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谢绝儿童进入不应“一刀切”
<

图书馆谢绝儿童进入不应“一刀切”

来源:光明日报2018-08-07

【文化评析】

据报道,近日,广东省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出台“新规”,谢绝14周岁以下儿童入馆。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该馆主要服务于教学科研,未配置少儿读物,而且由于少儿入馆跑动喧闹,相关投诉意见急剧增加,故出台上述规定。

尽管官方表示规定实施后图书馆环境有较大改善,且未引发太大冲突,但舆论对此争议仍然不小。有的读者认为图书馆应该秉持开放性,允许儿童阅读;也有人认为如果图书馆成了家长安置孩子的场所,并不合适。

其实,国内图书馆限制对低龄儿童的开放,并非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的首创。北京、上海等地的省级图书馆均对儿童采取了有区别的管理措施。

作为公共图书馆,负有向社会全体成员开放阅览的义务,无论老幼。浙江杭州市图书馆坚持十多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入内阅读,就被传为一段佳话。但是,任何一种公共设施,开放程度越高,对管理水平提出的要求也同步提高。毕竟,公共设施的开放,不能以降低其使用价值为代价。

现实中,低龄儿童恰恰构成了对图书馆使用价值的威胁。儿童自制能力尚不成熟,难免在图书馆喧哗吵闹,甚至破坏开架阅览的图书,从而加大管理压力。一些家长也确实把图书馆当成“托儿所”,在假期把孩子送到图书馆。一些图书馆不光要引导和教育低龄儿童合理地使用借阅功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被动承担起监护责任。

当然,儿童处于建立人生阅读积累的黄金阶段,他们对公共图书馆的使用权是天经地义的。为了缓解图书馆管理与儿童使用权的矛盾,国内很多公共图书馆采取了分区开放、分别管理的办法。稍微大一点的公共图书馆均建有专门的儿童阅览区,并安排专人维护阅读秩序。如此做法,既保证了整体阅览秩序,也有利于儿童读到适合本年龄阶段阅读的书。

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兼具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双重功能,虽然它的主要定位是服务于教学科研,但是近年来许多儿童进入,说明周边社区对图书馆向儿童开放是存在需求的。

问题在于,这样的需求是否得到了合理的引导。该图书馆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儿童需求,那么现在是否可以弥补,开辟专门的儿童阅览区、增购儿童阅读书籍。如今,“一刀切”地谢绝儿童进入,在拒绝“熊孩子”的同时,也难免“误伤”周边小读者的阅读热情。

图书馆向社会开放与维护正常秩序的矛盾终究无法协调,公众也应作适当反思。据报道,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向社会开放已逾10年,儿童干扰阅读的问题一直存在,这么多年馆方和其他读者对儿童的“容忍”,直到今天顶着社会压力作出谢绝儿童入馆的决定,恐怕并不容易。

尤其对带孩子前往图书馆的家长而言,他们有没有尽到看管好孩子的义务?有没有在孩子发出喧闹时及时阻止?无论如何,家长不能把监护责任推给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是否向低龄儿童开放,不应该成为又一个“广场舞大妈扰民”的争论。阅读促进社会文明的整体提高,图书馆是传播文明的实体空间,理应为营造文明秩序提供范本。在这其中,既需要作为公共服务机构的图书馆积极满足公众需求,也需要作为使用者的公众遵守秩序和公德,不因个体的失序而让整个社会埋单。

(作者:王钟的,系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总领事谈改革开放(二)

黄建华的一世琴缘

B面山城•“不夜九街”守护者

去这些避暑地享受清凉

热门推荐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赏荷正当时

热带低压登陆海南

看《了不起的孩子》

《最后的棒棒》受追捧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图书馆谢绝儿童进入不应“一刀切”

2018-08-07 06:30:00 来源: 0 条评论

【文化评析】

据报道,近日,广东省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出台“新规”,谢绝14周岁以下儿童入馆。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该馆主要服务于教学科研,未配置少儿读物,而且由于少儿入馆跑动喧闹,相关投诉意见急剧增加,故出台上述规定。

尽管官方表示规定实施后图书馆环境有较大改善,且未引发太大冲突,但舆论对此争议仍然不小。有的读者认为图书馆应该秉持开放性,允许儿童阅读;也有人认为如果图书馆成了家长安置孩子的场所,并不合适。

其实,国内图书馆限制对低龄儿童的开放,并非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的首创。北京、上海等地的省级图书馆均对儿童采取了有区别的管理措施。

作为公共图书馆,负有向社会全体成员开放阅览的义务,无论老幼。浙江杭州市图书馆坚持十多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入内阅读,就被传为一段佳话。但是,任何一种公共设施,开放程度越高,对管理水平提出的要求也同步提高。毕竟,公共设施的开放,不能以降低其使用价值为代价。

现实中,低龄儿童恰恰构成了对图书馆使用价值的威胁。儿童自制能力尚不成熟,难免在图书馆喧哗吵闹,甚至破坏开架阅览的图书,从而加大管理压力。一些家长也确实把图书馆当成“托儿所”,在假期把孩子送到图书馆。一些图书馆不光要引导和教育低龄儿童合理地使用借阅功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被动承担起监护责任。

当然,儿童处于建立人生阅读积累的黄金阶段,他们对公共图书馆的使用权是天经地义的。为了缓解图书馆管理与儿童使用权的矛盾,国内很多公共图书馆采取了分区开放、分别管理的办法。稍微大一点的公共图书馆均建有专门的儿童阅览区,并安排专人维护阅读秩序。如此做法,既保证了整体阅览秩序,也有利于儿童读到适合本年龄阶段阅读的书。

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兼具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双重功能,虽然它的主要定位是服务于教学科研,但是近年来许多儿童进入,说明周边社区对图书馆向儿童开放是存在需求的。

问题在于,这样的需求是否得到了合理的引导。该图书馆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儿童需求,那么现在是否可以弥补,开辟专门的儿童阅览区、增购儿童阅读书籍。如今,“一刀切”地谢绝儿童进入,在拒绝“熊孩子”的同时,也难免“误伤”周边小读者的阅读热情。

图书馆向社会开放与维护正常秩序的矛盾终究无法协调,公众也应作适当反思。据报道,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向社会开放已逾10年,儿童干扰阅读的问题一直存在,这么多年馆方和其他读者对儿童的“容忍”,直到今天顶着社会压力作出谢绝儿童入馆的决定,恐怕并不容易。

尤其对带孩子前往图书馆的家长而言,他们有没有尽到看管好孩子的义务?有没有在孩子发出喧闹时及时阻止?无论如何,家长不能把监护责任推给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是否向低龄儿童开放,不应该成为又一个“广场舞大妈扰民”的争论。阅读促进社会文明的整体提高,图书馆是传播文明的实体空间,理应为营造文明秩序提供范本。在这其中,既需要作为公共服务机构的图书馆积极满足公众需求,也需要作为使用者的公众遵守秩序和公德,不因个体的失序而让整个社会埋单。

(作者:王钟的,系中国青年报评论员)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