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辉夏谈杜泳樵——王继鼎 选编
<

武辉夏谈杜泳樵——王继鼎 选编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1-11


编者按:

我与杜泳樵是老朋友,自2000年起他陆续对我讲述他的一生经历,我觉得很有味道,两年内我写成《杜泳樵自述》。

后来,我被杜泳樵的最后画展和住院及追悼会的罕见场面震撼,觉得仅有他个人的自述,不能多视角全景式展现他精彩厚重的艺术人生,于是在杜泳樵去世后第二年,即2008 年2月,年届花甲的我八方奔波开始采访和写作杜泳樵传。

至今,在这10年过程中,我始终揣着一份沉甸甸的感动:除了杜泳樵崇高的艺术和人格,还有百名人士的真情讲述,一句句话语像一朵朵鲜花、一颗颗宝石,熠熠生辉。

这里选辑的是杜泳樵的挚友、著名画家和艺评家武辉夏先生的回忆片断。(2018年11月18日) 

(一)

在过去的岁月,我同杜泳樵在重庆枇杷山公园和动物园相处的日子是同病相怜,互给温暖,互相支持,因为我的际遇同他几乎一样。我和他都在思考:社会怎么了?人性怎么了?我们的祖国怎么了?作为画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在内心描绘真善美,描绘灿烂,描绘内心期望的宁静,和谐与美好。

我经常讲,不是疯疯颠颠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昏头昏脑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糊里糊涂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丢三落四的不能当艺术家,不好色的人就当不了艺术家。爱颜色,爱美,爱自然。

这段话就是我在杜泳樵身上看到的和总结的。杜泳樵天真幼稚、恍兮惚兮、令人忍俊不禁的故事很多。

(二)

70年代初的一天晚上,杜泳樵在南山的山顶上同我乘凉,指着夜空中的星星突然对我说:“那些星星上面有生命没有?有斗争没有?有战争没有?”我说:“不知道。”然后,他沉默了一下说:“地球上有时很脏。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能像我俩一样友善呢?”我无语。

(三)

记得那是1981年秋雨绵绵的季节。一天,我和泳樵兄相约,下午在中山公园长亭茶馆喝茶。来时,他把伞放在茶桌旁一个靠雨窗的墙下,天气阴沉,我俩聊天,聊地,聊人生,聊艺术,不觉已是黄昏。该回去了,此时还是小雨淅沥,略有些风。我俩起身,各自打伞回家。

走了一段路,回头招呼还在思考一个生命话题的杜泳樵,不禁失声叫了起来,杜老师你拿的啥子东西哟,他恍然大悟,我随即大笑起来,几乎捧腹摔倒。

原来,杜老师顺手拿的是一个痰盂盖盖。因为他来的时候把伞放在一个用木头做的方盒痰盂旁边,他居然拿错了。周围的行人也笑倒了一大片。杜老师向那些陌生的朋友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就是泳樵兄。也只有他才这么昏。

(四)

我再讲一个笑话,可谓经典。

那时杜泳樵的夫人周德煜是重庆话剧团的演员,因此,杜老师每次进城大都住在枇杷山话剧团宿舍里。杜老师痴迷画画,一天到晚想的是色彩纷飞,所以在生活方面无能到弱智的地步。周德煜深知这点,婚后总把杜老师当可爱的小傻瓜来带。杜老师在家画画,周德煜每次出门都会千叮万嘱。然而杜老师还是经常出错。

一次,周德煜有事出去,时间有点久,杜老师画累了,便出门上锁,到外面吃了一碗小面,回来见门关着,便坐在台阶上等夫人回来。天黑尽了,有些冷,杜老师蜷缩着身子,像一块石头抵到门前。

终于,周德煜回来了,说:老杜,这么冷你怎么坐在外面?杜泳樵哭丧着脸回道:我没有钥匙,进不了门。周德煜说,你画画时我不是将钥匙放在你口袋里了吗?还重复了几次生怕你耳性差,记不住。杜老师一摸口袋,钥匙真在他身上。他就自己拍打着脑壳,说:昏!昏!昏!

(五)

这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往事:

有一天,杜泳樵约我前往他家吃饭,我下班后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到了四川美院宿舍,已是黄昏时分,他还在家里画一组静物,调色板上的颜色已分不清红黄蓝了。杜老师完全凭感觉画画,我说开灯,他说不忙,窗外透过的微光正是他要捕捉的色调。

一会儿,天已黑尽,当我打开电灯一看,他这幅静物的色彩在蓝色调中的那些玫瑰色、紫灰色是如此迷人,一点亮黄和一点翠绿像宝石一样泛着奇异的光彩。我不禁叫道:“杜老师,我太崇拜你了!”

(六) 

我在杜泳樵那儿画画时,常被他对色彩的敏锐天赋和独到理念而深深折服。

他说,辉夏,你看那块墙的颜色是什么?我说是白墙。他说那是一块彩色的墙。我说是白色的墙,不是彩色的,你眼花了吗?不,他说你仔细看,分析的看,这片墙的白色中有各种关系色,光源色,邻近色,还有心里的理想色。绝不是纯粹的净白色。

他说,一个画面的暗部也不全是黑色,也有极其丰富的色彩,有反光,也有各种关联的色彩关系。所有的色彩关系构成和谐的灰色调,有强弱,有比较,有亮灰,有暗灰,有某种主体色构成的冷灰,暖灰,有绿灰,有蓝灰等等,这就是丰富的色调中的纯色,所以画面形成和谐的音色,非常美。

他还说,黑白灰,也不仅仅是三个色度的简单关系,三色中去掉灰,就是黑白;去掉白,灰和黑的灰就是白;去掉黑,灰和白的灰就是黑。黑白灰的浓淡深浅的不同就会形成更丰富的色彩关系,既单纯,又复杂,既复杂又单纯。

他又说,点线面也如此分析,解析。把这些各种线面的关系,黑白的关系,色彩的关系,用画家独到的眼光、技巧、理念,出神入化的去处理画面,会达到不同凡响的效果。

杜泳樵在画油画的时候,也在研习国画,而且画得非常自如,他不同于西方绘画,始终把中国画大写意的理念和技法融入到他油画的色块之中,可以说他的油画就是写意油画,是别具一格的中国式油画。

他画的油画创作始终有一种淡淡的郁悒,有一种内在的激情,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诗意,有一种强烈的美的渴望。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的列维坦。

(七)

美好的风景往往是为平庸的艺术家准备的,平凡的风景往往是为伟大的艺术家准备的。

在沙漠中,很多人看到的是单调,乏味,枯燥,但是伟大的诗人王维却写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壮丽的诗句来。真正的艺术家不是靠猎奇来创作的,而是在平凡的生活中去感悟,去发现美,创造美。

杜泳樵老师就是这样的艺术家。他经常到我工作的动物园玩。动物园有一个后山,很僻静,有一大片夹竹桃林,开的白花形状很一般,是很多画家不屑一顾的林花。然而杜泳樵却说太美了,他要来写生,每次都是我陪着他上山,静静的画夹竹桃,有时天天来。

他画早晨的夹竹桃,黄昏时的夹竹桃,夕阳下的夹竹桃,画得很忘情,画得很痴迷。我通过陪他画夹竹桃,也感受到杜老师那种审美的敏感和在平凡的风景中如何捕捉到美,并用心去画出常人感受不到的那种能让人触动心灵的美。

(八) 

有人说纯粹的艺术家是艺术家的最高境界。人们都认为杜泳樵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我完全赞同。

梵高一生把艺术看成宗教,因为痴迷艺术的崇高而狂热。他把艺术做到极致,因为超前,因为曲高和寡,当时的人认识不到他的艺术价值,所以贫困,所以被世界冷漠。他一生没有真正卖出一幅作品。

按照现在世俗热捧的说法,一幅画的价格卖出天价就是大画家,梵高的价值又怎么看呢?真正的大师因专注于创作,他不懂得宣传,包装,策划,炒作,更没有好的机遇,甚至被视为怪异。但是,伟大的艺术家的价值不属于他个人,梵高在短暂的生命中创造的辉煌终被我们认识,他为人类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在艺术上,杜泳樵就是普罗米修士。艺术就是他的宗教。他一生的灿烂就像他调色板上的绚丽色彩一样,他的艺术价值,我坚信,会愈来愈被更多的人认识到。因为他的艺术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都是精湛。他是真正的色彩大师,会让我们永远记住。

(九)

我感觉杜泳樵郁闷压抑、多愁善感像林妹妹。他画的画总是有一种郁悒清冷的诗意和灿烂强烈的生命律动相融的气息。他的作品,总的说来,很有俄罗斯列维坦的情调。杜老师是画家,更像一位田园牧歌抒情诗人。

(十)

杜泳樵在学校长期受压抑,到外面接触我们社会上的朋友,像见到了阳光。

(十一)

有一次,去南山杜泳樵的蜗居玩,天有些阴冷潮湿,我们漫步在小树林中,满地落叶,杜泳樵说:“辉夏,我惹不起他们躲得起,在这儿我得到放松,得到宁静,落叶那种枯黄的美始终让我内心产生一种欢欣的激情。我喜欢冷灰色的静,也喜欢枯黄色的亮,那是一种生命的燃烧和律动。”

(十二)

我素来知道,杜泳樵在宣传自已方面一直很懒惰,看到他1995年退休离开美院时带着决绝态度,我就去劝说:杜老师,你不能灰溜溜地走了,你一定要搞个展览,画个圆满的句号啊。

(十三)

在杜老师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当我从重庆赶到病房看望他时,他拉着我的手对我强调说:“我们不谈病痛,不谈生死,只谈艺术。”他还说:“你最了解我,下午的研讨会你要重点发言。”

(十四)

在杜老师追悼会上,厅内挂着一副由我撰稿、毛钧光书写的挽联:

沧桑笑看,先生高咏流觞,三叹出云岫;

意气纵横,大师深情敷彩,一绝伴月华。

——名录千秋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热门推荐

跑马观花"森"呼吸

游客踏春赏花

消费维权宣传进校园

春到侗乡采茶忙

胡夏化身校园学长

杨紫牛仔装扎出A4腰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武辉夏谈杜泳樵——王继鼎 选编

2019-01-11 10:46:37 来源: 0 条评论


编者按:

我与杜泳樵是老朋友,自2000年起他陆续对我讲述他的一生经历,我觉得很有味道,两年内我写成《杜泳樵自述》。

后来,我被杜泳樵的最后画展和住院及追悼会的罕见场面震撼,觉得仅有他个人的自述,不能多视角全景式展现他精彩厚重的艺术人生,于是在杜泳樵去世后第二年,即2008 年2月,年届花甲的我八方奔波开始采访和写作杜泳樵传。

至今,在这10年过程中,我始终揣着一份沉甸甸的感动:除了杜泳樵崇高的艺术和人格,还有百名人士的真情讲述,一句句话语像一朵朵鲜花、一颗颗宝石,熠熠生辉。

这里选辑的是杜泳樵的挚友、著名画家和艺评家武辉夏先生的回忆片断。(2018年11月18日) 

(一)

在过去的岁月,我同杜泳樵在重庆枇杷山公园和动物园相处的日子是同病相怜,互给温暖,互相支持,因为我的际遇同他几乎一样。我和他都在思考:社会怎么了?人性怎么了?我们的祖国怎么了?作为画家,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在内心描绘真善美,描绘灿烂,描绘内心期望的宁静,和谐与美好。

我经常讲,不是疯疯颠颠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昏头昏脑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糊里糊涂的不能当艺术家,不是丢三落四的不能当艺术家,不好色的人就当不了艺术家。爱颜色,爱美,爱自然。

这段话就是我在杜泳樵身上看到的和总结的。杜泳樵天真幼稚、恍兮惚兮、令人忍俊不禁的故事很多。

(二)

70年代初的一天晚上,杜泳樵在南山的山顶上同我乘凉,指着夜空中的星星突然对我说:“那些星星上面有生命没有?有斗争没有?有战争没有?”我说:“不知道。”然后,他沉默了一下说:“地球上有时很脏。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不能像我俩一样友善呢?”我无语。

(三)

记得那是1981年秋雨绵绵的季节。一天,我和泳樵兄相约,下午在中山公园长亭茶馆喝茶。来时,他把伞放在茶桌旁一个靠雨窗的墙下,天气阴沉,我俩聊天,聊地,聊人生,聊艺术,不觉已是黄昏。该回去了,此时还是小雨淅沥,略有些风。我俩起身,各自打伞回家。

走了一段路,回头招呼还在思考一个生命话题的杜泳樵,不禁失声叫了起来,杜老师你拿的啥子东西哟,他恍然大悟,我随即大笑起来,几乎捧腹摔倒。

原来,杜老师顺手拿的是一个痰盂盖盖。因为他来的时候把伞放在一个用木头做的方盒痰盂旁边,他居然拿错了。周围的行人也笑倒了一大片。杜老师向那些陌生的朋友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就是泳樵兄。也只有他才这么昏。

(四)

我再讲一个笑话,可谓经典。

那时杜泳樵的夫人周德煜是重庆话剧团的演员,因此,杜老师每次进城大都住在枇杷山话剧团宿舍里。杜老师痴迷画画,一天到晚想的是色彩纷飞,所以在生活方面无能到弱智的地步。周德煜深知这点,婚后总把杜老师当可爱的小傻瓜来带。杜老师在家画画,周德煜每次出门都会千叮万嘱。然而杜老师还是经常出错。

一次,周德煜有事出去,时间有点久,杜老师画累了,便出门上锁,到外面吃了一碗小面,回来见门关着,便坐在台阶上等夫人回来。天黑尽了,有些冷,杜老师蜷缩着身子,像一块石头抵到门前。

终于,周德煜回来了,说:老杜,这么冷你怎么坐在外面?杜泳樵哭丧着脸回道:我没有钥匙,进不了门。周德煜说,你画画时我不是将钥匙放在你口袋里了吗?还重复了几次生怕你耳性差,记不住。杜老师一摸口袋,钥匙真在他身上。他就自己拍打着脑壳,说:昏!昏!昏!

(五)

这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往事:

有一天,杜泳樵约我前往他家吃饭,我下班后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到了四川美院宿舍,已是黄昏时分,他还在家里画一组静物,调色板上的颜色已分不清红黄蓝了。杜老师完全凭感觉画画,我说开灯,他说不忙,窗外透过的微光正是他要捕捉的色调。

一会儿,天已黑尽,当我打开电灯一看,他这幅静物的色彩在蓝色调中的那些玫瑰色、紫灰色是如此迷人,一点亮黄和一点翠绿像宝石一样泛着奇异的光彩。我不禁叫道:“杜老师,我太崇拜你了!”

(六) 

我在杜泳樵那儿画画时,常被他对色彩的敏锐天赋和独到理念而深深折服。

他说,辉夏,你看那块墙的颜色是什么?我说是白墙。他说那是一块彩色的墙。我说是白色的墙,不是彩色的,你眼花了吗?不,他说你仔细看,分析的看,这片墙的白色中有各种关系色,光源色,邻近色,还有心里的理想色。绝不是纯粹的净白色。

他说,一个画面的暗部也不全是黑色,也有极其丰富的色彩,有反光,也有各种关联的色彩关系。所有的色彩关系构成和谐的灰色调,有强弱,有比较,有亮灰,有暗灰,有某种主体色构成的冷灰,暖灰,有绿灰,有蓝灰等等,这就是丰富的色调中的纯色,所以画面形成和谐的音色,非常美。

他还说,黑白灰,也不仅仅是三个色度的简单关系,三色中去掉灰,就是黑白;去掉白,灰和黑的灰就是白;去掉黑,灰和白的灰就是黑。黑白灰的浓淡深浅的不同就会形成更丰富的色彩关系,既单纯,又复杂,既复杂又单纯。

他又说,点线面也如此分析,解析。把这些各种线面的关系,黑白的关系,色彩的关系,用画家独到的眼光、技巧、理念,出神入化的去处理画面,会达到不同凡响的效果。

杜泳樵在画油画的时候,也在研习国画,而且画得非常自如,他不同于西方绘画,始终把中国画大写意的理念和技法融入到他油画的色块之中,可以说他的油画就是写意油画,是别具一格的中国式油画。

他画的油画创作始终有一种淡淡的郁悒,有一种内在的激情,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诗意,有一种强烈的美的渴望。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的列维坦。

(七)

美好的风景往往是为平庸的艺术家准备的,平凡的风景往往是为伟大的艺术家准备的。

在沙漠中,很多人看到的是单调,乏味,枯燥,但是伟大的诗人王维却写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壮丽的诗句来。真正的艺术家不是靠猎奇来创作的,而是在平凡的生活中去感悟,去发现美,创造美。

杜泳樵老师就是这样的艺术家。他经常到我工作的动物园玩。动物园有一个后山,很僻静,有一大片夹竹桃林,开的白花形状很一般,是很多画家不屑一顾的林花。然而杜泳樵却说太美了,他要来写生,每次都是我陪着他上山,静静的画夹竹桃,有时天天来。

他画早晨的夹竹桃,黄昏时的夹竹桃,夕阳下的夹竹桃,画得很忘情,画得很痴迷。我通过陪他画夹竹桃,也感受到杜老师那种审美的敏感和在平凡的风景中如何捕捉到美,并用心去画出常人感受不到的那种能让人触动心灵的美。

(八) 

有人说纯粹的艺术家是艺术家的最高境界。人们都认为杜泳樵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我完全赞同。

梵高一生把艺术看成宗教,因为痴迷艺术的崇高而狂热。他把艺术做到极致,因为超前,因为曲高和寡,当时的人认识不到他的艺术价值,所以贫困,所以被世界冷漠。他一生没有真正卖出一幅作品。

按照现在世俗热捧的说法,一幅画的价格卖出天价就是大画家,梵高的价值又怎么看呢?真正的大师因专注于创作,他不懂得宣传,包装,策划,炒作,更没有好的机遇,甚至被视为怪异。但是,伟大的艺术家的价值不属于他个人,梵高在短暂的生命中创造的辉煌终被我们认识,他为人类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在艺术上,杜泳樵就是普罗米修士。艺术就是他的宗教。他一生的灿烂就像他调色板上的绚丽色彩一样,他的艺术价值,我坚信,会愈来愈被更多的人认识到。因为他的艺术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都是精湛。他是真正的色彩大师,会让我们永远记住。

(九)

我感觉杜泳樵郁闷压抑、多愁善感像林妹妹。他画的画总是有一种郁悒清冷的诗意和灿烂强烈的生命律动相融的气息。他的作品,总的说来,很有俄罗斯列维坦的情调。杜老师是画家,更像一位田园牧歌抒情诗人。

(十)

杜泳樵在学校长期受压抑,到外面接触我们社会上的朋友,像见到了阳光。

(十一)

有一次,去南山杜泳樵的蜗居玩,天有些阴冷潮湿,我们漫步在小树林中,满地落叶,杜泳樵说:“辉夏,我惹不起他们躲得起,在这儿我得到放松,得到宁静,落叶那种枯黄的美始终让我内心产生一种欢欣的激情。我喜欢冷灰色的静,也喜欢枯黄色的亮,那是一种生命的燃烧和律动。”

(十二)

我素来知道,杜泳樵在宣传自已方面一直很懒惰,看到他1995年退休离开美院时带着决绝态度,我就去劝说:杜老师,你不能灰溜溜地走了,你一定要搞个展览,画个圆满的句号啊。

(十三)

在杜老师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当我从重庆赶到病房看望他时,他拉着我的手对我强调说:“我们不谈病痛,不谈生死,只谈艺术。”他还说:“你最了解我,下午的研讨会你要重点发言。”

(十四)

在杜老师追悼会上,厅内挂着一副由我撰稿、毛钧光书写的挽联:

沧桑笑看,先生高咏流觞,三叹出云岫;

意气纵横,大师深情敷彩,一绝伴月华。

——名录千秋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陈发源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