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慧馨:94岁京剧演员的赤子心
<

席慧馨:94岁京剧演员的赤子心

来源:华龙网-重庆晨报2019-01-30

席慧馨近照。 上游新闻记者 张锦旗 摄

人物档案

席慧馨,京剧演员,工青衣,擅《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等梅派经典。

1925年生于江苏兴化,9岁学艺,12岁与梅兰芳同台;

1949年辗转来到四川万县,加入京剧名家潘月樵之子潘鼎新的“荣联剧社”;

1951年10月1日,万县市京剧团成立,26岁的她被任命为副团长。

“活了几十年,我现在是最高兴的,冻不着、饿不着,住在高楼大厦,电灯电话,每天看看长江,多美啊。”94岁的席慧馨拉着记者的手,轻声念叨着。虽然晚年塌中(戏曲行话,原本嗓子好的演员忽然嗓子坏掉)嗓音略沙哑,一口京腔却还地道,颇有韵味。

因为2018年初签署了遗体捐献,席慧馨的平静生活忽然被打破。“一把年纪还出这样一个名,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席慧馨微微低头,“我只是在琢磨这把老骨头还能对党、对人民有什么价值,偶然听说了遗体还能捐献,于是说做就做了,刚好入党也60年了,党培养了我,我应该最后做点什么。”

同台梅兰芳

“挨他那么近,我也不激动”

旧社会唱戏的艺人,往往来自贫穷家庭,席慧馨也是这样。“小时候家里很穷,我父亲是船上打铁的,常年在江河流动,母亲小孩多,这样我被送出去收养了。”养父孙传庭在戏班子唱戏,老生老旦都能对付,席慧馨耳濡目染,9岁正式开蒙,入了梨园行。

“那时小戏班子都要互相搭着唱戏,经常要各地游走,12岁时我们在武汉,刚好梅兰芳先生也来演出,养父就被梅剧团请去搭戏,我记得是在汉口民众乐园里面,当时演老生的还有奚啸伯,后来呢我也有了机会跟梅先生同台。”

这段往事,在梅兰芳后来的回忆文章《新汉口》中也有提及,“第四次(来汉口),一九三七年,又是在汉口大舞台,老生仍旧是奚啸伯。”

12岁的小姑娘能跟大师演出什么花样?席慧馨笑了,“我仅仅是走过场,一句唱词也没有的。先是《贵妃醉酒》,剧团人不够,需要演宫女的,我大概比较机灵,被选了进去,这个戏嘛我看一看就知道怎么演,不说话,拿着宫灯跟着走就成,本来我在最后一个,那管事的看我聪明,就让我走第一个,打头阵啦,我很高兴。后来再唱《花木兰》,梅先生演花木兰,我就演他弟弟花木棣,我们挨得更近了,有时他还拍拍我肩膀,可惜也没台词啊。”

聊起这段往事,老太太脸上跳动的神采如少女般可爱,“你问我紧张不?我可从小就没紧张过,哪怕第一次登台也无所谓的,因为我看戏多啊,在戏班子长大,当然我也知道梅先生是个角儿,但也没什么可激动的,本来年纪也小,而且那个时候角儿太多啦!”

同台演出的经历让席慧馨从此喜欢上了梅派,“隔得那么近,我其实也没特意去观察他的唱念做打,但我喜欢他的路子,一开始学戏我养父教唱腔,西皮二黄反二黄几个腔都是固定的,梅派唱腔很舒服很优美,扮相大方,很不一样。后来就经常听他的唱片,可我买不起啊,就去马路上听商店播放,站在路边听得入神,暗自揣摩,学习梅派。”

淡看名与利

“自掏腰包为剧团买道具”

“原本我不姓席,养父为我取名孙艳芳,因为在婚姻一事上的冲突,他把我扫地出门,后来我才随了丈夫席上宾的姓,慧馨两字也是上宾的父亲取的。席上宾是我们同行,很有才气。”

婚后夫妻俩依然搭班演戏。1949年,两人经水路从宜昌入川,辗转来到重庆。中间虽然历经坎坷,好在都挺了过来。最后,夫妻俩坐船来到万县,潘月樵的公子潘鼎新在那里有个剧团,就投奔他讨生活。

1950年,潘鼎新和原“荣联剧社”的演员们组成“新声京剧社”。1951年“新声京剧社”正式被政府接管,改为“万县市京剧团”,潘鼎新被任命担任团长,26岁的席慧馨被任命为副团长。心怀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她的人生,就此翻开了新篇章。

“我主要配合潘鼎新,他抓业务,我管经济。”席慧馨笑道,其实自己也是挂名,“我一窍不通算不来账的,好像我对钱一直无所谓,在家有养父,结婚了有爱人管账。我算不来账,又嫌报账麻烦,团里买什么道具之类嘛我就自己贴钱,还好解放后我们收入比较高,上宾的薪水90块,我有120块。”

“席老师为剧团贴钱的事情,后来我入团都还经常有。”重庆市剧协主席程联群曾随席慧馨开蒙学戏,她向记者回忆,“老先生们都知道,那时席老师分管行政工作,平时为剧团添置小道具、小用品这样的事情,她都是自己掏腰包。不但如此,对那些经济困难的同事的借钱请求,她都是来者不拒。”

程联群如今也是重庆市京剧团党总支书记,她还提到了席慧馨的一次特殊党费,“上世纪70年代后期,组织上落实干部政策,给席老师补发了3600元工资,结果她想都没想就交给了组织,她说这是特殊党费。”

女儿席学红笑着嗔怪,母亲处理这件事没让家里知道,事后她还有些不痛快,“这笔钱当时不是小数目,可以在万县买两套像模像样的住房呢,妈妈要交总该商量一下嘛。”她还装作抱怨,“妈妈年纪大了搬来一起住,交给我的存折上只有600元,钱都去哪儿啦?”

席慧馨听了微微嘟嘴,似乎想辩解,“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本身不用多想,你全都给他他反而什么都不干,一定要让他知道钱来之不易,你得费力气想办法,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嘛。”

席慧馨说,身后把遗体捐献,可能是她能为党和人民做的最后贡献。“现在老家江苏那边就剩下一个小妹妹了,没什么挂念了,就等实现这最后的心愿。”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赵欣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小屏论|元宵

“流浪地球”历险者

别离只为更好的团圆

躲在闹市之中歇口气

热门推荐

海棠花开 春意渐浓

见证春运

苗家民俗迎元宵

青菜头喜获丰收

《熊出没·原始时代》推了四川方言版

沈铁梅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演出赢得满堂彩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席慧馨:94岁京剧演员的赤子心

2019-01-30 06:30:00 来源: 0 条评论

席慧馨近照。 上游新闻记者 张锦旗 摄

人物档案

席慧馨,京剧演员,工青衣,擅《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等梅派经典。

1925年生于江苏兴化,9岁学艺,12岁与梅兰芳同台;

1949年辗转来到四川万县,加入京剧名家潘月樵之子潘鼎新的“荣联剧社”;

1951年10月1日,万县市京剧团成立,26岁的她被任命为副团长。

“活了几十年,我现在是最高兴的,冻不着、饿不着,住在高楼大厦,电灯电话,每天看看长江,多美啊。”94岁的席慧馨拉着记者的手,轻声念叨着。虽然晚年塌中(戏曲行话,原本嗓子好的演员忽然嗓子坏掉)嗓音略沙哑,一口京腔却还地道,颇有韵味。

因为2018年初签署了遗体捐献,席慧馨的平静生活忽然被打破。“一把年纪还出这样一个名,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席慧馨微微低头,“我只是在琢磨这把老骨头还能对党、对人民有什么价值,偶然听说了遗体还能捐献,于是说做就做了,刚好入党也60年了,党培养了我,我应该最后做点什么。”

同台梅兰芳

“挨他那么近,我也不激动”

旧社会唱戏的艺人,往往来自贫穷家庭,席慧馨也是这样。“小时候家里很穷,我父亲是船上打铁的,常年在江河流动,母亲小孩多,这样我被送出去收养了。”养父孙传庭在戏班子唱戏,老生老旦都能对付,席慧馨耳濡目染,9岁正式开蒙,入了梨园行。

“那时小戏班子都要互相搭着唱戏,经常要各地游走,12岁时我们在武汉,刚好梅兰芳先生也来演出,养父就被梅剧团请去搭戏,我记得是在汉口民众乐园里面,当时演老生的还有奚啸伯,后来呢我也有了机会跟梅先生同台。”

这段往事,在梅兰芳后来的回忆文章《新汉口》中也有提及,“第四次(来汉口),一九三七年,又是在汉口大舞台,老生仍旧是奚啸伯。”

12岁的小姑娘能跟大师演出什么花样?席慧馨笑了,“我仅仅是走过场,一句唱词也没有的。先是《贵妃醉酒》,剧团人不够,需要演宫女的,我大概比较机灵,被选了进去,这个戏嘛我看一看就知道怎么演,不说话,拿着宫灯跟着走就成,本来我在最后一个,那管事的看我聪明,就让我走第一个,打头阵啦,我很高兴。后来再唱《花木兰》,梅先生演花木兰,我就演他弟弟花木棣,我们挨得更近了,有时他还拍拍我肩膀,可惜也没台词啊。”

聊起这段往事,老太太脸上跳动的神采如少女般可爱,“你问我紧张不?我可从小就没紧张过,哪怕第一次登台也无所谓的,因为我看戏多啊,在戏班子长大,当然我也知道梅先生是个角儿,但也没什么可激动的,本来年纪也小,而且那个时候角儿太多啦!”

同台演出的经历让席慧馨从此喜欢上了梅派,“隔得那么近,我其实也没特意去观察他的唱念做打,但我喜欢他的路子,一开始学戏我养父教唱腔,西皮二黄反二黄几个腔都是固定的,梅派唱腔很舒服很优美,扮相大方,很不一样。后来就经常听他的唱片,可我买不起啊,就去马路上听商店播放,站在路边听得入神,暗自揣摩,学习梅派。”

淡看名与利

“自掏腰包为剧团买道具”

“原本我不姓席,养父为我取名孙艳芳,因为在婚姻一事上的冲突,他把我扫地出门,后来我才随了丈夫席上宾的姓,慧馨两字也是上宾的父亲取的。席上宾是我们同行,很有才气。”

婚后夫妻俩依然搭班演戏。1949年,两人经水路从宜昌入川,辗转来到重庆。中间虽然历经坎坷,好在都挺了过来。最后,夫妻俩坐船来到万县,潘月樵的公子潘鼎新在那里有个剧团,就投奔他讨生活。

1950年,潘鼎新和原“荣联剧社”的演员们组成“新声京剧社”。1951年“新声京剧社”正式被政府接管,改为“万县市京剧团”,潘鼎新被任命担任团长,26岁的席慧馨被任命为副团长。心怀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她的人生,就此翻开了新篇章。

“我主要配合潘鼎新,他抓业务,我管经济。”席慧馨笑道,其实自己也是挂名,“我一窍不通算不来账的,好像我对钱一直无所谓,在家有养父,结婚了有爱人管账。我算不来账,又嫌报账麻烦,团里买什么道具之类嘛我就自己贴钱,还好解放后我们收入比较高,上宾的薪水90块,我有120块。”

“席老师为剧团贴钱的事情,后来我入团都还经常有。”重庆市剧协主席程联群曾随席慧馨开蒙学戏,她向记者回忆,“老先生们都知道,那时席老师分管行政工作,平时为剧团添置小道具、小用品这样的事情,她都是自己掏腰包。不但如此,对那些经济困难的同事的借钱请求,她都是来者不拒。”

程联群如今也是重庆市京剧团党总支书记,她还提到了席慧馨的一次特殊党费,“上世纪70年代后期,组织上落实干部政策,给席老师补发了3600元工资,结果她想都没想就交给了组织,她说这是特殊党费。”

女儿席学红笑着嗔怪,母亲处理这件事没让家里知道,事后她还有些不痛快,“这笔钱当时不是小数目,可以在万县买两套像模像样的住房呢,妈妈要交总该商量一下嘛。”她还装作抱怨,“妈妈年纪大了搬来一起住,交给我的存折上只有600元,钱都去哪儿啦?”

席慧馨听了微微嘟嘴,似乎想辩解,“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本身不用多想,你全都给他他反而什么都不干,一定要让他知道钱来之不易,你得费力气想办法,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嘛。”

席慧馨说,身后把遗体捐献,可能是她能为党和人民做的最后贡献。“现在老家江苏那边就剩下一个小妹妹了,没什么挂念了,就等实现这最后的心愿。”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赵欣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张义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