们不知道。亲身经历这块,说实话演员嘛,在媒体面前肯定都会一些相互推诿,找一些背锅的,比如说,我就给他们背了很多锅。你想如果没有共鸣,没有共情,他们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人物形象的表达。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

    记者:影片中关于“酒肉朋友”、“韩式半永久”那些梗都是您的创作吗?

    田羽生:“酒肉朋友”和“韩式半永久”这个确确实实是我们原创,这叫一种方法叫“老词新解”。韩式半永久是因为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朋友圈里老有很多所谓的“美女”,她们在说那个自己创办了一个什么纹眉工作室“韩式半永久”,好多人打这个广告,我就把这词儿给用上。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记者:你觉得现实生活中男性观众应该和前女友保持联系吗?

    田羽生:我是觉得是这样的,在不影响对方生活的情况下保持一定联系没关系。但如果我有新的女朋友了,或者她有新的男朋友了,就没有必要再去联系了,因为过去就过去了,联系他干嘛呢。我不敢说别人,反正我自己是如果分了手后她就会静静地躺在我的朋友圈里就好了,不会去主动联系,除非是有事儿能帮下小忙之类的可能会,就说事儿跟情感无关。

    记者:在第三部中新加入三位女主角,你如何评价他们的演技?

    田羽生:她们是新人,我觉得很多网友,包括影评人可能对她们比较苛刻。但是说实话,因为角色的原因,我觉得不合适去找老人或者是明星去,这样会比较没有代入感,符号感太强。所以说我们在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做三个女新人,其实我们是通过一千多个人的面试才选出来的这三个女孩儿,她们在和角色符合度上都是所谓的佼佼者。

    这次女孩们的表现,我觉得非常优秀。包括于文文的两场重头戏,一次是“独白”一次是“吃芒果”。包括丁点每一次跟于飞的“了断局”“坦白局”的那种调皮和游刃有余,包括王梓的那场在街角的分手戏,都非常非常难演,她们都出色地完成了。她们都是新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大银幕。所以我希望大家也给她们一些宽容。

    记者:《前任3》是终章,两人最终没能在一起。在你看来,如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最好的结局是什么?

    田羽生: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最好的结局,就是把那段情感变成照片一样的,放在纪念册就好了。然后每每想起那段情感的时候,嘴角泛起了微笑,我觉得这就够了。但没必要让这些情感来影响现在的生活。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记者:在影片后半段,片中林佳说了一大段女性的心理,说得很准,很容易引起女性共鸣,请问导演是如何做到的?

    田羽生:因为我有很多女性的朋友,她们失恋了,或者是跟老公、男朋友吵架了,就会到火锅店来倾诉。我在北京有一家火锅店,我觉得特别像“深夜食堂”,我就是那个深夜食堂的老板,我每天就泡在火锅店听各种人的故事。

    记者:编剧团队创作模式是“新圣堂”的一个特色,《前任3》有四位编剧,导演能分享一下这个项目里团队创作模式是怎么执行的吗?

    田羽生:编剧的团队创作我觉得是“新圣堂”的一个特色,现在很多工作室也是团队创作,因为大家需要头脑风暴。我们的主要分工是,有人负责不同的台词,有人负责段子,有人负责结构的,然后我是负责把这些东西都统一起来,最后由我来执笔的。优势劣势很明显,先说劣势吧,就是这个东西统一起来很难,速度很慢。优势就是你会发现有很多不同的色彩在里面。

    反正我还挺喜欢这种集体式的创作。一个人的话,也许很快,也很容易统一,但是你会发现它太个人了,就容易走到那种太个人的缺少共情的作品里面去。

    记者:你会不会继续拍摄前任系列?

    田羽生:拍《前任4》?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计划,如果有好的爱情故事的话,我才会打算再进入到这个爱情片的创作。我可能会挑战一些其他类型影片吧。但是现在都说不准啊,因为我现在有四五个剧本同时在开发。(记者 王金跃)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用观众的“心”造票房的“黑马”

2018-01-09 06:37:02 来源: 0 条评论

    2018年开年,一部小成本的爱情轻喜剧成为的票房黑马。由田羽生执导,韩庚、郑恺等主演的《前任3:再见前任》,在陈凯歌、冯小刚、成龙等影坛大腕甚至好莱坞大片的包夹下脱颖而出,连续九天夺得票房冠军,并在上映第九天取得2.2亿的单日票房,令人瞠目。

    今年元旦档有《妖铃铃》、《前任3》、《二代妖精》、《解忧杂货店》等4部新电影同时上映,其中吴君如执导的《妖铃铃》首日以28%的排片和9000万票房一马当先,《前任3》以19%的排片和6500万票房位居第二。但仅过一天,《前任3》突然发力,票房飙升到8500万,一举超越同期其他影片,夺得当日票房冠军。此后,《前任3》一骑绝尘,票房越走越高。1月5日,《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该片作为北美票房冠军,在全球取得了11亿美元的总票房。但在中国观众面前,“星球大战”敌不过“前任大战”,《前任3》在《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同天票房依然高达1.5亿,在与好莱坞的对抗中取得绝对优胜。

    目前,《前任3》总票房突破13亿。随着票房上的成功,《前任3》导演田羽生迅速成为众多投资人眼中的大红人。1983年出生的他很可能凭借《前任3》成为首个进入20亿导演俱乐部的80后,而他旗下的多达40人编剧团队“新圣堂”也成为圈内一股新兴的力量。

    其实,这位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的田羽生,早在2005年就跟朋友们一起成立了“圣堂工作室”。这是一家强调集体创作的编剧公司,并在2010年参与创作了《人在囧途》剧本。2013年, 他们创作的《前任攻略》在找不到导演的情况下,在华谊兄弟老总王中磊的鼓励下,田羽生自任导演,《前任攻略》取得了一个亿的票房。不错的成绩令田羽生在导演岗位上找到了感觉。面对采访,这位阳光帅气的年轻人,聊起此次拍摄《前任3》的幕后点滴,更加坦诚自信——

    记者:当初是如何对“前任”这个题材感兴趣的?

    田羽生:倒不是迷恋前任这个事情,我只是觉得“前任”这个话题是切入爱情电影的一个切入点。爱情电影,它一定会要找到自己的亮点,那我们的亮点就是“前任”。

    记者:这部戏由筹备、剧本完稿,到最终拍摄完成用了多久?

    田羽生:从《前任2》到《前任3》之间,我一直在寻找《前任3》的灵感。剧本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去打磨,之前《前任3》的预告片写的是“颜值大作战”。后来我发现用颜值说爱情太肤浅,说到后来必须要说“颜值不重要”,这事儿我自己都不信。

    找到灵感后,从创作剧本到最终拍摄完成很快,就半年时间。我们是从去年三月份开始创作剧本,然后七月份就关机了。

    我们的台词都是来自于生活,就是我们生活里面兄弟们喝酒聊天儿或者是那种相互损的话儿,如果损出了一些经典台词,我们都会有人在旁边把这些台词记下来,用在下一部创作里。

    记者:《前任3》中有你自己的故事在里面么?电影里那么多经典的对白来自哪里?

    田羽生:要想跟观众产生共鸣,一定要是生活中真实的事情,需要真实的情感经历。我有很多好朋友,他们身边的生活都非常的丰富,比如说“无限自在”的朱总,提供了很多优秀的亲身经历,我就全部采纳。《前任3》倒没有太多我自己的故事,但是情感共鸣方面,其实是有借鉴自己以往的一些经验。

    记者:对于都市爱情喜剧这个题材,您在创作上有什么心得?

    田羽生:对于都市爱情喜剧这个题材,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寻找到观众的共鸣,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不然你无法产生共鸣,太童话了或者太仙儿的东西大家是不会接受的。你看现在这个贺岁档两部片子突出重围了,那都是现实主义题材,其他的都是“妖怪”题材,所以说可能现在观众更接受我们具有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

    记者:据说《前任3》创作起因源于您前女友的一条信息,是这样吗?

    田羽生:对,《前任3》灵感确实是因为有一个前女友给我发了一个很长的微信,然后跟我说了一长段话,就回忆以前。但她最重要的一句让我有感触的话是,她说,也许最爱的那个人,我已经错过了。我看到这句话我一下觉得我找到这个故事的核了。

    记者:据说很多电影中的素材都来自韩庚和郑恺?

    田羽生:是这样的,韩庚跟郑恺是明星,长得帅,他们遇到恋爱的基数就大,对吧,喜欢他们的姑娘也多,他们可选择的或者可经历的情况也多,只是你们不知道。亲身经历这块,说实话演员嘛,在媒体面前肯定都会一些相互推诿,找一些背锅的,比如说,我就给他们背了很多锅。你想如果没有共鸣,没有共情,他们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人物形象的表达。当然这话不是我说的。

    记者:影片中关于“酒肉朋友”、“韩式半永久”那些梗都是您的创作吗?

    田羽生:“酒肉朋友”和“韩式半永久”这个确确实实是我们原创,这叫一种方法叫“老词新解”。韩式半永久是因为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朋友圈里老有很多所谓的“美女”,她们在说那个自己创办了一个什么纹眉工作室“韩式半永久”,好多人打这个广告,我就把这词儿给用上。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记者:你觉得现实生活中男性观众应该和前女友保持联系吗?

    田羽生:我是觉得是这样的,在不影响对方生活的情况下保持一定联系没关系。但如果我有新的女朋友了,或者她有新的男朋友了,就没有必要再去联系了,因为过去就过去了,联系他干嘛呢。我不敢说别人,反正我自己是如果分了手后她就会静静地躺在我的朋友圈里就好了,不会去主动联系,除非是有事儿能帮下小忙之类的可能会,就说事儿跟情感无关。

    记者:在第三部中新加入三位女主角,你如何评价他们的演技?

    田羽生:她们是新人,我觉得很多网友,包括影评人可能对她们比较苛刻。但是说实话,因为角色的原因,我觉得不合适去找老人或者是明星去,这样会比较没有代入感,符号感太强。所以说我们在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做三个女新人,其实我们是通过一千多个人的面试才选出来的这三个女孩儿,她们在和角色符合度上都是所谓的佼佼者。

    这次女孩们的表现,我觉得非常优秀。包括于文文的两场重头戏,一次是“独白”一次是“吃芒果”。包括丁点每一次跟于飞的“了断局”“坦白局”的那种调皮和游刃有余,包括王梓的那场在街角的分手戏,都非常非常难演,她们都出色地完成了。她们都是新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大银幕。所以我希望大家也给她们一些宽容。

    记者:《前任3》是终章,两人最终没能在一起。在你看来,如果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最好的结局是什么?

    田羽生:两个人不能在一起最好的结局,就是把那段情感变成照片一样的,放在纪念册就好了。然后每每想起那段情感的时候,嘴角泛起了微笑,我觉得这就够了。但没必要让这些情感来影响现在的生活。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记者:在影片后半段,片中林佳说了一大段女性的心理,说得很准,很容易引起女性共鸣,请问导演是如何做到的?

    田羽生:因为我有很多女性的朋友,她们失恋了,或者是跟老公、男朋友吵架了,就会到火锅店来倾诉。我在北京有一家火锅店,我觉得特别像“深夜食堂”,我就是那个深夜食堂的老板,我每天就泡在火锅店听各种人的故事。

    记者:编剧团队创作模式是“新圣堂”的一个特色,《前任3》有四位编剧,导演能分享一下这个项目里团队创作模式是怎么执行的吗?

    田羽生:编剧的团队创作我觉得是“新圣堂”的一个特色,现在很多工作室也是团队创作,因为大家需要头脑风暴。我们的主要分工是,有人负责不同的台词,有人负责段子,有人负责结构的,然后我是负责把这些东西都统一起来,最后由我来执笔的。优势劣势很明显,先说劣势吧,就是这个东西统一起来很难,速度很慢。优势就是你会发现有很多不同的色彩在里面。

    反正我还挺喜欢这种集体式的创作。一个人的话,也许很快,也很容易统一,但是你会发现它太个人了,就容易走到那种太个人的缺少共情的作品里面去。

    记者:你会不会继续拍摄前任系列?

    田羽生:拍《前任4》?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计划,如果有好的爱情故事的话,我才会打算再进入到这个爱情片的创作。我可能会挑战一些其他类型影片吧。但是现在都说不准啊,因为我现在有四五个剧本同时在开发。(记者 王金跃)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