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夕阳那样谢幕(三)| 杜泳樵的最后时光:爱从四面八方涌来
<

像夕阳那样谢幕(三)| 杜泳樵的最后时光:爱从四面八方涌来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1-11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月11日9时45分讯(文/王继鼎)在温江文家小院过了三年多惬意的田园生活,杜泳樵本来最乐意住在乡村,但因为文家小院所在的那片农地即将被建筑商开发,他只好另置新家。

2006年1月19日(春节前10天),他偕妻女搬进了附近一个绿化超大的园区——“芙蓉古城”。

杜泳樵又开始乐此不疲地享受他的“园丁”生活,他在自家窗前、在花园里,密密匝匝地种满了果木花草。他还乐意坐在暖融融的太阳下,和园区里的老太太们聊天,对她们说自己做泡菜的手艺如何好,拌面条的调料味道如何好……

2007年春节过后,杜泳樵因夜间呼吸不畅到医院检查,意外发现颈上长出的包块,于2月16日被诊断出患了淋巴癌。对此,一家人都吓住了,他也沉默了。赵清和以往一样,不想向他隐瞒实情。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他,这一次,仿佛对死亡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随着个别好友惊悉此讯,消息不胫而走,随后媒体也发布他病危的报道,来自各方面的轰轰烈烈的关爱就涌来了。

在他住院期间,每天来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时常有人群围着病房,成都华西医院楼下更是一拨一拨地来人,不仅成都等地,重庆也来了很多人。

有多少友人、弟子送来情谊,甚至还有许多陌生人接连涌到医院探望他,以至病房门前时不时拥堵,医院不得不天天派人阻拦,门上也贴上“温馨吿示”。医生、营养师也主动关心指导治疗和饮食调理。还有他昔日的老少学生都坚持要留守病房,每天照顾他如待亲生父亲。

在杜泳樵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荣小鹏一直在医院悉心陪伴照料,夜晚就睡在病床边的地板上,真诚表达了对恩师的一片敬意,见此情景的人都赞叹:“这个学生太好了,就像孝子一样!”

与此同时,还有好多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弟兄姊妹为他祷告:美国、英国、西班牙、韩国……他听说后流泪了。

赵清动情地回忆道:

我的几个大学同窗本来都身负工作重任,在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里,竟每日为他轮流送饭,有的还给他买衣服、做头巾。他一发生不好状况时,她们都掉泪,还跟我吵,因我在忙办画展的事。

她们把他当娃娃照看,而他从不说谢谢,他病房的其他5位病友都强烈羡慕他,以至于问我:“你们家怎么这么多姊妹?”是的,真的情同姊妹。当见他化疗掉头发,见我累得不成人形,她们都会悄悄掉泪。

当赵清提出要尽快为杜泳樵办一次画展(她认为只有这才是送给她先生的最好礼物),有关方面都竭力相助。四川美协安排的展览档期原本已满,硬是挤掉一个尚未交钱的展览,要求赵清在14天内必须准备好,赵清表示拼命也要办到。四川美院本来应召开学术会议研究决定,结果免了一切程序,省美协也免了相关程序,大开绿灯。

赵清谈到筹备画展的许多感人情况:

筹办画展那14天,真令我终生铭记!我周围的朋友们纷纷自动加入,当晚就匆匆搭起草台班子,人喊我“赵总”, 听我指挥。广告、媒体、装裱、电话邀请(已来不及发请柬)、开幕式剪彩、签到等相关工作,以及为他预备急救措施等分组进行,迅速铺开。

那些天朋友们纷纷为我请假、熬夜、关门歇店,大家协同作战,进展速度惊人。全在拼命!甚至有人累倒大哭,有人病倒输液,然后又立刻返回……

我忙得两手无法吃饭,人给我喂黄瓜,我14天瘦14斤,人们都叫我赵铁人赵钢人。人们都说画展悲壮感人,而这个义务办展团队更让我感动万分,大家都说从没见过这种现象。

还有,我先生那些多年不见又天各一方的知名弟子们,接到办画展的电话或短信时都停下自己的工作纷纷赶来。除了成都高小华、何多苓、周春芽三位,其他人至少都10余年不见,哪里料到他们在文章中和接受采访时,还流露着那般真情。

直到临终,杜泳樵对自己的童年都保持着一种温柔而悲凉的回忆。他在病房吃东西特别怀旧,最想念的是故乡的零食,如麻花、油果子、米花糖、锅盔,喝酒要喝茅台,平常没吃过的最后要弥补要享受生活。

他在病床上打电话叫荣小鹏在重庆买红苕泡、砂胡豆、水豆豉和油炸豌豆粑,这些都是他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

通过这些途径,他好像完全返回了饱含他体温和情感的童年家园,他生命的终点就与起点重合了,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有很长一段时间,出于对健康的考虑,赵清都不许杜泳樵抽烟、喝酒。不过,在他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这一切都对他解禁了。于是,病房里有了他和荣小鹏喝酒划拳的声音。“将进酒呀你莫停呀……”声音虽然纤弱,却能让人听出那纤弱中的兴奋。

他也抽烟。不时听到他对荣小鹏说:“小荣,快把烟给我燃起哦。”荣小鹏就把烟给他点上,并习惯性地说上一句:“老师,你抽烟的话就莫吞进去哈。”杜泳樵就白荣小鹏一眼:“医生的话,只能听一半。”

有一天,他突然说想吃那种由小贩推着小车叫卖的蛋烘糕,刚好在场的女儿杜怡默马上自告奋勇跑出去买。但跑了一条街又一条街,有卖红薯的、卖糍粑的,就是没有卖蛋烘糕的,最后只得买了一些糍粑、麻糖。杜怡默失望地说:“爸爸,下次我再去找找吧。”“没关系,下次吧。”杜泳樵说。

多年来一直喜欢看武侠片的他,这时候又突然说想当个日本武士,于是赵清的朋友程瑶就给他打了一条暗红色带子戴在头上。杜泳樵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武士像,开心地笑了。

这一段时间,与其说大家是在病房照顾一位老人,不如说大家是在照顾一个孩子——他的童心、他的纯真、他的干净……让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深受感染。

2007年6月20日凌晨6点,杜泳樵在华西医院住院大楼与世长辞,时年73岁。临终前,他声音微弱地叮嘱赵清:“记住,要给植物浇水,不然它们好口渴,太可怜了!”这是他留在人世的最后心声。

人们给了杜泳樵应得的高尚礼遇。殡仪馆外长长的通道两侧,排满了缤纷的花圈、花篮和杜先生的精彩生活照及作品图片,散发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悼念厅门外池塘的莲花安静地躺着,门内的杜先生也安静地躺着。他面容非常平和,身上放着十字架,他像基督一样平静地面对死亡,超越死亡,进入了天国。佩戴白花的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走进肃穆典雅的悼念厅,参加庄重的悼念仪式。

悼念厅内挂着一副由武辉夏撰稿、毛钧光书写的挽联:

沧桑笑看,先生高咏流觞,三叹出云岫;

意气纵横,大师深情敷彩,一绝伴月华。

——名录千秋

四川美院代表画界同仁给予杜泳樵热情的赞颂和中肯的评价:

“杜泳樵先生作为当代著名的油画家,他的艺术成果在全国有着重要的影响和地位,他的作品亦深受海外人士的喜爱。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便以蜚然的艺术创作成就饮誉全国。

“杜泳樵先生作为老一辈艺术家、教授,为人谦和、崇朴实、行直道、守忠诚、近人情。先生所展现出的人格魅力和艺术才华为一代又一代学生崇尚,先生一向以纯正地道的油画语言和色彩上的非凡造诣著称于世,影响了整整几代人的成长。他热爱教育事业、忠诚敬业、诲人不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

“杜泳樵先生的人格魅力和艺术成就,将与天地同在,成为一代又一代川美人艺术追求的楷模。”

杜泳樵的一位从北京赶来的老同学感慨:我们班的同学临死的时候,没人能享受杜泳樵这样高规格的待遇,最后的画展那么轰动,死后的追悼会那么隆重,那么多同行和徒子徒孙从四面八方涌来。

对于一个画家而言,这种缅怀方式的确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但对于杜泳樵来说,周围人们在他弥留之际给他的爱,才是最珍贵的最高待遇。这种待遇甚至延续到他过世之后——

赵清动情地说道:

杜老师去世后,我开始编他的画册,需要很多人的回忆参与,我原以为“人一死茶就凉”,没想到很多朋友伸出手给予了热情关怀,万一宾、王以时、秦明先生等给了莫大的支持帮助。

我见水天中先生的博客上说杜泳樵的油画当属中国一流,我就请朋友委托水先生为杜写评论,还给他寄上稿酬,但他拒收,来信称:“为写评这一点我得谢谢你,我与杜先生生前未能晤谈,现在对他的艺术,我应该做些事情,至少是感情上的一点弥补。”

在他去世之后,我还不断接到他昔日的弟子们发来的怀念文章,和为他制作的DV。

特别是他的传记作者,未经我邀约,就默默投入到写作之中。他年岁不轻,耗费两年多时间奔走于成、渝等地,连续采访了近百人,深切感受到许多受访者对他的莫大感激,甚至有时受访者和他含泪相觑。当他的家乡都江堰遭地震受灾后,他得知许多受访者纷纷打电话关心他的安危,他更是深受震动。他明白,这些情状莫不是因为他身上托付着他们的心愿……

赵清不胜感慨:如果说收获爱是这世上最大的幸运的话,我而今极目四望,那么我今生所见过的人中间,的确再无一人能及杜泳樵的幸运,所以他有福了!

是的,他最终的收获是圆满的。

在天国那纯净的山水间,泳樵先生可以悠然“泳樵”了。

杜泳樵油画▼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聊聊这一年这些事

130号,快跑!

看,机器人在造车

躲在闹市之中歇口气

热门推荐

铜梁打造滨河风光带

最后的井口老街

腊八到 粥飘香

看机器人造车

芭蕾舞演出走进重师

最强大脑第二季百强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像夕阳那样谢幕(三)| 杜泳樵的最后时光:爱从四面八方涌来

2019-01-11 10:05:21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月11日9时45分讯(文/王继鼎)在温江文家小院过了三年多惬意的田园生活,杜泳樵本来最乐意住在乡村,但因为文家小院所在的那片农地即将被建筑商开发,他只好另置新家。

2006年1月19日(春节前10天),他偕妻女搬进了附近一个绿化超大的园区——“芙蓉古城”。

杜泳樵又开始乐此不疲地享受他的“园丁”生活,他在自家窗前、在花园里,密密匝匝地种满了果木花草。他还乐意坐在暖融融的太阳下,和园区里的老太太们聊天,对她们说自己做泡菜的手艺如何好,拌面条的调料味道如何好……

2007年春节过后,杜泳樵因夜间呼吸不畅到医院检查,意外发现颈上长出的包块,于2月16日被诊断出患了淋巴癌。对此,一家人都吓住了,他也沉默了。赵清和以往一样,不想向他隐瞒实情。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他,这一次,仿佛对死亡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随着个别好友惊悉此讯,消息不胫而走,随后媒体也发布他病危的报道,来自各方面的轰轰烈烈的关爱就涌来了。

在他住院期间,每天来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时常有人群围着病房,成都华西医院楼下更是一拨一拨地来人,不仅成都等地,重庆也来了很多人。

有多少友人、弟子送来情谊,甚至还有许多陌生人接连涌到医院探望他,以至病房门前时不时拥堵,医院不得不天天派人阻拦,门上也贴上“温馨吿示”。医生、营养师也主动关心指导治疗和饮食调理。还有他昔日的老少学生都坚持要留守病房,每天照顾他如待亲生父亲。

在杜泳樵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荣小鹏一直在医院悉心陪伴照料,夜晚就睡在病床边的地板上,真诚表达了对恩师的一片敬意,见此情景的人都赞叹:“这个学生太好了,就像孝子一样!”

与此同时,还有好多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弟兄姊妹为他祷告:美国、英国、西班牙、韩国……他听说后流泪了。

赵清动情地回忆道:

我的几个大学同窗本来都身负工作重任,在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里,竟每日为他轮流送饭,有的还给他买衣服、做头巾。他一发生不好状况时,她们都掉泪,还跟我吵,因我在忙办画展的事。

她们把他当娃娃照看,而他从不说谢谢,他病房的其他5位病友都强烈羡慕他,以至于问我:“你们家怎么这么多姊妹?”是的,真的情同姊妹。当见他化疗掉头发,见我累得不成人形,她们都会悄悄掉泪。

当赵清提出要尽快为杜泳樵办一次画展(她认为只有这才是送给她先生的最好礼物),有关方面都竭力相助。四川美协安排的展览档期原本已满,硬是挤掉一个尚未交钱的展览,要求赵清在14天内必须准备好,赵清表示拼命也要办到。四川美院本来应召开学术会议研究决定,结果免了一切程序,省美协也免了相关程序,大开绿灯。

赵清谈到筹备画展的许多感人情况:

筹办画展那14天,真令我终生铭记!我周围的朋友们纷纷自动加入,当晚就匆匆搭起草台班子,人喊我“赵总”, 听我指挥。广告、媒体、装裱、电话邀请(已来不及发请柬)、开幕式剪彩、签到等相关工作,以及为他预备急救措施等分组进行,迅速铺开。

那些天朋友们纷纷为我请假、熬夜、关门歇店,大家协同作战,进展速度惊人。全在拼命!甚至有人累倒大哭,有人病倒输液,然后又立刻返回……

我忙得两手无法吃饭,人给我喂黄瓜,我14天瘦14斤,人们都叫我赵铁人赵钢人。人们都说画展悲壮感人,而这个义务办展团队更让我感动万分,大家都说从没见过这种现象。

还有,我先生那些多年不见又天各一方的知名弟子们,接到办画展的电话或短信时都停下自己的工作纷纷赶来。除了成都高小华、何多苓、周春芽三位,其他人至少都10余年不见,哪里料到他们在文章中和接受采访时,还流露着那般真情。

直到临终,杜泳樵对自己的童年都保持着一种温柔而悲凉的回忆。他在病房吃东西特别怀旧,最想念的是故乡的零食,如麻花、油果子、米花糖、锅盔,喝酒要喝茅台,平常没吃过的最后要弥补要享受生活。

他在病床上打电话叫荣小鹏在重庆买红苕泡、砂胡豆、水豆豉和油炸豌豆粑,这些都是他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

通过这些途径,他好像完全返回了饱含他体温和情感的童年家园,他生命的终点就与起点重合了,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有很长一段时间,出于对健康的考虑,赵清都不许杜泳樵抽烟、喝酒。不过,在他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这一切都对他解禁了。于是,病房里有了他和荣小鹏喝酒划拳的声音。“将进酒呀你莫停呀……”声音虽然纤弱,却能让人听出那纤弱中的兴奋。

他也抽烟。不时听到他对荣小鹏说:“小荣,快把烟给我燃起哦。”荣小鹏就把烟给他点上,并习惯性地说上一句:“老师,你抽烟的话就莫吞进去哈。”杜泳樵就白荣小鹏一眼:“医生的话,只能听一半。”

有一天,他突然说想吃那种由小贩推着小车叫卖的蛋烘糕,刚好在场的女儿杜怡默马上自告奋勇跑出去买。但跑了一条街又一条街,有卖红薯的、卖糍粑的,就是没有卖蛋烘糕的,最后只得买了一些糍粑、麻糖。杜怡默失望地说:“爸爸,下次我再去找找吧。”“没关系,下次吧。”杜泳樵说。

多年来一直喜欢看武侠片的他,这时候又突然说想当个日本武士,于是赵清的朋友程瑶就给他打了一条暗红色带子戴在头上。杜泳樵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武士像,开心地笑了。

这一段时间,与其说大家是在病房照顾一位老人,不如说大家是在照顾一个孩子——他的童心、他的纯真、他的干净……让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深受感染。

2007年6月20日凌晨6点,杜泳樵在华西医院住院大楼与世长辞,时年73岁。临终前,他声音微弱地叮嘱赵清:“记住,要给植物浇水,不然它们好口渴,太可怜了!”这是他留在人世的最后心声。

人们给了杜泳樵应得的高尚礼遇。殡仪馆外长长的通道两侧,排满了缤纷的花圈、花篮和杜先生的精彩生活照及作品图片,散发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悼念厅门外池塘的莲花安静地躺着,门内的杜先生也安静地躺着。他面容非常平和,身上放着十字架,他像基督一样平静地面对死亡,超越死亡,进入了天国。佩戴白花的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走进肃穆典雅的悼念厅,参加庄重的悼念仪式。

悼念厅内挂着一副由武辉夏撰稿、毛钧光书写的挽联:

沧桑笑看,先生高咏流觞,三叹出云岫;

意气纵横,大师深情敷彩,一绝伴月华。

——名录千秋

四川美院代表画界同仁给予杜泳樵热情的赞颂和中肯的评价:

“杜泳樵先生作为当代著名的油画家,他的艺术成果在全国有着重要的影响和地位,他的作品亦深受海外人士的喜爱。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便以蜚然的艺术创作成就饮誉全国。

“杜泳樵先生作为老一辈艺术家、教授,为人谦和、崇朴实、行直道、守忠诚、近人情。先生所展现出的人格魅力和艺术才华为一代又一代学生崇尚,先生一向以纯正地道的油画语言和色彩上的非凡造诣著称于世,影响了整整几代人的成长。他热爱教育事业、忠诚敬业、诲人不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

“杜泳樵先生的人格魅力和艺术成就,将与天地同在,成为一代又一代川美人艺术追求的楷模。”

杜泳樵的一位从北京赶来的老同学感慨:我们班的同学临死的时候,没人能享受杜泳樵这样高规格的待遇,最后的画展那么轰动,死后的追悼会那么隆重,那么多同行和徒子徒孙从四面八方涌来。

对于一个画家而言,这种缅怀方式的确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但对于杜泳樵来说,周围人们在他弥留之际给他的爱,才是最珍贵的最高待遇。这种待遇甚至延续到他过世之后——

赵清动情地说道:

杜老师去世后,我开始编他的画册,需要很多人的回忆参与,我原以为“人一死茶就凉”,没想到很多朋友伸出手给予了热情关怀,万一宾、王以时、秦明先生等给了莫大的支持帮助。

我见水天中先生的博客上说杜泳樵的油画当属中国一流,我就请朋友委托水先生为杜写评论,还给他寄上稿酬,但他拒收,来信称:“为写评这一点我得谢谢你,我与杜先生生前未能晤谈,现在对他的艺术,我应该做些事情,至少是感情上的一点弥补。”

在他去世之后,我还不断接到他昔日的弟子们发来的怀念文章,和为他制作的DV。

特别是他的传记作者,未经我邀约,就默默投入到写作之中。他年岁不轻,耗费两年多时间奔走于成、渝等地,连续采访了近百人,深切感受到许多受访者对他的莫大感激,甚至有时受访者和他含泪相觑。当他的家乡都江堰遭地震受灾后,他得知许多受访者纷纷打电话关心他的安危,他更是深受震动。他明白,这些情状莫不是因为他身上托付着他们的心愿……

赵清不胜感慨:如果说收获爱是这世上最大的幸运的话,我而今极目四望,那么我今生所见过的人中间,的确再无一人能及杜泳樵的幸运,所以他有福了!

是的,他最终的收获是圆满的。

在天国那纯净的山水间,泳樵先生可以悠然“泳樵”了。

杜泳樵油画▼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发源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