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作词人贾万水:当公益情怀遇上流行音乐,万水千山总是情
<

音乐作词人贾万水:当公益情怀遇上流行音乐,万水千山总是情

来源:华龙网2018-12-25

华龙网12月25日13时21分讯(记者 赵玲)细雨过后的寻常上午, 寒冷刺骨,两路星巴克咖啡馆。随着陆续有客人进店点上一杯咖啡取暖,顺便选择一个舒适的卡座开始休闲地消磨时光,这个咖啡馆开启了它慵懒闲适的每一天。

准时10点,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抬眼一看,一个中等个头,光头,身穿黑色羽绒服,深色休闲裤,斜挎浅色休闲包,没有色彩明丽时尚配饰的中年男人露着温婉的蜜汁微笑出现在我面前。这个人,就是音乐策划人、词作人贾万水,艺名:万水千山,从璧山赶过来接受我的采访。

握手问好,朴素简单的开场白“你好”,温柔得像一缕微风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让人如跨过万水千山遇见了明媚的春。

《行者》剧照

《行者》获奖纪念

11月29日,他的音乐MV作品《行者》刚刚获得第三届健康中国微视频大赛最佳医师节宣传片奖,在人民日报演播大厅大赛现场压轴演出,赞誉声掌声无数。然而,追溯回去,他真正做音乐也才不过五年,算是新人,与音乐结缘,得从15年前说起。

十年流浪:探寻生命的真谛

贾万水,1978年生于四川内江,祖籍北京,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就职于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做电话营销。本来以为人生就会如此按部就班,未曾想刚入职不久就遭遇“非典”事件。2003年,11个同学挤在他北京大杂院的家里,和他一起蜗居了八个月。

那段时光,于他而言是灰色的。世事无常,生命脆弱。“非典”疫情刚一解除,他便毅然背上行囊,离开北京,开始了流浪生活。十年里,他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西北,在新疆、西藏两地留下深深的脚印。

贾万水高中时期照片

“流浪”,带来的是另一种对生命对世界的探求。

新疆的广阔不仅仅是塔克拉玛干,也不只是喀什葛尔的胡杨;西藏的神秘不仅仅是天葬台的秃鹫和大昭寺门前铺满阳光。在新疆、西藏十年,他见证了一个歌手从籍籍无名到走红;经历了自身命运的大悲大喜,体会了这个时代特有的人情冷暖;寻找到了人生的春华秋实,更激活了骨子里对音乐的热爱。

刀郎走红:证明音乐原创及坚持最可贵

2003年流浪到新疆,他进入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做文化策划,专门为公司签约歌手写歌词,做品牌包装,与当时还未走红的刀郎成了同事。

北京录音棚录新歌《爱是现在》,中间贾万水,左二易丹

“那时的刀郎,生活过得很窘迫,和同事们也不太熟络。他的嗓音沙哑沧桑,听起来有一种忧郁、大漠风沙饱经风霜的感觉,这也和他多年辛苦的人生经历相关。同时,他的音乐结合了西方的摇滚,将新疆的地域元素和民族音乐相融合,形成了崭新的音乐风格,听他的声音像是从西域大漠吹过来的风沙。正因如此,他的音乐在当时的主流音乐圈像是一朵奇葩,不受音像公司待见,也没音乐人愿意给他出专辑。”

贾万水当时也年轻,喜欢林夕、李宗盛、许常德的歌,觉得那样的歌词才是流行,才是主流,欣赏不来刀郎的音乐和词,认为他的歌词直白、土、不入流,所以彼此之间并没有一次成功的合作。

然而,不多久,刀郎凭借《2002年的第一场雪》瞬间火爆大江南北,2005年凭借《冲动的惩罚》获得全国“金唱片”奖,自此走向成功。

“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顺应主流,改变自己的音乐风格才能火,然而,他坚持自己独特的嗓音气质和音乐风格,并证明了自己的成功。”贾万水感慨,刀郎的走红,不是偶然,因为他一直很努力,也坚持原创,你要用马头琴,他非要用冬不拉,这就是他的不同。

和制作人傅强合影,共同合作《难得想起他》《宝贝别哭》《行者》

因疾写歌:灰暗岁月的精神救赎

在西藏没多久,命运给贾万水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生病了,得了甲亢,症状表现为近端肌群无力。那时他才二十六七岁,正是一个男孩子青春芳华的年龄。这一病,他整个人生颓废、心灰意冷,一蹶不振休息了好几年。

再坚强的男人,在疾病面前,也有痛点和泪点。

讲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发抖、眼眶泛红,握着咖啡的手有点不知所措,似乎陷在深深的记忆里。他说他现在每天按时吃药,症状已经好了很多。

和中央电视台著名作曲家方兵合影

“那几年,有让你感动的事吗?”我并非刻意去打断他的思路,装作没有洞悉到他的悲伤。这一问,他的眉宇间有了闪亮的光,他也一下从思绪中回归现实。

“当然,家人还有身边的朋友都很关心我,照顾我,给了我很多温暖和勇气。所以,爱是传承,是链条,是轮回。”贾万水感恩生命给予他阳光和爱。在舅舅的支持下,他圆了小时候的梦,在拉萨开了一家酒吧。酒吧里没有乐队驻唱,但是,每张桌子上的酒水单背后,都有他的音乐梦,印着他自己写的歌词。

“那时,每天下午开门未营业前,很多藏族小姑娘都要专门跑到店里来抄写酒水单后面的歌词。我也开始思考,她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歌词,什么歌词最打动人心。”闲来无事时的创作,成了他当时的一种精神寄托,也为他接下来正式成为音乐作词人奠定了基础。

《二十一点零三分四十七秒》沙画MV剧照

《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MV剧照

与渝结缘:创作温暖有爱的音乐,向庄奴致敬

2013年,贾万水结束十年流浪回到陕西,开始流行歌曲创作。他希望在保留作品艺术性的同时,探索通俗音乐与其它通俗艺术的融合,以及通俗音乐在音乐价值之外的其它价值,比如它的“社会价值”——家庭关爱和社会关怀,去呼吁一些温暖的东西。

历时三年,贾万水作词,歌手易丹(庄奴老师弟子)作曲、演唱的首秀作品《二十一点零三分四十七秒》,讲述了一个交通安全事故的故事,与重庆市交管局合作、报审,2016年一经发布就获得了公安部评选二等奖,受邀参加在北京民族剧院举行的“让生命无憾”公安部公益片首映式,作为唯一文艺作品压轴出场,自此与重庆结缘并将音乐事业正式转移到重庆。

接下来2017年、2018年的12月2日(全国交通安全日),连续与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合作,推出“交通安全三部曲”之二《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之三《如果》并大获成功。在公益题材上,不断创作出新作品,譬如:关爱困境儿童的《宝贝别哭》,专辑《爱是现在》、首届医师节作品《行者》等,得到受众一致好评。

《宝贝别哭》MV剧照

2016年7月和庄奴老师生前合影

从2014年开始酝酿到2016年教师节前,贾万水与重庆市璧山区委宣传部合作,和歌手易丹一起向他的恩师、词坛泰斗庄奴老师致敬,创作出《难得想起他》MV,于8月10号举行了向庄奴老师致敬小型公益音乐会,并在教师节当天发布。这首MV也成为向全国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的教师们致敬的一部作品。

“今后,我还是要继续将公益题材与流行音乐相结合,创作出更多关爱家庭、关爱社会、城市包装、传统节日的作品,讲好故事,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倡导真善美,让《爱是现在》专辑更完整。”贾万水的公益情怀,感动了我,我相信,他的音乐,他的歌词,也能感动更多人。(本文图片、视频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歌单:《爱是现在》作品集,一起沉醉在万水千山的音乐里。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聊聊这一年这些事

莫问归期

看,机器人在造车

躲在闹市之中歇口气

热门推荐

诺奖之路 唱给你听

爱心毛衣温暖贫困孩子

铜梁打造滨河风光带

最后的井口老街

芭蕾舞演出走进重师

最强大脑第二季百强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音乐作词人贾万水:当公益情怀遇上流行音乐,万水千山总是情

2018-12-25 15:05:16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12月25日13时21分讯(记者 赵玲)细雨过后的寻常上午, 寒冷刺骨,两路星巴克咖啡馆。随着陆续有客人进店点上一杯咖啡取暖,顺便选择一个舒适的卡座开始休闲地消磨时光,这个咖啡馆开启了它慵懒闲适的每一天。

准时10点,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抬眼一看,一个中等个头,光头,身穿黑色羽绒服,深色休闲裤,斜挎浅色休闲包,没有色彩明丽时尚配饰的中年男人露着温婉的蜜汁微笑出现在我面前。这个人,就是音乐策划人、词作人贾万水,艺名:万水千山,从璧山赶过来接受我的采访。

握手问好,朴素简单的开场白“你好”,温柔得像一缕微风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让人如跨过万水千山遇见了明媚的春。

《行者》剧照

《行者》获奖纪念

11月29日,他的音乐MV作品《行者》刚刚获得第三届健康中国微视频大赛最佳医师节宣传片奖,在人民日报演播大厅大赛现场压轴演出,赞誉声掌声无数。然而,追溯回去,他真正做音乐也才不过五年,算是新人,与音乐结缘,得从15年前说起。

十年流浪:探寻生命的真谛

贾万水,1978年生于四川内江,祖籍北京,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就职于北京一家旅游公司做电话营销。本来以为人生就会如此按部就班,未曾想刚入职不久就遭遇“非典”事件。2003年,11个同学挤在他北京大杂院的家里,和他一起蜗居了八个月。

那段时光,于他而言是灰色的。世事无常,生命脆弱。“非典”疫情刚一解除,他便毅然背上行囊,离开北京,开始了流浪生活。十年里,他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西北,在新疆、西藏两地留下深深的脚印。

贾万水高中时期照片

“流浪”,带来的是另一种对生命对世界的探求。

新疆的广阔不仅仅是塔克拉玛干,也不只是喀什葛尔的胡杨;西藏的神秘不仅仅是天葬台的秃鹫和大昭寺门前铺满阳光。在新疆、西藏十年,他见证了一个歌手从籍籍无名到走红;经历了自身命运的大悲大喜,体会了这个时代特有的人情冷暖;寻找到了人生的春华秋实,更激活了骨子里对音乐的热爱。

刀郎走红:证明音乐原创及坚持最可贵

2003年流浪到新疆,他进入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做文化策划,专门为公司签约歌手写歌词,做品牌包装,与当时还未走红的刀郎成了同事。

北京录音棚录新歌《爱是现在》,中间贾万水,左二易丹

“那时的刀郎,生活过得很窘迫,和同事们也不太熟络。他的嗓音沙哑沧桑,听起来有一种忧郁、大漠风沙饱经风霜的感觉,这也和他多年辛苦的人生经历相关。同时,他的音乐结合了西方的摇滚,将新疆的地域元素和民族音乐相融合,形成了崭新的音乐风格,听他的声音像是从西域大漠吹过来的风沙。正因如此,他的音乐在当时的主流音乐圈像是一朵奇葩,不受音像公司待见,也没音乐人愿意给他出专辑。”

贾万水当时也年轻,喜欢林夕、李宗盛、许常德的歌,觉得那样的歌词才是流行,才是主流,欣赏不来刀郎的音乐和词,认为他的歌词直白、土、不入流,所以彼此之间并没有一次成功的合作。

然而,不多久,刀郎凭借《2002年的第一场雪》瞬间火爆大江南北,2005年凭借《冲动的惩罚》获得全国“金唱片”奖,自此走向成功。

“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顺应主流,改变自己的音乐风格才能火,然而,他坚持自己独特的嗓音气质和音乐风格,并证明了自己的成功。”贾万水感慨,刀郎的走红,不是偶然,因为他一直很努力,也坚持原创,你要用马头琴,他非要用冬不拉,这就是他的不同。

和制作人傅强合影,共同合作《难得想起他》《宝贝别哭》《行者》

因疾写歌:灰暗岁月的精神救赎

在西藏没多久,命运给贾万水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生病了,得了甲亢,症状表现为近端肌群无力。那时他才二十六七岁,正是一个男孩子青春芳华的年龄。这一病,他整个人生颓废、心灰意冷,一蹶不振休息了好几年。

再坚强的男人,在疾病面前,也有痛点和泪点。

讲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发抖、眼眶泛红,握着咖啡的手有点不知所措,似乎陷在深深的记忆里。他说他现在每天按时吃药,症状已经好了很多。

和中央电视台著名作曲家方兵合影

“那几年,有让你感动的事吗?”我并非刻意去打断他的思路,装作没有洞悉到他的悲伤。这一问,他的眉宇间有了闪亮的光,他也一下从思绪中回归现实。

“当然,家人还有身边的朋友都很关心我,照顾我,给了我很多温暖和勇气。所以,爱是传承,是链条,是轮回。”贾万水感恩生命给予他阳光和爱。在舅舅的支持下,他圆了小时候的梦,在拉萨开了一家酒吧。酒吧里没有乐队驻唱,但是,每张桌子上的酒水单背后,都有他的音乐梦,印着他自己写的歌词。

“那时,每天下午开门未营业前,很多藏族小姑娘都要专门跑到店里来抄写酒水单后面的歌词。我也开始思考,她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歌词,什么歌词最打动人心。”闲来无事时的创作,成了他当时的一种精神寄托,也为他接下来正式成为音乐作词人奠定了基础。

《二十一点零三分四十七秒》沙画MV剧照

《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MV剧照

与渝结缘:创作温暖有爱的音乐,向庄奴致敬

2013年,贾万水结束十年流浪回到陕西,开始流行歌曲创作。他希望在保留作品艺术性的同时,探索通俗音乐与其它通俗艺术的融合,以及通俗音乐在音乐价值之外的其它价值,比如它的“社会价值”——家庭关爱和社会关怀,去呼吁一些温暖的东西。

历时三年,贾万水作词,歌手易丹(庄奴老师弟子)作曲、演唱的首秀作品《二十一点零三分四十七秒》,讲述了一个交通安全事故的故事,与重庆市交管局合作、报审,2016年一经发布就获得了公安部评选二等奖,受邀参加在北京民族剧院举行的“让生命无憾”公安部公益片首映式,作为唯一文艺作品压轴出场,自此与重庆结缘并将音乐事业正式转移到重庆。

接下来2017年、2018年的12月2日(全国交通安全日),连续与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合作,推出“交通安全三部曲”之二《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之三《如果》并大获成功。在公益题材上,不断创作出新作品,譬如:关爱困境儿童的《宝贝别哭》,专辑《爱是现在》、首届医师节作品《行者》等,得到受众一致好评。

《宝贝别哭》MV剧照

2016年7月和庄奴老师生前合影

从2014年开始酝酿到2016年教师节前,贾万水与重庆市璧山区委宣传部合作,和歌手易丹一起向他的恩师、词坛泰斗庄奴老师致敬,创作出《难得想起他》MV,于8月10号举行了向庄奴老师致敬小型公益音乐会,并在教师节当天发布。这首MV也成为向全国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的教师们致敬的一部作品。

“今后,我还是要继续将公益题材与流行音乐相结合,创作出更多关爱家庭、关爱社会、城市包装、传统节日的作品,讲好故事,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倡导真善美,让《爱是现在》专辑更完整。”贾万水的公益情怀,感动了我,我相信,他的音乐,他的歌词,也能感动更多人。(本文图片、视频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歌单:《爱是现在》作品集,一起沉醉在万水千山的音乐里。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