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共读,我们怎么做
<

亲子共读,我们怎么做

光明日报记者杜羽

“今天,我和妈妈一起读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白雪公主真漂亮!”半年前,3岁女孩悠悠的妈妈开始在朋友圈分享与女儿一起读书的视频,每天一段,延续至今。

“今天刚拿到恐龙系列绘本,宝贝马上迫不及待地开始翻阅,嘴里还嘟哝着‘我最爱的恐龙书’。”一个月前,康康妈妈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打卡”,记录她与两岁儿子的亲子阅读历程。

如今,越来越多的孩子像悠悠、康康一样,在人生的起步阶段,就享受到了与父母共同阅读的快乐。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在0至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71.3%。

然而,大多数80后、90后在自己的童年时代并没有太多与家长共读的经验。转身成为家长的他们,对于应该让孩子读什么书、如何读书才能促进孩子成长,尚处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之中。

1、开始读让孩子爱上阅读

“我给孩子买了近万元的图画书,但很多书他都不喜欢,真愁人。”

“我家两岁男娃,喜欢各种讲述交通工具的图画书,每天能读好多遍,但其他内容的书读得不多,这样的阅读是不是太‘偏食’了?”

无论是聚会聊天,还是在互联网育儿社区上讨论,如何给孩子选书,是家长们绕不开的话题。

“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了解亲子阅读、早期阅读的重要性。但是对很多父母来说,亲子阅读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它不像一般育儿方法,我们可以从祖父母、父母那里学习。”作为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馆长的胡春波,为少儿读者和他们的父母推荐优秀童书,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2016年,由政府支持、图书馆提供专业指导的“明州零岁宝贝悦读计划”开始在鄞州区实施,辖区内0至1岁宝宝的家庭可以申请领取一份阅读礼包,由多位专业人士共同撰写的亲子阅读指导书《不能错过的亲子阅读:0—4岁》就在这个阅读礼包之中。

“0至3个月婴儿的视觉聚焦能力还比较差,看东西模糊,注视距离只有20厘米,对于黑白图案有偏好,这一时期的亲子阅读可多采用黑白卡片……(初上幼儿园)可以阅读一些与幼儿园相关的绘本,帮助孩子顺利入园。家长可以一边为孩子讲这本书,一边了解孩子在幼儿园的故事,从而抚慰刚入园小朋友焦虑的内心,缓解他们对幼儿园的抵触情绪。”在《不能错过的亲子阅读:0—4岁》这本书中,来自儿童阅读领域的专家结合不同年龄段婴幼儿的发育特点,提出相应的亲子阅读指导意见,并推荐了亲子阅读书目,内容涉及童谣诗歌、日常生活、认知百科、游戏趣味、友情亲情等各个领域。

“据我所知,除了宁波市鄞州区,苏州市0至3岁孩子的家庭也可以在图书馆申请领到一份阅读大礼包,礼包中同样包含一本亲子阅读指导书《悦读宝贝》,同时还有图书馆借书证、阅读成长尺、亲子阅读笔记本等。这个礼包可以帮助家庭开展亲子阅读,让孩子从小爱上阅读。”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推荐书目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邓咏秋,是一位4岁女孩的母亲,她不仅热心推广亲子阅读,而且在自己的家中积极开展实践。“虽然现在有不少亲子阅读的指导书目,但具体到每个家庭,还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筛选。在我们家,孩子很小的时候,肯定是我们为她选书。不过,我会尽可能地推荐丰富多样的图书,触摸书、手偶书、藏猫猫类的游戏书……总有一种是她喜欢的。如果她要求重复读某本书,说明她对这本书情有独钟,以后再为她推荐新书时就会更有针对性。我会特意把新推荐给她的书放在沙发一角,让她有更多机会主动拿起这些书,而不是生硬地把书塞到她手里。”

2、读什么呼唤中国元素

翻开各种亲子阅读推荐书目,图画书是绝对的主角,其中引进的图画书又占了绝大多数:《大卫,不可以》《胆小鬼威利》《不一样的卡梅拉》……面对众多引进版的图画书,一些小朋友难免疑惑:“为什么图画书里的小朋友、小动物都有一个外国名字?”

起步于2000年前后的中国图画书,历经近20年的发展,涌现出不少优秀作品,但能称之为经典的图画书尚不多见。在引进世界各地经典图画书的同时,用中国人的表达方式创作、出版更多反映中国人的生活场景、思想情感的童书,既是家长的呼声,也是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和出版人的共识。

“过去,我们用连环画讲述《岳飞传》《武松打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些传统故事,陪伴了几代人成长,但现在这种形式日渐式微了。是中国传统的故事不再受欢迎了吗?显然不是。”活字文化总编辑、人民美术出版社原社长汪家明发现,在国外图画书大行其道的当下,当他走进幼儿园给小朋友讲牛郎织女故事的时候,孩子们依然很感兴趣,还会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问题。“现在的孩子远比我们当年见多识广,但中国传统的经典故事一样能吸引他们。这些经典故事是民族文化记忆的一部分,我们有责任用更加现代的方式讲述这些具有中国元素的故事。”汪家明说。

最近,汪家明参与策划了一套名为《中国绘本》的儿童读物。这套书用适合儿童的文字改写了《白蛇传》《牛郎织女》《李逵闹东京》《少年将军岳云》等传统故事,并且将从前习惯用黑白连环画表现的小册子变为大开本的彩色绘本,以期通过这种方式让传统故事在当代获得新生。在此之前,于虹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熊亮的《武松打虎》等图画书都在进行着类似的尝试。

与此同时,各阅读推广机构也在积极推动着原创图画书的创作与阅读。国家图书馆少儿馆近年编制了《原创100——中国原创图画书核心书目》,这个书目经过广泛征集、严格筛选和专业评审,将优秀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向社会各界进行推介。两年评选一次的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则旨在通过对优秀中文图画书作者、插画家和出版机构进行表彰,促进儿童阅读特别是亲子共读。

3、怎么读走出家庭,走出误区

不久前,在苏州图书馆相城分馆的“悦读妈妈”读书会上,还没开始读书,每位小朋友和他的家长就先领到了一把剪刀和一张彩纸。

原来,这天要读的图画书是《爷爷一定有办法》。故事中的爷爷总能化腐朽为神奇,把旧毯子变成外套,把旧外套变成背心,把旧背心变成领带,又把旧领带变成手帕。在“悦读妈妈”的带领下,故事情节不断推进,孩子和家长共同发挥想象力,一次次剪裁手中的彩纸,体验变废为宝的欣喜。

“‘悦读妈妈’是一项志愿服务活动。志愿者主要是图书馆馆员、幼儿园教师和幼儿家长,他们通过专业培训后,被就近分配到苏州图书馆各分馆、社区、书城等阅读场所为孩子们读书。”苏州图书馆馆长助理费巍介绍,“悦读妈妈”不仅能为小朋友们带去好听有趣的故事、儿歌、童谣,也承担了给家长普及亲子阅读知识的责任。

在很多专家看来,亲子阅读固然是家长与孩子的互动,但活动的范围不一定局限在家庭中,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走出家门,参与各种形式的亲子读书会,通过集体活动丰富对亲子阅读的认识。

“就像别人家的玩具永远更具吸引力一样,在亲子读书会上,别人分享的书更容易激发宝宝对书的兴趣。”儿童阅读推广人臧成娟提出,儿童的注意力难以长时间集中,集体阅读的氛围以及角色扮演、做手工、做游戏等延伸活动,可以让孩子们更好地融入其中。

“阅读不等于认字。”在与一些家长的接触中,邓咏秋发现,当前的亲子阅读存在形形色色的误区,家长应该通过相互交流以及向专业人士学习,加深对亲子阅读的认识。

“相当一部分家长觉得,亲子阅读的目的是让孩子学习知识,于是把亲子阅读变成了学算术、学认字、背唐诗、背英语单词,这其实是把孩子过早带入了应试教育模式。”邓咏秋认为,亲子阅读的主要目的是让孩子获得美妙的阅读体验,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而不是认识文字或者学习知识,“通过阅读,孩子能打开心灵的窗户,跟随作者神游他从未去过的地方,感受他未经历过的时代,塑造人格、锻炼思维,拓展自己的想象力。亲子阅读要尊重孩子的发育特点,首先要帮助他们观察、认识图画书,等到孩子将来对文字、知识感兴趣了,想主动学习了,家长那时候再教他们也不迟。”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总领事谈改革开放(二)

黄建华的一世琴缘

B面山城•“不夜九街”守护者

去这些避暑地享受清凉

热门推荐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赏荷正当时

热带低压登陆海南

看《了不起的孩子》

《最后的棒棒》受追捧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亲子共读,我们怎么做

2018-08-06 10:21:19 来源: 0 条评论

光明日报记者杜羽

“今天,我和妈妈一起读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白雪公主真漂亮!”半年前,3岁女孩悠悠的妈妈开始在朋友圈分享与女儿一起读书的视频,每天一段,延续至今。

“今天刚拿到恐龙系列绘本,宝贝马上迫不及待地开始翻阅,嘴里还嘟哝着‘我最爱的恐龙书’。”一个月前,康康妈妈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打卡”,记录她与两岁儿子的亲子阅读历程。

如今,越来越多的孩子像悠悠、康康一样,在人生的起步阶段,就享受到了与父母共同阅读的快乐。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在0至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71.3%。

然而,大多数80后、90后在自己的童年时代并没有太多与家长共读的经验。转身成为家长的他们,对于应该让孩子读什么书、如何读书才能促进孩子成长,尚处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之中。

1、开始读让孩子爱上阅读

“我给孩子买了近万元的图画书,但很多书他都不喜欢,真愁人。”

“我家两岁男娃,喜欢各种讲述交通工具的图画书,每天能读好多遍,但其他内容的书读得不多,这样的阅读是不是太‘偏食’了?”

无论是聚会聊天,还是在互联网育儿社区上讨论,如何给孩子选书,是家长们绕不开的话题。

“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了解亲子阅读、早期阅读的重要性。但是对很多父母来说,亲子阅读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它不像一般育儿方法,我们可以从祖父母、父母那里学习。”作为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馆长的胡春波,为少儿读者和他们的父母推荐优秀童书,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2016年,由政府支持、图书馆提供专业指导的“明州零岁宝贝悦读计划”开始在鄞州区实施,辖区内0至1岁宝宝的家庭可以申请领取一份阅读礼包,由多位专业人士共同撰写的亲子阅读指导书《不能错过的亲子阅读:0—4岁》就在这个阅读礼包之中。

“0至3个月婴儿的视觉聚焦能力还比较差,看东西模糊,注视距离只有20厘米,对于黑白图案有偏好,这一时期的亲子阅读可多采用黑白卡片……(初上幼儿园)可以阅读一些与幼儿园相关的绘本,帮助孩子顺利入园。家长可以一边为孩子讲这本书,一边了解孩子在幼儿园的故事,从而抚慰刚入园小朋友焦虑的内心,缓解他们对幼儿园的抵触情绪。”在《不能错过的亲子阅读:0—4岁》这本书中,来自儿童阅读领域的专家结合不同年龄段婴幼儿的发育特点,提出相应的亲子阅读指导意见,并推荐了亲子阅读书目,内容涉及童谣诗歌、日常生活、认知百科、游戏趣味、友情亲情等各个领域。

“据我所知,除了宁波市鄞州区,苏州市0至3岁孩子的家庭也可以在图书馆申请领到一份阅读大礼包,礼包中同样包含一本亲子阅读指导书《悦读宝贝》,同时还有图书馆借书证、阅读成长尺、亲子阅读笔记本等。这个礼包可以帮助家庭开展亲子阅读,让孩子从小爱上阅读。”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推荐书目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邓咏秋,是一位4岁女孩的母亲,她不仅热心推广亲子阅读,而且在自己的家中积极开展实践。“虽然现在有不少亲子阅读的指导书目,但具体到每个家庭,还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筛选。在我们家,孩子很小的时候,肯定是我们为她选书。不过,我会尽可能地推荐丰富多样的图书,触摸书、手偶书、藏猫猫类的游戏书……总有一种是她喜欢的。如果她要求重复读某本书,说明她对这本书情有独钟,以后再为她推荐新书时就会更有针对性。我会特意把新推荐给她的书放在沙发一角,让她有更多机会主动拿起这些书,而不是生硬地把书塞到她手里。”

2、读什么呼唤中国元素

翻开各种亲子阅读推荐书目,图画书是绝对的主角,其中引进的图画书又占了绝大多数:《大卫,不可以》《胆小鬼威利》《不一样的卡梅拉》……面对众多引进版的图画书,一些小朋友难免疑惑:“为什么图画书里的小朋友、小动物都有一个外国名字?”

起步于2000年前后的中国图画书,历经近20年的发展,涌现出不少优秀作品,但能称之为经典的图画书尚不多见。在引进世界各地经典图画书的同时,用中国人的表达方式创作、出版更多反映中国人的生活场景、思想情感的童书,既是家长的呼声,也是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和出版人的共识。

“过去,我们用连环画讲述《岳飞传》《武松打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些传统故事,陪伴了几代人成长,但现在这种形式日渐式微了。是中国传统的故事不再受欢迎了吗?显然不是。”活字文化总编辑、人民美术出版社原社长汪家明发现,在国外图画书大行其道的当下,当他走进幼儿园给小朋友讲牛郎织女故事的时候,孩子们依然很感兴趣,还会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问题。“现在的孩子远比我们当年见多识广,但中国传统的经典故事一样能吸引他们。这些经典故事是民族文化记忆的一部分,我们有责任用更加现代的方式讲述这些具有中国元素的故事。”汪家明说。

最近,汪家明参与策划了一套名为《中国绘本》的儿童读物。这套书用适合儿童的文字改写了《白蛇传》《牛郎织女》《李逵闹东京》《少年将军岳云》等传统故事,并且将从前习惯用黑白连环画表现的小册子变为大开本的彩色绘本,以期通过这种方式让传统故事在当代获得新生。在此之前,于虹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熊亮的《武松打虎》等图画书都在进行着类似的尝试。

与此同时,各阅读推广机构也在积极推动着原创图画书的创作与阅读。国家图书馆少儿馆近年编制了《原创100——中国原创图画书核心书目》,这个书目经过广泛征集、严格筛选和专业评审,将优秀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向社会各界进行推介。两年评选一次的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则旨在通过对优秀中文图画书作者、插画家和出版机构进行表彰,促进儿童阅读特别是亲子共读。

3、怎么读走出家庭,走出误区

不久前,在苏州图书馆相城分馆的“悦读妈妈”读书会上,还没开始读书,每位小朋友和他的家长就先领到了一把剪刀和一张彩纸。

原来,这天要读的图画书是《爷爷一定有办法》。故事中的爷爷总能化腐朽为神奇,把旧毯子变成外套,把旧外套变成背心,把旧背心变成领带,又把旧领带变成手帕。在“悦读妈妈”的带领下,故事情节不断推进,孩子和家长共同发挥想象力,一次次剪裁手中的彩纸,体验变废为宝的欣喜。

“‘悦读妈妈’是一项志愿服务活动。志愿者主要是图书馆馆员、幼儿园教师和幼儿家长,他们通过专业培训后,被就近分配到苏州图书馆各分馆、社区、书城等阅读场所为孩子们读书。”苏州图书馆馆长助理费巍介绍,“悦读妈妈”不仅能为小朋友们带去好听有趣的故事、儿歌、童谣,也承担了给家长普及亲子阅读知识的责任。

在很多专家看来,亲子阅读固然是家长与孩子的互动,但活动的范围不一定局限在家庭中,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走出家门,参与各种形式的亲子读书会,通过集体活动丰富对亲子阅读的认识。

“就像别人家的玩具永远更具吸引力一样,在亲子读书会上,别人分享的书更容易激发宝宝对书的兴趣。”儿童阅读推广人臧成娟提出,儿童的注意力难以长时间集中,集体阅读的氛围以及角色扮演、做手工、做游戏等延伸活动,可以让孩子们更好地融入其中。

“阅读不等于认字。”在与一些家长的接触中,邓咏秋发现,当前的亲子阅读存在形形色色的误区,家长应该通过相互交流以及向专业人士学习,加深对亲子阅读的认识。

“相当一部分家长觉得,亲子阅读的目的是让孩子学习知识,于是把亲子阅读变成了学算术、学认字、背唐诗、背英语单词,这其实是把孩子过早带入了应试教育模式。”邓咏秋认为,亲子阅读的主要目的是让孩子获得美妙的阅读体验,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而不是认识文字或者学习知识,“通过阅读,孩子能打开心灵的窗户,跟随作者神游他从未去过的地方,感受他未经历过的时代,塑造人格、锻炼思维,拓展自己的想象力。亲子阅读要尊重孩子的发育特点,首先要帮助他们观察、认识图画书,等到孩子将来对文字、知识感兴趣了,想主动学习了,家长那时候再教他们也不迟。”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发源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