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里的中华文脉③】元本在中国藏书与版刻中的重要价值

【古籍里的中华文脉③】元本在中国藏书与版刻中的重要价值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6-07

元本在中国藏书与版刻中具有重要价值,是与宋本相媲美的珍品,兼具学术性和艺术性双重价值。在学者和藏书家之中,谈到版本时往往“宋元”并称,甚至有学者认为元代刻书胜过宋代。清代著名藏书家吴骞名其藏书处曰“千元十架”,以与黄丕烈“百宋一廛”相匹敌,由此可看出其对所藏元本的重视。

元本的价值首先得益于版本多样。元代的书籍刊刻出版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官刻系统。蒙元灭金后,在燕京设编修所,于平阳设经籍所,袭承金代刻书之业;灭宋之后,又收罗江南图籍书版,在秘书监建立专门机构兴文署进行管理和印刷,以《资治通鉴》为开端,刊刻经、史、子各部书籍,终元一朝,未曾中断。此外,据历代流传的书籍来看,元代还有艺文监的广成局等刻书机构,负责蒙汉书籍的翻译出版;太医院的广惠局或医学提举司,主要刊刻医书;太史院的印历局刻印历法时宪书籍等。二是地方儒学机构刊刻系统。元代的各路书院、学校达二万余所,官方拨付学田予以供养,刻书事业为其主要文化活动之一,并且大多由名儒主持校订。因此,地方书院成为元代书籍出版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途径。地方书院刊刻内容较广泛,经、史、子、集均有涉猎,其中如九路儒学分刻的“十七史”、西湖书院刊刻的《文献通考》等,均为后世所推重,也是我们今天研究这些书籍最重要的版本之一。三是私刻系统。蒙古时期,原金代刻书中心平阳地区的私人出版活动继续进行,如现今国家图书馆所藏段子成家刻《史记》二家注本即是此时产物;元代统一南北之后,南方私人刻书尤为兴盛,形成了杭州、建阳等刻书中心。据清末民初叶德辉的不完全著录,即有四十家刻印的约九十种书籍,甚至出现了延续到明代的专业刻书家族,如刘氏翠岩精舍、余氏勤有堂、叶氏广勤堂等。元代私刻系统具有鲜明的商业化色彩,所刻书籍多为实用性的医学类、科举类或娱乐消遣性的小说戏曲等,内容丰富,在刊刻精美程度上则不及官刻,但其文献价值更为突出。

元刻本在具体书籍形态上也有着显著的特点:一是版面上,官刻本一般字大行疏,私刻本行紧字密,板框前期白口、中后期为黑口,以便于节省刻印时间。二是装帧上,元代书籍主要以包背装为主,较宋代流行的蝴蝶装、经折装更便于翻检,也是线装书装帧的直接源头。三是字体上,主要摹以赵孟頫体,秀丽飘逸,赏心悦目。如流传至今的元刻《大戴礼记注》《稼轩长短句》《清容居士集》等,皆是赵体上版的代表者,也有延续宋代刻书以欧体、颜体风气者;又私刻系统出版书籍尤其小说类书类,往往多用俗体字,以求速成谋利,如《乐府新编阳春白雪》《古今翰墨大全》《全相平话五种》等,将复杂的笔画进行简化,不少已经被现今简体字采纳。此外,与宋代及明清刻书不同的是,由于元代文化政策相对宽松,在刊印的书籍中并无避讳字体出现。

除刻本外,元代还在宋代基础上,对活字技术进行了改进。元大德年间的王祯发明出木活字,同时创造出“转轮排字盘”,又叫“韵盘”,用简单的机械,使寻字变得更加便利,提高了排字效率,减轻了劳动强度。王祯利用此技术进行了实践,刊印了《旌德县志》一书,并在其所著的《农书》中附录《造活字印书法》,详细记载了整个工艺过程。在此之后,在使用上,木活字印刷也成为了中国古代仅次于雕版印刷方式的图书出版方式。此外,元代还出现了套印技术,元顺帝(后)至元六年中兴路资福寺刊印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释》是现存最早的朱墨套印本书籍,经文红色,朱文黑色,图文并精。

由于元刻本的珍贵性,明清以来藏书家箧中架上以有宋本、元本为荣,遂使元本逐渐成为罕觏之物。到了清代,常有书贾为射利不惜伪造冒充元本,藏书家即便得到后世递修、翻刻本,也故意不察,视元本作架上之宝。随着图书馆时代的兴起,古籍善本进入了规范化管理阶段,同时得益于更便捷的现代出版印刷技术,元刻本书籍开始集中大规模地在世人面前展示其面貌。近代大出版家张元济、王云五等曾汇集当时藏书名家及各大图书馆所藏珍贵善本,予以影印出版《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其中有大量世所罕见的宋本、元本,通行于学人间,至今仍是重要的文史图籍。其后大型影印丛书如《续修四库全书》《四库存目丛书》等都收入了诸多元本,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图书馆组织出版的《中华再造善本》丛书,里面专有“金元编”一辑,从中外各典藏单位征集了金元时期刊刻的图书七百三十八部,撰写提要,影印出版,并宣纸线装,使古书重放光彩,真为“再造”,功莫大焉。另外,近代以来,藏书单位和藏书名家出版了诸多书影图录类书籍,如《故宫善本书影初编》《旧京书影》《铁琴铜剑楼宋金元本书影》《“国立中央图书馆”金元本图录》《中国版刻图录》《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以及各地图书馆所藏善本图录等,也让世人了解到了许多珍贵元本的信息。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古籍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目前,许多重要典藏单位如中国国家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日本内阁文库等,逐步在网络上公开所藏善本古籍扫描版本。其中,即有大量原色度高清扫描的元本,可以更好地利用元刻本为古籍整理事业服务,便于世人更细致地观察及利用。相信在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中,更大规模的古籍电子扫描版将会公布,元本也必将重新焕发生命力。(钟彦飞 杨亮)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古籍里的中华文脉③】元本在中国藏书与版刻中的重要价值

2019-06-07 12:13:25 来源: 0 条评论

元本在中国藏书与版刻中具有重要价值,是与宋本相媲美的珍品,兼具学术性和艺术性双重价值。在学者和藏书家之中,谈到版本时往往“宋元”并称,甚至有学者认为元代刻书胜过宋代。清代著名藏书家吴骞名其藏书处曰“千元十架”,以与黄丕烈“百宋一廛”相匹敌,由此可看出其对所藏元本的重视。

元本的价值首先得益于版本多样。元代的书籍刊刻出版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官刻系统。蒙元灭金后,在燕京设编修所,于平阳设经籍所,袭承金代刻书之业;灭宋之后,又收罗江南图籍书版,在秘书监建立专门机构兴文署进行管理和印刷,以《资治通鉴》为开端,刊刻经、史、子各部书籍,终元一朝,未曾中断。此外,据历代流传的书籍来看,元代还有艺文监的广成局等刻书机构,负责蒙汉书籍的翻译出版;太医院的广惠局或医学提举司,主要刊刻医书;太史院的印历局刻印历法时宪书籍等。二是地方儒学机构刊刻系统。元代的各路书院、学校达二万余所,官方拨付学田予以供养,刻书事业为其主要文化活动之一,并且大多由名儒主持校订。因此,地方书院成为元代书籍出版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途径。地方书院刊刻内容较广泛,经、史、子、集均有涉猎,其中如九路儒学分刻的“十七史”、西湖书院刊刻的《文献通考》等,均为后世所推重,也是我们今天研究这些书籍最重要的版本之一。三是私刻系统。蒙古时期,原金代刻书中心平阳地区的私人出版活动继续进行,如现今国家图书馆所藏段子成家刻《史记》二家注本即是此时产物;元代统一南北之后,南方私人刻书尤为兴盛,形成了杭州、建阳等刻书中心。据清末民初叶德辉的不完全著录,即有四十家刻印的约九十种书籍,甚至出现了延续到明代的专业刻书家族,如刘氏翠岩精舍、余氏勤有堂、叶氏广勤堂等。元代私刻系统具有鲜明的商业化色彩,所刻书籍多为实用性的医学类、科举类或娱乐消遣性的小说戏曲等,内容丰富,在刊刻精美程度上则不及官刻,但其文献价值更为突出。

元刻本在具体书籍形态上也有着显著的特点:一是版面上,官刻本一般字大行疏,私刻本行紧字密,板框前期白口、中后期为黑口,以便于节省刻印时间。二是装帧上,元代书籍主要以包背装为主,较宋代流行的蝴蝶装、经折装更便于翻检,也是线装书装帧的直接源头。三是字体上,主要摹以赵孟頫体,秀丽飘逸,赏心悦目。如流传至今的元刻《大戴礼记注》《稼轩长短句》《清容居士集》等,皆是赵体上版的代表者,也有延续宋代刻书以欧体、颜体风气者;又私刻系统出版书籍尤其小说类书类,往往多用俗体字,以求速成谋利,如《乐府新编阳春白雪》《古今翰墨大全》《全相平话五种》等,将复杂的笔画进行简化,不少已经被现今简体字采纳。此外,与宋代及明清刻书不同的是,由于元代文化政策相对宽松,在刊印的书籍中并无避讳字体出现。

除刻本外,元代还在宋代基础上,对活字技术进行了改进。元大德年间的王祯发明出木活字,同时创造出“转轮排字盘”,又叫“韵盘”,用简单的机械,使寻字变得更加便利,提高了排字效率,减轻了劳动强度。王祯利用此技术进行了实践,刊印了《旌德县志》一书,并在其所著的《农书》中附录《造活字印书法》,详细记载了整个工艺过程。在此之后,在使用上,木活字印刷也成为了中国古代仅次于雕版印刷方式的图书出版方式。此外,元代还出现了套印技术,元顺帝(后)至元六年中兴路资福寺刊印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注释》是现存最早的朱墨套印本书籍,经文红色,朱文黑色,图文并精。

由于元刻本的珍贵性,明清以来藏书家箧中架上以有宋本、元本为荣,遂使元本逐渐成为罕觏之物。到了清代,常有书贾为射利不惜伪造冒充元本,藏书家即便得到后世递修、翻刻本,也故意不察,视元本作架上之宝。随着图书馆时代的兴起,古籍善本进入了规范化管理阶段,同时得益于更便捷的现代出版印刷技术,元刻本书籍开始集中大规模地在世人面前展示其面貌。近代大出版家张元济、王云五等曾汇集当时藏书名家及各大图书馆所藏珍贵善本,予以影印出版《四部丛刊》《百衲本二十四史》,其中有大量世所罕见的宋本、元本,通行于学人间,至今仍是重要的文史图籍。其后大型影印丛书如《续修四库全书》《四库存目丛书》等都收入了诸多元本,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图书馆组织出版的《中华再造善本》丛书,里面专有“金元编”一辑,从中外各典藏单位征集了金元时期刊刻的图书七百三十八部,撰写提要,影印出版,并宣纸线装,使古书重放光彩,真为“再造”,功莫大焉。另外,近代以来,藏书单位和藏书名家出版了诸多书影图录类书籍,如《故宫善本书影初编》《旧京书影》《铁琴铜剑楼宋金元本书影》《“国立中央图书馆”金元本图录》《中国版刻图录》《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以及各地图书馆所藏善本图录等,也让世人了解到了许多珍贵元本的信息。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古籍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目前,许多重要典藏单位如中国国家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日本内阁文库等,逐步在网络上公开所藏善本古籍扫描版本。其中,即有大量原色度高清扫描的元本,可以更好地利用元刻本为古籍整理事业服务,便于世人更细致地观察及利用。相信在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中,更大规模的古籍电子扫描版将会公布,元本也必将重新焕发生命力。(钟彦飞 杨亮)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军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