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滨旧事:山城开埠百年记忆——解构"重庆近代史缩影"弹子石老街

南滨旧事:山城开埠百年记忆——解构"重庆近代史缩影"弹子石老街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8-07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8月7日11时讯(记者 陆睿 摄影报道)8月的第一个星期五,重庆长嘉汇弹子石老街。虽然不是节假日,老街上依旧人潮滚滚。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这条位于南岸区的老街,俨然成为重庆文化旅游的又一个热门打卡地——2018年6月1日,弹子石老街一开街,便获得了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授牌,成为全国首个以“开埠文化与城市九级坡地地貌”为主题获批的4A级景区。

老街新貌。记者 陆睿 摄

2019年6月,为期3天的“长嘉汇·第二届重庆南滨国际戏剧节”在老街拉开帷幕。戏剧节首日,重庆首个院落环境戏剧《再忆王家沱》在王家大院震撼首演。

两个月后的国庆节,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庆时刻就将到来。届时,老街又将掀起新一轮的“吸睛”高潮。

……

“大招”迭出之际,弹子石老街热度一路飙升。

然而,老街之于重庆文化的意义,却仍旧鲜有人知。

缘起:“西部水路门户第一家”

——一个家族和一条老街,合奏近代渝商文化“世纪强音”。

8月2日上午,弹子石老街王家大院,今年64岁的曹庞沛独自徘徊。

其他游客在忙着拍照,这个身材瘦削的老人却始终眯缝着眼,目光在大院刻满精美雕花的门楣和高大的封火墙上不断游移。

和别人不同,对曹庞沛而言,这条老街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景区。

因为这里曾是他的家。

作为南岸知名文化人,曹庞沛的身世颇有来头——他是王家大院大小姐王德懿的儿子。

曹庞沛。记者 陆睿 摄

“弹子石老街的龙门阵,缘起于将近两百年前……”提起家族和老街的渊源,曹庞沛的记忆就如滔滔长江奔涌而来——

话说湖广填四川期间,曹庞沛母亲王氏一族从华中西迁入渝。19世纪20年代,王氏族长王信文在长江南岸弹子石兴建了王家大院,王氏一族开始勃兴。后来,王信文又在弹子石创立了“万茂正”盐号。

从此,王氏族人聚居之地就开始被称作“王家沱”。

曹庞沛说:“‘万茂正’是一家集井盐加工、营销和物流于一体的‘全产业链’企业。他们从四川自贡购入井盐,经晒制加工之后,顺江而下行销华中各省。”

20多年前,曹庞沛曾向三峡博物馆专家请教过“万茂正”制盐工艺的问题。专家告诉他,西部地区传统制盐业多采用烘烤工艺,“万茂正”所采用的晒盐工艺可谓是“西部唯一”。生意风生水起,王家的日子也越过越滋润。他们在弹子石老街兴建了王家大院。这座当年的“弹子石第一豪宅”分为上院和下院。如今下院已不存,复建的上院就成了今天老街的主要景点“王家大院”。

在“万茂正”这个“龙头企业”带动下,王家大院附近吸引了大量工人和小商贩定居,逐渐形成了一条老街。从19世纪20年代王家大院建成开始,弹子石老街持续兴盛了整整一百年。19世纪90年代,王家产业达到鼎盛。彼时,“万茂正”在江边开辟了晒盐坝,从江边一直延伸到现在法国水师兵营的位置,相当于两个足球场。

法国水师兵营百年沧桑

然而,就在王氏家族鼎盛之际,一场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突然闯进了他们的生活。

碰撞:重庆看世界之“眼”

——弹子石老街是重庆近代化进程的起点和缩影。

上午9点30分,曹庞沛来到一个户外茶摊,要了一杯很浓的花茶。

老街新貌。记者 陆睿 摄

喝了一口茶,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飘忽:“1901年,日本人在王家沱建立租界——中国西部面向世界的大门,就在王家大院隔壁被硬生生撬开了……”

1890年,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重庆开放为商埠。1894年,清朝甲午战败,和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同意开放重庆、苏州、杭州、沙市为商埠。从此,日本和作为最惠国的西方列强获得了在重庆开埠的特权。随后几年里,英美德法日等国相继派军舰逆江而上,进驻重庆。在列强舰炮的威逼下,拥有3000年历史的中国内陆重镇重庆,就这样向世界敞开了大门。

作为重庆当时最主要的水埠之一,弹子石和朝天门一起,成为重庆近代化进程的重要支点。开埠之后,国际资本蜂拥而至,在重庆争相开设洋行、公司、工厂,开启了古老巴渝大地的近代化进程。

拥抱近代文明的同时,弹子石老街也感受到了屈辱和威胁——法国在弹子石建立水师兵营,用武力保障其在重庆的特权;日本在王家沱建立了四川唯一的租界,在这个“国中之国”里作威作福;一大批西式学校、医院、教堂和工厂、商号,也在弹子石遍地开花,又以此为原点,朝周边地区扩散开来……

弹子石老街和显赫一时的王氏家族,就此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兴衰:“无言之证”

——弹子石老街的历史告诉人们,家、城、国,从来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命运共同体。

距弹子石不远的南岸上新街,耸立着一座已经废弃的老楼。这座老楼,曾经是英国盐务办事处驻地。

开埠之后,英国在南岸设立盐务办事处,垄断整个四川的盐业贸易。

面对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一大批民族手工业陷入困境。“万茂正”也未能幸免。王家苦撑二十余年,终于不敌,被迫关闭了盐业项目。

“万茂正”倒闭后,王家晒盐坝变成了法国水兵嬉戏的排球场;曾行销各省的“重庆造”食盐也从此销声匿迹。

王氏家族就此衰落。

然而,苦难并没有放过弹子石。

“万茂正”倒闭近二十年后的一天,老街居民们惊恐地发现,江对岸的渝中半岛上空,突然出现了密如蝗虫的日本军机。它们投下冰雹般密集的炸弹,瞬间就把整个半岛变成了一座燃烧的炼狱……

重庆大轰炸开始了。

在随后的数年里,作为战时陪都的重庆遭到了猛烈轰炸,弹子石也不能幸免——包括著名道观玉皇观在内的一大批古建筑和民居毁于一旦,无数老街居民命丧黄泉。

……

腥风血雨中,饱受摧毁的老街似乎就要永远沉沦下去了。

重生:复兴路上“再忆王家沱”

——岁月辗转,当老街再次向世界敞开怀抱,她已经找到了最坚强的依靠。

傍晚,不少游客来到王家大院,咨询《再忆王家沱》购票事宜。

作为重庆首个院落环境戏剧,《再忆王家沱》由执导《又见平遥》《又见敦煌》及《武隆印象》的导演易硕倾情打造,从6月7日起持续上演,游客们每天19:45都可以到王家大院观看。

这台戏剧讲述了王氏家族创业、守业的百年艰辛历程,以及家族成员的爱恨情仇和家国情怀。

在提及为什么要讲述这个故事时,易硕表示:“渝商是重庆精神的缩影。我想通过这次尝试,让观众感受到重庆人的奋斗史。”

曹庞沛第一时间观看了这台戏。他说:“《再忆王家沱》把历史和现实有机融合了起来,很有代入感。”

《再忆王家沱》剧中,讲述了复旦才子曹越华和王家大小姐王德懿在烽火岁月中的美丽爱情。

曹庞沛,就是他们的儿子。

曹越华和王德懿的世纪爱情

“我父母在老街生活了半辈子。新中国成立后,作为当时稀缺的知识分子,他们在各自岗位上辛苦工作,为建设国家尽了一份力。”曹庞沛说。

改革开始那一年,两位老人光荣退休。

“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日子越过越好。爸妈晚年过得很幸福。”曹庞沛说,2018年弹子石老街开街,两位百岁老人应邀出席,并在老街百岁坊前留下了“世纪合影”。

2019年3月,101岁的曹越华去世。王德懿至今健在。

晚上7点,华灯初上。长嘉汇观景平台上,可见江对岸的朝天门及江北城彩灯炫动、光影缤纷。

流光溢彩之间,作为中国开放大动脉的长江也披上了彩绸,奔腾着一路东去,将崛起的中国和世界越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如此盛景,引无数游人争相驻足。

长嘉汇夜景。记者 陆睿 摄

随着看夜景的人群争相涌入,弹子石老街更加热闹。在观景平台上,摩肩接踵的人群高举相机,对准“朝天扬帆”重庆来福士大厦和光彩炫动的重庆大剧院一通猛拍。

人群之中,曹庞沛望着绝美江景,悠悠说道:“还有两个月就是国庆节了……”

说着,这位重庆市楹联学会副会长即兴吟诵了一副对联:“华夏新天,七旬伟业辉煌耀;江南故地,十景老街热爆游。”

横批是:“换了人间”。

(照片除署名外,由曹庞沛及南岸区委宣传部提供)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南滨旧事:山城开埠百年记忆——解构"重庆近代史缩影"弹子石老街

2019-08-07 11:18:47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8月7日11时讯(记者 陆睿 摄影报道)8月的第一个星期五,重庆长嘉汇弹子石老街。虽然不是节假日,老街上依旧人潮滚滚。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这条位于南岸区的老街,俨然成为重庆文化旅游的又一个热门打卡地——2018年6月1日,弹子石老街一开街,便获得了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授牌,成为全国首个以“开埠文化与城市九级坡地地貌”为主题获批的4A级景区。

老街新貌。记者 陆睿 摄

2019年6月,为期3天的“长嘉汇·第二届重庆南滨国际戏剧节”在老街拉开帷幕。戏剧节首日,重庆首个院落环境戏剧《再忆王家沱》在王家大院震撼首演。

两个月后的国庆节,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庆时刻就将到来。届时,老街又将掀起新一轮的“吸睛”高潮。

……

“大招”迭出之际,弹子石老街热度一路飙升。

然而,老街之于重庆文化的意义,却仍旧鲜有人知。

缘起:“西部水路门户第一家”

——一个家族和一条老街,合奏近代渝商文化“世纪强音”。

8月2日上午,弹子石老街王家大院,今年64岁的曹庞沛独自徘徊。

其他游客在忙着拍照,这个身材瘦削的老人却始终眯缝着眼,目光在大院刻满精美雕花的门楣和高大的封火墙上不断游移。

和别人不同,对曹庞沛而言,这条老街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景区。

因为这里曾是他的家。

作为南岸知名文化人,曹庞沛的身世颇有来头——他是王家大院大小姐王德懿的儿子。

曹庞沛。记者 陆睿 摄

“弹子石老街的龙门阵,缘起于将近两百年前……”提起家族和老街的渊源,曹庞沛的记忆就如滔滔长江奔涌而来——

话说湖广填四川期间,曹庞沛母亲王氏一族从华中西迁入渝。19世纪20年代,王氏族长王信文在长江南岸弹子石兴建了王家大院,王氏一族开始勃兴。后来,王信文又在弹子石创立了“万茂正”盐号。

从此,王氏族人聚居之地就开始被称作“王家沱”。

曹庞沛说:“‘万茂正’是一家集井盐加工、营销和物流于一体的‘全产业链’企业。他们从四川自贡购入井盐,经晒制加工之后,顺江而下行销华中各省。”

20多年前,曹庞沛曾向三峡博物馆专家请教过“万茂正”制盐工艺的问题。专家告诉他,西部地区传统制盐业多采用烘烤工艺,“万茂正”所采用的晒盐工艺可谓是“西部唯一”。生意风生水起,王家的日子也越过越滋润。他们在弹子石老街兴建了王家大院。这座当年的“弹子石第一豪宅”分为上院和下院。如今下院已不存,复建的上院就成了今天老街的主要景点“王家大院”。

在“万茂正”这个“龙头企业”带动下,王家大院附近吸引了大量工人和小商贩定居,逐渐形成了一条老街。从19世纪20年代王家大院建成开始,弹子石老街持续兴盛了整整一百年。19世纪90年代,王家产业达到鼎盛。彼时,“万茂正”在江边开辟了晒盐坝,从江边一直延伸到现在法国水师兵营的位置,相当于两个足球场。

法国水师兵营百年沧桑

然而,就在王氏家族鼎盛之际,一场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突然闯进了他们的生活。

碰撞:重庆看世界之“眼”

——弹子石老街是重庆近代化进程的起点和缩影。

上午9点30分,曹庞沛来到一个户外茶摊,要了一杯很浓的花茶。

老街新貌。记者 陆睿 摄

喝了一口茶,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飘忽:“1901年,日本人在王家沱建立租界——中国西部面向世界的大门,就在王家大院隔壁被硬生生撬开了……”

1890年,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重庆开放为商埠。1894年,清朝甲午战败,和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同意开放重庆、苏州、杭州、沙市为商埠。从此,日本和作为最惠国的西方列强获得了在重庆开埠的特权。随后几年里,英美德法日等国相继派军舰逆江而上,进驻重庆。在列强舰炮的威逼下,拥有3000年历史的中国内陆重镇重庆,就这样向世界敞开了大门。

作为重庆当时最主要的水埠之一,弹子石和朝天门一起,成为重庆近代化进程的重要支点。开埠之后,国际资本蜂拥而至,在重庆争相开设洋行、公司、工厂,开启了古老巴渝大地的近代化进程。

拥抱近代文明的同时,弹子石老街也感受到了屈辱和威胁——法国在弹子石建立水师兵营,用武力保障其在重庆的特权;日本在王家沱建立了四川唯一的租界,在这个“国中之国”里作威作福;一大批西式学校、医院、教堂和工厂、商号,也在弹子石遍地开花,又以此为原点,朝周边地区扩散开来……

弹子石老街和显赫一时的王氏家族,就此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兴衰:“无言之证”

——弹子石老街的历史告诉人们,家、城、国,从来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命运共同体。

距弹子石不远的南岸上新街,耸立着一座已经废弃的老楼。这座老楼,曾经是英国盐务办事处驻地。

开埠之后,英国在南岸设立盐务办事处,垄断整个四川的盐业贸易。

面对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一大批民族手工业陷入困境。“万茂正”也未能幸免。王家苦撑二十余年,终于不敌,被迫关闭了盐业项目。

“万茂正”倒闭后,王家晒盐坝变成了法国水兵嬉戏的排球场;曾行销各省的“重庆造”食盐也从此销声匿迹。

王氏家族就此衰落。

然而,苦难并没有放过弹子石。

“万茂正”倒闭近二十年后的一天,老街居民们惊恐地发现,江对岸的渝中半岛上空,突然出现了密如蝗虫的日本军机。它们投下冰雹般密集的炸弹,瞬间就把整个半岛变成了一座燃烧的炼狱……

重庆大轰炸开始了。

在随后的数年里,作为战时陪都的重庆遭到了猛烈轰炸,弹子石也不能幸免——包括著名道观玉皇观在内的一大批古建筑和民居毁于一旦,无数老街居民命丧黄泉。

……

腥风血雨中,饱受摧毁的老街似乎就要永远沉沦下去了。

重生:复兴路上“再忆王家沱”

——岁月辗转,当老街再次向世界敞开怀抱,她已经找到了最坚强的依靠。

傍晚,不少游客来到王家大院,咨询《再忆王家沱》购票事宜。

作为重庆首个院落环境戏剧,《再忆王家沱》由执导《又见平遥》《又见敦煌》及《武隆印象》的导演易硕倾情打造,从6月7日起持续上演,游客们每天19:45都可以到王家大院观看。

这台戏剧讲述了王氏家族创业、守业的百年艰辛历程,以及家族成员的爱恨情仇和家国情怀。

在提及为什么要讲述这个故事时,易硕表示:“渝商是重庆精神的缩影。我想通过这次尝试,让观众感受到重庆人的奋斗史。”

曹庞沛第一时间观看了这台戏。他说:“《再忆王家沱》把历史和现实有机融合了起来,很有代入感。”

《再忆王家沱》剧中,讲述了复旦才子曹越华和王家大小姐王德懿在烽火岁月中的美丽爱情。

曹庞沛,就是他们的儿子。

曹越华和王德懿的世纪爱情

“我父母在老街生活了半辈子。新中国成立后,作为当时稀缺的知识分子,他们在各自岗位上辛苦工作,为建设国家尽了一份力。”曹庞沛说。

改革开始那一年,两位老人光荣退休。

“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日子越过越好。爸妈晚年过得很幸福。”曹庞沛说,2018年弹子石老街开街,两位百岁老人应邀出席,并在老街百岁坊前留下了“世纪合影”。

2019年3月,101岁的曹越华去世。王德懿至今健在。

晚上7点,华灯初上。长嘉汇观景平台上,可见江对岸的朝天门及江北城彩灯炫动、光影缤纷。

流光溢彩之间,作为中国开放大动脉的长江也披上了彩绸,奔腾着一路东去,将崛起的中国和世界越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如此盛景,引无数游人争相驻足。

长嘉汇夜景。记者 陆睿 摄

随着看夜景的人群争相涌入,弹子石老街更加热闹。在观景平台上,摩肩接踵的人群高举相机,对准“朝天扬帆”重庆来福士大厦和光彩炫动的重庆大剧院一通猛拍。

人群之中,曹庞沛望着绝美江景,悠悠说道:“还有两个月就是国庆节了……”

说着,这位重庆市楹联学会副会长即兴吟诵了一副对联:“华夏新天,七旬伟业辉煌耀;江南故地,十景老街热爆游。”

横批是:“换了人间”。

(照片除署名外,由曹庞沛及南岸区委宣传部提供)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