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实验话剧《醉梦诗仙》重构李白之死
<

先锋实验话剧《醉梦诗仙》重构李白之死

来源:上游新闻2018-07-23

    诗仙李白是怎么死的?历来似乎有三个说法:醉死、病死,和溺死。在青年戏剧导演丁一滕看来,一死了之对于诗仙来说似乎不够诗意,于是他在新作《醉梦诗仙》里设计了新的结局:失意的李白醉酒溺水后,故事全新开始。20-21日晚,该剧在重庆国泰中心连演两场,奇特的想象令观众大开眼界。

    《醉梦诗仙》剧照,导演、演员丁一滕在剧中。

    丁一滕是当今华语戏剧圈冉冉升起的新星,此前曾是孟京辉工作室演员,在话剧《活着》中与黄渤、袁泉同台,后来因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窦娥》一炮打响,在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创下3分钟售罄的记录。《醉梦诗仙》正是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新作。

    于丁一滕而言,一位跌入水中的诗人迈进的或许不是死亡,而是到了属于他的,诗的王国。这样一个切入点,也激发了他更多的想象。剧中,他从李白之死生发开去,让失意诗人醉酒后溺水却又误入另一个世界,在那里相传有一首具有神奇力量的诗歌,可以医治疾苦、病痛与苦厄。而今这神圣的诗歌却只有半首,唯有诗人可以补足全曲,拯救苍生……

    作品选题来自丁一滕与欧洲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的一次聊天,他俩相识于2014年乌镇戏剧节。有一次,尤金尼奥·巴尔巴先生对丁一滕说,中国诗人李白之死的诗意传说一直令他很感兴趣,由此联想到了命题 ——“一个醉诗人的梦”,他希望丁一滕以此创作出一部新的作品。

    丁一滕认为,中国诗人自古以来就有“达则兼济天下”的最求,就连最浪漫的李白都会写出“我辈岂是蓬蒿人”这样的壮怀篇章。同时,诗人们又觉得“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有一种巅峰的精神存在,背后是内在的逍遥与洒脱。

    他想到,《醉梦诗仙》这个戏,是李白,又不是,看得到诗仙抱月而亡的影子,却在醉生梦死背后,深化了诗人的痛苦。剧中充满各种颇具创意的想象,延续了《窦娥》借古喻今、借人谈己的思路,但表演方式却和以前大异其趣,浓烈的先锋戏剧色彩令人眼界大开。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赵欣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先锋实验话剧《醉梦诗仙》重构李白之死

2018-07-23 06:26:04 来源: 0 条评论

    诗仙李白是怎么死的?历来似乎有三个说法:醉死、病死,和溺死。在青年戏剧导演丁一滕看来,一死了之对于诗仙来说似乎不够诗意,于是他在新作《醉梦诗仙》里设计了新的结局:失意的李白醉酒溺水后,故事全新开始。20-21日晚,该剧在重庆国泰中心连演两场,奇特的想象令观众大开眼界。

    《醉梦诗仙》剧照,导演、演员丁一滕在剧中。

    丁一滕是当今华语戏剧圈冉冉升起的新星,此前曾是孟京辉工作室演员,在话剧《活着》中与黄渤、袁泉同台,后来因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窦娥》一炮打响,在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创下3分钟售罄的记录。《醉梦诗仙》正是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新作。

    于丁一滕而言,一位跌入水中的诗人迈进的或许不是死亡,而是到了属于他的,诗的王国。这样一个切入点,也激发了他更多的想象。剧中,他从李白之死生发开去,让失意诗人醉酒后溺水却又误入另一个世界,在那里相传有一首具有神奇力量的诗歌,可以医治疾苦、病痛与苦厄。而今这神圣的诗歌却只有半首,唯有诗人可以补足全曲,拯救苍生……

    作品选题来自丁一滕与欧洲戏剧大师尤金尼奥·巴尔巴的一次聊天,他俩相识于2014年乌镇戏剧节。有一次,尤金尼奥·巴尔巴先生对丁一滕说,中国诗人李白之死的诗意传说一直令他很感兴趣,由此联想到了命题 ——“一个醉诗人的梦”,他希望丁一滕以此创作出一部新的作品。

    丁一滕认为,中国诗人自古以来就有“达则兼济天下”的最求,就连最浪漫的李白都会写出“我辈岂是蓬蒿人”这样的壮怀篇章。同时,诗人们又觉得“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有一种巅峰的精神存在,背后是内在的逍遥与洒脱。

    他想到,《醉梦诗仙》这个戏,是李白,又不是,看得到诗仙抱月而亡的影子,却在醉生梦死背后,深化了诗人的痛苦。剧中充满各种颇具创意的想象,延续了《窦娥》借古喻今、借人谈己的思路,但表演方式却和以前大异其趣,浓烈的先锋戏剧色彩令人眼界大开。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赵欣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张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