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美丽乡村文艺秀”系列报道|幕后观察·从“穷得叮当响”到“全球响当当”——武隆文旅发展的“思”与“行”
在文旅产业的助推下,武隆实现了生态保护和脱贫攻坚的互促共进。

“重庆市美丽乡村文艺秀”系列报道|幕后观察·从“穷得叮当响”到“全球响当当”——武隆文旅发展的“思”与“行”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1-04

 2019年12月30日14点,武隆区羊角镇政府广场,“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暨重庆市美丽乡村文艺秀首场活动隆重举行。

精彩纷呈的专业表演、贴近农村的演出内容、改编自当地的原创节目……对现场观众而言,这场活动是田间地头尚属少见的“稀奇”和“闹热”,是岁末年终的一场文艺大“秀”。

文艺秀现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而对于区位相对偏僻、发展相对滞后的武隆而言,这场活动既是当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一场展现41万武隆人奋发进取、开拓创新的精神大“秀”——


“谋”:顶层设计绘蓝图

——区位、产业、资金、技术等“先天短板”,决定了偏远贫困山区要发展,一定不能简单复制别人的“寻常路”,而必须慧眼识途、找到一条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路径。


站在文艺秀舞台上,抬头望向正前方,可见一座山势苍劲的大山耸立于朵朵祥云间。

仙女山 重庆图库 李贤华

那就是享誉全国的旅游胜地——仙女山。

转过头望向舞台后方,就见缭绕的白云之上,另一座巨山赫然屹立。

那是同样闻名遐迩的白马山。

眺望云海大山,羊角镇党委书记杨涌笑道:“从‘看风景’的角度来说,羊角镇是块‘宝地’——往演出场地一站,就能‘一眼赏尽半个武隆’。”

白马山 资料图

言罢,他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从发展的角度来说,羊角镇也称得上武隆的缩影。”

杨涌的感概并不是空穴来风。

自古以来,距武隆城区仅14公里的羊角镇,就是乌江航道上重要的水路中转基地。

但就是这短短的14公里,却曾是当地群众心中“最遥远的距离”。

2016年,杨涌到羊角履新之初,就感受到了这种“距离”。

羊角老场镇 羊角镇政府供图

“羊角镇位于山区腹地,海拔高度从170米到1477米——地形高差大、群众居住极其分散,再加上以前道路条件差,导致交通不便、产业发展滞后。”杨涌说。

更火上浇油的是,羊角境内一个叫作“五里滩”的地方,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出现了岩体滑坡险患,严重威胁着老场镇及周边居民聚居点。

这就意味着,羊角朝阳村、青春村和羊角碛社区的七千多群众,时刻面临着危岩的巨大威胁!

2016年6月2日,一场暴雨袭击了羊角镇,五里滩上方的危岩险情加重,随时可能垮塌,七千多名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十万火急之下,武隆当地党委、政府决定:紧急启动应急避险搬迁!

接下来的六天六夜里,武隆相关部门和羊角镇党员干部昼夜不休,转战在五里滩搬迁区域,成功将1843户、7569名群众安全撤离。

五里滩遗址 羊角镇政府供图

脱离险境后,大部分搬迁群众被过渡安置到武隆城区、白马、土坎等地,经过一年多又才搬迁到位于土坎镇关滩村的羊角古镇新址。

然而,对羊角而言,仅仅完成了“生死大搬迁”,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

让搬迁群众过上更好的生活,就成了当地党委、政府的第一要务。

“困难千万重,到底要怎么发展?”在无数次镇领导班子会议上,在无数次进村入户调研的过程中,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杨涌和同事们心头。

这个疑问,也曾困扰整个武隆。

武隆地处国家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境内大山横亘、乌江蜿蜒,可谓“地无三尺平、田无一丈宽”。受先天条件限制,当地发展一度滞后。2002年,武隆被确定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1年又被确定为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重点县。

武隆芙蓉洞 图虫创意

区位劣势,基础薄弱,资金、人才、项目、技术等发展要素欠缺……面对连片特困地区的“通病”,武隆又该何去何从?

武隆的回答是:以文旅产业为着力点,通过特色发展治“通病”。

如此谋划,武隆的自信源自“天时”和“地利”。

先说“天时”。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文旅融合也被视作一个新兴的经济增长点,得到了高度重视。在中央战略导向下,重庆市委、市政府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列入了“三大攻坚战”和“八项行动计划”,作为地方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各种政策、资金、技术资源开始向广大农村地区涌动,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持续深入。

再说“地利”。

天生三桥景区 资料图

武隆生态环境优越,被誉为“世界喀斯特生态博物馆”。同时,当地还富集红色文化、纤夫文化、少数民族文化等丰富多样的文化要素。

依托“天时”“地利”,武隆区委、区政府提出了“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打造以生态旅游为主导的生态产业经济体系,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的发展思路,大力推动文旅融合和全域旅游,并制订了科学的配套机制和实现路径。

围绕“文旅融合”这个关键词,当地各种资源开始进行优化配置,推动本地的“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和全区其他乡镇一样,羊角镇很快从中受益。


“破”:重点突破全盘活

——作为先天资源禀赋,文旅资源分布不均、优势各异,这就决定了“全域旅游”并不是要“全盘发力”,而是首先要“重点突破”,而后才可乘胜拓展、激活全盘。


12月30日,羊角古镇。

一大早,古镇上的名餐馆“羊角记忆纤夫阁”就开了门。

餐馆大堂里,48岁的老板杨小明正在准备食材。

杨小明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有熟人路过,笑问:“老杨,今天广场上有文艺秀,去看不?”

“要哟!这样的活动经常搞,店里的生意会更好!”杨小明眉开眼笑。

在古镇街坊的印象里,杨小明特别爱笑。

他爱笑,是因为日子越过越好。

杨小明的老家,在羊角镇五里滩一个叫“老屋基”的地方。他一直在武隆城区从事百货批发。虽然生意顺风顺水,他却老惦记着回乡。

“我是土生土长的羊角人,当然想回来发展。”杨小明说。

想归想,现实却挡住了他归乡的脚步。

以前,五里滩只有一条泥结石路通往外界。

交通不便,客流量就少——对杨小明来说,回乡很可能一败涂地。

一直到2018年,他听到一个消息:“镇上想把羊角古镇打造成文旅景区!”

闻讯,杨小明怦然心动:“有景区就有客流,有客流就有生意!”

他当即决定:回乡创业!

在选择创业项目时,杨小明锁定了餐饮业,理由是“依托景区创业,一定要提供配套服务——餐饮住宿就是最好的配套”。

寄托着杨小明乡愁的招牌菜“老屋鸡”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就这样,羊角古镇开街前,“羊角记忆纤夫阁”就开张了。

因为旅游业“周期长、来钱慢”,杨小明也有心理准备:“大不了项目初期不赚钱,生意跟着景区慢慢长。”

却不想,后来发生的事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2019年4月30日,羊角古镇新址开街。

作为古镇招牌店家之一,“羊角记忆纤夫阁”的门槛几乎被顾客“踩跨”。

顾客盈门,杨小明倒很冷静:“第一天生意好不算好,后面生意一直好才是真的好。”

没曾想,开街之后大半年,店里生意都很好。

这下,杨小明笑了:“每天,区里的喀斯特公司都会组织十几辆大巴车的游客来古镇——每到周末,店里中午光卖豆花饭就能收入2000多元!”

羊角古镇(搬迁新址)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一开街客流就源源不断——能够实现“非典型发展”,羊角古镇凭什么?

在避险搬迁之后,羊角镇党委、政府决定,以羊角古镇为支点,打造新兴文旅景区,既解决搬迁群众生计,也助推全镇发展。

培育景区费心费力,且回报周期相对较长——羊角的勇气从何而来?

这源自武隆“文旅兴区”的发展目标。

在将“旅”确定为发展关键词后,武隆并没有盲目发力、“大水漫灌”,而是采取紧盯重点、以“点”带“面”的战术,在全域旅游的大棋局下,制定了《武隆区推进旅游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按照“一心一带五区一网”全域布局和“深耕仙女山、错位拓展白马山、以点带面发展乡村旅游”攻坚布局,坚持产、城、景融合发展,把全区作为一个大景区、大公园来打造。

“云海仙山”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陆睿 摄

确定了以上战略,武隆又配套设计了旅游廊道、旅游集镇、重点景点景区、旅游专业合作社、旅游消费等五种以文旅带动增收的模式,作为战略支撑“点”辐射和带动文旅发展基本“面”的联结机制。

至此,一个以文旅产业为“引擎”、优化配置全区发展要素、深度链接群众利益的资源配置模式,在武隆全域轰然运转。

为确保“重点突破”顺利实现,武隆还成立了重庆市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本地旅游项目的投资、开发和运营战略平台。

羊角古镇(搬迁新址)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在这样的战略规划下,羊角古镇也成了“重点”——被列为“旅游集镇”重点项目,以4A级旅游景区标准进行规划和打造,并通过丰富商业业态、工程建设、市政服务等功能,有针对性地引导搬迁群众就业。

在羊角古镇规划打造过程中,喀斯特公司和羊角镇密切配合,提出了诸如“入驻经营户在一定时期内减免房租”等一系列优惠项目,广泛吸引当地群众和外来商家参与古镇开发;同时,又整合相关客流渠道,保证古镇客源。

原本分散的发展要素,就这样迅速聚集起来,并以最优模式进行重新配置——羊角古镇的“开门红”也就应运而生。

放眼整个武隆,“红”的并不仅仅是羊角——从仙女山到芙蓉洞,从白马山到“乌江画廊”……随着一个个战略支撑“点”的崛起,武隆全域旅游和文旅融合的“基本面”也随之铺展开来。


“融”:“杠杆”撬动万重山

——文旅融合,关键在“融”。通过“融”这个神奇的“杠杆”,跨越一二三产业的众多发展要素,都将围绕文旅产业进行二次配置,最终锻造出助推地方发展的“融”炉。


12月30日下午13点30分,羊角镇政府广场。

距文艺秀演出还有半小时,广场上已经热闹起来。

在非遗互动展示区,来自羊角镇当地、周边乡镇和武隆城区的父老乡亲摩肩接踵,好生闹热。

在羊角苕粉的展位前,几个城里人正在掏钱。

给了钱,一名顾客提着刚买的苕粉,朝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晃了晃:“羊角苕粉水煮、下火锅炖烫都好吃!”

手工苕粉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不仅是苕粉,在互动展示区内,多种武隆当地农土特产也备受青睐。

在这样的“闹热”背后,文旅产业助推地方发展的“杠杆”效应正在悄然彰显。

作为传统农业大镇,羊角镇不仅拥有豆干、苕粉等农特产品牌,还盛产山地鸡、生态猪、高山生态蔬菜等一系列“拳头产品”。

依托古镇景区,这些农土特产既获得了稳定可持续的销路,也经由口口相传的“口碑营销”,不断凝聚起品牌价值。

通过“旅游+农业”拉动相关产业共同发展——这就是文旅融合的“杆杠效应”之一。

而纵观整个武隆,“杠杆”撬动的并不仅仅是农业。

在确定了发展蓝图、锁定了战略支点之后,武隆区委、区政府又围绕“融合发展,提升效益”的战略意图,提出通过激发“旅游+”杆杠效应,跨产业撬动发展要素、聚集地方发展合力。

武隆龙水峡地缝 图虫创意

在这样的顶层设计中,武隆明确了“旅游+”的五大发力方向——

一是“旅游+文化”——在推动文旅融合过程中,始终坚持“以文为魂”,深入挖掘本地千年历史人文积淀、绚丽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为旅游业注入文化内涵。如当地通过挖掘乌江“纤夫文化”,与国际知名导演张艺谋联合打造了大型山水实景演艺项目“印象武隆”,迄今累计演出2300余场、收入3.3亿元,获得了“中国首届视界大赏年度最佳旅游演出奖”“中国旅游总评榜年度旅游品牌大奖”等20余项品牌荣誉,成为全市文旅融合的一张靓丽名片。当地近百名村民白天干农活、晚上当演员,每年人均增收36000多元。

《印象·武隆》 资料图

二是“旅游+体育”——依托喀斯特地貌等户外运动资源,武隆从市场需求、旅游形式等方面入手,培育了山地户外运动产业,开辟了体育与生态旅游融合发展的新路径。如今,已建成仙女山体育场、一批自驾露营、青少年户外活动以及夏训拓展基地,低空飞行、徒步露营、户外拓展、山地赛事等项目初具雏形,并持续举办了16届“中国重庆武隆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吸引来自五大洲的200多支运动队伍参赛,该项赛事已经成为国际性户外运动A级赛事,被誉为“中国户外运动的旗帜”。

寺院坪朝霞 重庆图库 朱永海

三是“旅游+生态工业”——在严守生态底线的前提下,大力发展水电、风电、页岩气等清洁能源和鸭江老咸菜、羊角豆干、羊角醋、武隆苕粉等农副产品深加工产业,切实将工业发展与生态旅游有机结合,既为游客提供丰富的工业旅游参观体验项目,又让游客能带走更多的“武隆好礼”。如位于和顺镇的市级贫困村打蕨村,就依托境内寺院坪的西南第一个山地风力发电站,大力发展研学旅游,每年吸引近万名游客观光旅游,带动所在的市级贫困村打蕨村120余户农户参与旅游接待,直接和间接带动当地500余名贫困群众人均增收1300余元。

羊角猪腰枣 羊角镇政府供图

四是“旅游+农业”——紧紧围绕“绿色化、特色化、集约化、品牌化”目标,积极打造高山蔬菜、高山茶叶和生态畜牧、特色水果、生态渔业、特色粮油、特色经济林、中药材等“2+6+N”山地特色高效农业体系,实现每个村有2—3个骨干产业、每户1—2个增收产业;同时大力发展农村电商、农旅产品集中展销等形式,将优质山地农产品向市场拓展,推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伴随着“杆杠”效应持续激发,覆盖武隆全域的文旅产业,武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融”炉——在熊熊“炉火”的催化下,发展要素在快速聚集,相关产业在密切联动,不同的地区、部门和人群在共同发力……文旅产业助推全域发展的“合力”,由此澎湃激荡。


“立”:文旅聚力助梦圆

——按照科学规划的蓝图,沿着设计合理的路径,聚集各种相关的要素,再加上坚定不移的韧性和经年累月的努力,“文旅富民”就能成为现实。

12月30日下午,文艺秀表演现场。

一个年纪约莫四十来岁、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安静地坐在前排观众席上。

随着一个个节目精彩上演,他和其他观众一样,喝彩、鼓掌,并没有什么“异常”。

当第一个名叫《人约黄昏后》的小品上演时,男人黝黑的脸忽然一红。

小品《人约黄昏后》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作为武隆原创节目,这个小品取材于羊角镇艳山红村驻村第一书记游四海的真实故事。

台下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正是游四海。

2017年底,武隆区总工会干部游四海赴任艳山红村任第一书记。随后,游四海和村“两委”一起抓党建、强基建、兴产业,仅一年就将全村人均收入从6000元提升到上万元。

游四海在演出现场接受采访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正因为如此,游四海被评为了重庆市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他的事迹也登上了文艺秀大舞台。

虽然成果丰硕,但游四海并不满足。

“2020年即将到来,我们村不仅要赢得脱贫攻坚的胜利,更要厚植未来乡村振兴的基础。”游四海说。

日益火爆的羊角古镇,就为艳山红村提供了“灵感”。

艳山红村的文化味 资料图

游四海说:“我们村生态环境好、‘耍事’多,发展乡村旅游大有潜力。”

在距演出场地十多公里的羊角镇永隆村,村党总支书记李成兴也有着相同的计划。

当了多年村干部,李成兴和村“两委”一起把一个组织涣散、干群不睦、产业滞后的“后进村”,变成了一个班子过硬、党员争优、产业初兴、集体经济持续增收的“先进村”。

“2019年,村里的五个新型农业基地喜获丰收,村集体也盈利了十多万元——今年,预计会超过这个数目。”李成兴说,“今年,我们还准备引进农副产品加工项目,拓展农产品的价值空间,同时也希望借助羊角古镇的人气,在村里发展观光农业和研学旅游。”

羊角镇永隆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陆睿 摄

说这话时,这位年逾六旬的老书记眯缝起眼,明亮的眸子熠熠生辉。

在无数“游四海”和“李成兴”的守望中,“仙女”飞上了九天,“白马”驰骋在山间,“芙蓉”盛开在“地下宫殿”……“武隆文旅”,正在成为寄托41万武隆人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的梦想载体。

如今的武隆,已经拥有了“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三块“金字招牌”,并获得“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城市范例奖”“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首批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中国绿色旅游示范基地”等30余项品牌荣誉。2019年,武隆接待游客3600万人次、综合收入170亿元,全区10余万农民“靠旅游吃饭”,催生出一个“旅游做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就脱贫致富”的现象级产业。

武隆城区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在文旅产业的助推下,武隆于2017年11月正式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全区未脱贫人口减少到102人,脱贫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1.5%,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03%,实现了生态保护和脱贫攻坚的互促共进,并因此被生态环保部评为重庆市唯一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创新实践基地”。

那个穷得叮当响的武隆,如今已经在全球“响当当”。

12月30日下午4点过,文艺秀演出渐入高潮。

舞台上,一个个精彩节目轮番上演。

舞台下,来自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笑逐颜开。

精彩的演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在掌声和笑声此起彼伏的观众席间,坐在中间一排的杨涌显得很安静。

他身旁,坐着来自区级相关部门、羊角镇以及喀斯特公司的干部职工。

和杨涌一样,他们大多皮肤黝黑,鞋上也总是沾满稀泥或尘土。

当地村民观看演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下,在游人如梭的景区外,他们似乎是毫不起眼的一群。

但在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艰辛历程中,在武隆文旅融合发展的时代舞台上,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文/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姜连贵 陆睿 吴思佳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重庆市美丽乡村文艺秀”系列报道|幕后观察·从“穷得叮当响”到“全球响当当”——武隆文旅发展的“思”与“行”

2020-01-04 12:45:00 来源: 0 条评论

 2019年12月30日14点,武隆区羊角镇政府广场,“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暨重庆市美丽乡村文艺秀首场活动隆重举行。

精彩纷呈的专业表演、贴近农村的演出内容、改编自当地的原创节目……对现场观众而言,这场活动是田间地头尚属少见的“稀奇”和“闹热”,是岁末年终的一场文艺大“秀”。

文艺秀现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而对于区位相对偏僻、发展相对滞后的武隆而言,这场活动既是当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一场展现41万武隆人奋发进取、开拓创新的精神大“秀”——


“谋”:顶层设计绘蓝图

——区位、产业、资金、技术等“先天短板”,决定了偏远贫困山区要发展,一定不能简单复制别人的“寻常路”,而必须慧眼识途、找到一条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路径。


站在文艺秀舞台上,抬头望向正前方,可见一座山势苍劲的大山耸立于朵朵祥云间。

仙女山 重庆图库 李贤华

那就是享誉全国的旅游胜地——仙女山。

转过头望向舞台后方,就见缭绕的白云之上,另一座巨山赫然屹立。

那是同样闻名遐迩的白马山。

眺望云海大山,羊角镇党委书记杨涌笑道:“从‘看风景’的角度来说,羊角镇是块‘宝地’——往演出场地一站,就能‘一眼赏尽半个武隆’。”

白马山 资料图

言罢,他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从发展的角度来说,羊角镇也称得上武隆的缩影。”

杨涌的感概并不是空穴来风。

自古以来,距武隆城区仅14公里的羊角镇,就是乌江航道上重要的水路中转基地。

但就是这短短的14公里,却曾是当地群众心中“最遥远的距离”。

2016年,杨涌到羊角履新之初,就感受到了这种“距离”。

羊角老场镇 羊角镇政府供图

“羊角镇位于山区腹地,海拔高度从170米到1477米——地形高差大、群众居住极其分散,再加上以前道路条件差,导致交通不便、产业发展滞后。”杨涌说。

更火上浇油的是,羊角境内一个叫作“五里滩”的地方,在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出现了岩体滑坡险患,严重威胁着老场镇及周边居民聚居点。

这就意味着,羊角朝阳村、青春村和羊角碛社区的七千多群众,时刻面临着危岩的巨大威胁!

2016年6月2日,一场暴雨袭击了羊角镇,五里滩上方的危岩险情加重,随时可能垮塌,七千多名群众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十万火急之下,武隆当地党委、政府决定:紧急启动应急避险搬迁!

接下来的六天六夜里,武隆相关部门和羊角镇党员干部昼夜不休,转战在五里滩搬迁区域,成功将1843户、7569名群众安全撤离。

五里滩遗址 羊角镇政府供图

脱离险境后,大部分搬迁群众被过渡安置到武隆城区、白马、土坎等地,经过一年多又才搬迁到位于土坎镇关滩村的羊角古镇新址。

然而,对羊角而言,仅仅完成了“生死大搬迁”,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

让搬迁群众过上更好的生活,就成了当地党委、政府的第一要务。

“困难千万重,到底要怎么发展?”在无数次镇领导班子会议上,在无数次进村入户调研的过程中,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杨涌和同事们心头。

这个疑问,也曾困扰整个武隆。

武隆地处国家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境内大山横亘、乌江蜿蜒,可谓“地无三尺平、田无一丈宽”。受先天条件限制,当地发展一度滞后。2002年,武隆被确定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1年又被确定为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重点县。

武隆芙蓉洞 图虫创意

区位劣势,基础薄弱,资金、人才、项目、技术等发展要素欠缺……面对连片特困地区的“通病”,武隆又该何去何从?

武隆的回答是:以文旅产业为着力点,通过特色发展治“通病”。

如此谋划,武隆的自信源自“天时”和“地利”。

先说“天时”。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文旅融合也被视作一个新兴的经济增长点,得到了高度重视。在中央战略导向下,重庆市委、市政府将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列入了“三大攻坚战”和“八项行动计划”,作为地方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各种政策、资金、技术资源开始向广大农村地区涌动,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持续深入。

再说“地利”。

天生三桥景区 资料图

武隆生态环境优越,被誉为“世界喀斯特生态博物馆”。同时,当地还富集红色文化、纤夫文化、少数民族文化等丰富多样的文化要素。

依托“天时”“地利”,武隆区委、区政府提出了“大力发展生态旅游,打造以生态旅游为主导的生态产业经济体系,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的发展思路,大力推动文旅融合和全域旅游,并制订了科学的配套机制和实现路径。

围绕“文旅融合”这个关键词,当地各种资源开始进行优化配置,推动本地的“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和全区其他乡镇一样,羊角镇很快从中受益。


“破”:重点突破全盘活

——作为先天资源禀赋,文旅资源分布不均、优势各异,这就决定了“全域旅游”并不是要“全盘发力”,而是首先要“重点突破”,而后才可乘胜拓展、激活全盘。


12月30日,羊角古镇。

一大早,古镇上的名餐馆“羊角记忆纤夫阁”就开了门。

餐馆大堂里,48岁的老板杨小明正在准备食材。

杨小明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有熟人路过,笑问:“老杨,今天广场上有文艺秀,去看不?”

“要哟!这样的活动经常搞,店里的生意会更好!”杨小明眉开眼笑。

在古镇街坊的印象里,杨小明特别爱笑。

他爱笑,是因为日子越过越好。

杨小明的老家,在羊角镇五里滩一个叫“老屋基”的地方。他一直在武隆城区从事百货批发。虽然生意顺风顺水,他却老惦记着回乡。

“我是土生土长的羊角人,当然想回来发展。”杨小明说。

想归想,现实却挡住了他归乡的脚步。

以前,五里滩只有一条泥结石路通往外界。

交通不便,客流量就少——对杨小明来说,回乡很可能一败涂地。

一直到2018年,他听到一个消息:“镇上想把羊角古镇打造成文旅景区!”

闻讯,杨小明怦然心动:“有景区就有客流,有客流就有生意!”

他当即决定:回乡创业!

在选择创业项目时,杨小明锁定了餐饮业,理由是“依托景区创业,一定要提供配套服务——餐饮住宿就是最好的配套”。

寄托着杨小明乡愁的招牌菜“老屋鸡”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就这样,羊角古镇开街前,“羊角记忆纤夫阁”就开张了。

因为旅游业“周期长、来钱慢”,杨小明也有心理准备:“大不了项目初期不赚钱,生意跟着景区慢慢长。”

却不想,后来发生的事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2019年4月30日,羊角古镇新址开街。

作为古镇招牌店家之一,“羊角记忆纤夫阁”的门槛几乎被顾客“踩跨”。

顾客盈门,杨小明倒很冷静:“第一天生意好不算好,后面生意一直好才是真的好。”

没曾想,开街之后大半年,店里生意都很好。

这下,杨小明笑了:“每天,区里的喀斯特公司都会组织十几辆大巴车的游客来古镇——每到周末,店里中午光卖豆花饭就能收入2000多元!”

羊角古镇(搬迁新址)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一开街客流就源源不断——能够实现“非典型发展”,羊角古镇凭什么?

在避险搬迁之后,羊角镇党委、政府决定,以羊角古镇为支点,打造新兴文旅景区,既解决搬迁群众生计,也助推全镇发展。

培育景区费心费力,且回报周期相对较长——羊角的勇气从何而来?

这源自武隆“文旅兴区”的发展目标。

在将“旅”确定为发展关键词后,武隆并没有盲目发力、“大水漫灌”,而是采取紧盯重点、以“点”带“面”的战术,在全域旅游的大棋局下,制定了《武隆区推进旅游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按照“一心一带五区一网”全域布局和“深耕仙女山、错位拓展白马山、以点带面发展乡村旅游”攻坚布局,坚持产、城、景融合发展,把全区作为一个大景区、大公园来打造。

“云海仙山”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陆睿 摄

确定了以上战略,武隆又配套设计了旅游廊道、旅游集镇、重点景点景区、旅游专业合作社、旅游消费等五种以文旅带动增收的模式,作为战略支撑“点”辐射和带动文旅发展基本“面”的联结机制。

至此,一个以文旅产业为“引擎”、优化配置全区发展要素、深度链接群众利益的资源配置模式,在武隆全域轰然运转。

为确保“重点突破”顺利实现,武隆还成立了重庆市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本地旅游项目的投资、开发和运营战略平台。

羊角古镇(搬迁新址)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在这样的战略规划下,羊角古镇也成了“重点”——被列为“旅游集镇”重点项目,以4A级旅游景区标准进行规划和打造,并通过丰富商业业态、工程建设、市政服务等功能,有针对性地引导搬迁群众就业。

在羊角古镇规划打造过程中,喀斯特公司和羊角镇密切配合,提出了诸如“入驻经营户在一定时期内减免房租”等一系列优惠项目,广泛吸引当地群众和外来商家参与古镇开发;同时,又整合相关客流渠道,保证古镇客源。

原本分散的发展要素,就这样迅速聚集起来,并以最优模式进行重新配置——羊角古镇的“开门红”也就应运而生。

放眼整个武隆,“红”的并不仅仅是羊角——从仙女山到芙蓉洞,从白马山到“乌江画廊”……随着一个个战略支撑“点”的崛起,武隆全域旅游和文旅融合的“基本面”也随之铺展开来。


“融”:“杠杆”撬动万重山

——文旅融合,关键在“融”。通过“融”这个神奇的“杠杆”,跨越一二三产业的众多发展要素,都将围绕文旅产业进行二次配置,最终锻造出助推地方发展的“融”炉。


12月30日下午13点30分,羊角镇政府广场。

距文艺秀演出还有半小时,广场上已经热闹起来。

在非遗互动展示区,来自羊角镇当地、周边乡镇和武隆城区的父老乡亲摩肩接踵,好生闹热。

在羊角苕粉的展位前,几个城里人正在掏钱。

给了钱,一名顾客提着刚买的苕粉,朝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晃了晃:“羊角苕粉水煮、下火锅炖烫都好吃!”

手工苕粉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不仅是苕粉,在互动展示区内,多种武隆当地农土特产也备受青睐。

在这样的“闹热”背后,文旅产业助推地方发展的“杠杆”效应正在悄然彰显。

作为传统农业大镇,羊角镇不仅拥有豆干、苕粉等农特产品牌,还盛产山地鸡、生态猪、高山生态蔬菜等一系列“拳头产品”。

依托古镇景区,这些农土特产既获得了稳定可持续的销路,也经由口口相传的“口碑营销”,不断凝聚起品牌价值。

通过“旅游+农业”拉动相关产业共同发展——这就是文旅融合的“杆杠效应”之一。

而纵观整个武隆,“杠杆”撬动的并不仅仅是农业。

在确定了发展蓝图、锁定了战略支点之后,武隆区委、区政府又围绕“融合发展,提升效益”的战略意图,提出通过激发“旅游+”杆杠效应,跨产业撬动发展要素、聚集地方发展合力。

武隆龙水峡地缝 图虫创意

在这样的顶层设计中,武隆明确了“旅游+”的五大发力方向——

一是“旅游+文化”——在推动文旅融合过程中,始终坚持“以文为魂”,深入挖掘本地千年历史人文积淀、绚丽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为旅游业注入文化内涵。如当地通过挖掘乌江“纤夫文化”,与国际知名导演张艺谋联合打造了大型山水实景演艺项目“印象武隆”,迄今累计演出2300余场、收入3.3亿元,获得了“中国首届视界大赏年度最佳旅游演出奖”“中国旅游总评榜年度旅游品牌大奖”等20余项品牌荣誉,成为全市文旅融合的一张靓丽名片。当地近百名村民白天干农活、晚上当演员,每年人均增收36000多元。

《印象·武隆》 资料图

二是“旅游+体育”——依托喀斯特地貌等户外运动资源,武隆从市场需求、旅游形式等方面入手,培育了山地户外运动产业,开辟了体育与生态旅游融合发展的新路径。如今,已建成仙女山体育场、一批自驾露营、青少年户外活动以及夏训拓展基地,低空飞行、徒步露营、户外拓展、山地赛事等项目初具雏形,并持续举办了16届“中国重庆武隆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吸引来自五大洲的200多支运动队伍参赛,该项赛事已经成为国际性户外运动A级赛事,被誉为“中国户外运动的旗帜”。

寺院坪朝霞 重庆图库 朱永海

三是“旅游+生态工业”——在严守生态底线的前提下,大力发展水电、风电、页岩气等清洁能源和鸭江老咸菜、羊角豆干、羊角醋、武隆苕粉等农副产品深加工产业,切实将工业发展与生态旅游有机结合,既为游客提供丰富的工业旅游参观体验项目,又让游客能带走更多的“武隆好礼”。如位于和顺镇的市级贫困村打蕨村,就依托境内寺院坪的西南第一个山地风力发电站,大力发展研学旅游,每年吸引近万名游客观光旅游,带动所在的市级贫困村打蕨村120余户农户参与旅游接待,直接和间接带动当地500余名贫困群众人均增收1300余元。

羊角猪腰枣 羊角镇政府供图

四是“旅游+农业”——紧紧围绕“绿色化、特色化、集约化、品牌化”目标,积极打造高山蔬菜、高山茶叶和生态畜牧、特色水果、生态渔业、特色粮油、特色经济林、中药材等“2+6+N”山地特色高效农业体系,实现每个村有2—3个骨干产业、每户1—2个增收产业;同时大力发展农村电商、农旅产品集中展销等形式,将优质山地农产品向市场拓展,推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伴随着“杆杠”效应持续激发,覆盖武隆全域的文旅产业,武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融”炉——在熊熊“炉火”的催化下,发展要素在快速聚集,相关产业在密切联动,不同的地区、部门和人群在共同发力……文旅产业助推全域发展的“合力”,由此澎湃激荡。


“立”:文旅聚力助梦圆

——按照科学规划的蓝图,沿着设计合理的路径,聚集各种相关的要素,再加上坚定不移的韧性和经年累月的努力,“文旅富民”就能成为现实。

12月30日下午,文艺秀表演现场。

一个年纪约莫四十来岁、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安静地坐在前排观众席上。

随着一个个节目精彩上演,他和其他观众一样,喝彩、鼓掌,并没有什么“异常”。

当第一个名叫《人约黄昏后》的小品上演时,男人黝黑的脸忽然一红。

小品《人约黄昏后》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作为武隆原创节目,这个小品取材于羊角镇艳山红村驻村第一书记游四海的真实故事。

台下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正是游四海。

2017年底,武隆区总工会干部游四海赴任艳山红村任第一书记。随后,游四海和村“两委”一起抓党建、强基建、兴产业,仅一年就将全村人均收入从6000元提升到上万元。

游四海在演出现场接受采访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首席记者 陈发源 摄

正因为如此,游四海被评为了重庆市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他的事迹也登上了文艺秀大舞台。

虽然成果丰硕,但游四海并不满足。

“2020年即将到来,我们村不仅要赢得脱贫攻坚的胜利,更要厚植未来乡村振兴的基础。”游四海说。

日益火爆的羊角古镇,就为艳山红村提供了“灵感”。

艳山红村的文化味 资料图

游四海说:“我们村生态环境好、‘耍事’多,发展乡村旅游大有潜力。”

在距演出场地十多公里的羊角镇永隆村,村党总支书记李成兴也有着相同的计划。

当了多年村干部,李成兴和村“两委”一起把一个组织涣散、干群不睦、产业滞后的“后进村”,变成了一个班子过硬、党员争优、产业初兴、集体经济持续增收的“先进村”。

“2019年,村里的五个新型农业基地喜获丰收,村集体也盈利了十多万元——今年,预计会超过这个数目。”李成兴说,“今年,我们还准备引进农副产品加工项目,拓展农产品的价值空间,同时也希望借助羊角古镇的人气,在村里发展观光农业和研学旅游。”

羊角镇永隆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陆睿 摄

说这话时,这位年逾六旬的老书记眯缝起眼,明亮的眸子熠熠生辉。

在无数“游四海”和“李成兴”的守望中,“仙女”飞上了九天,“白马”驰骋在山间,“芙蓉”盛开在“地下宫殿”……“武隆文旅”,正在成为寄托41万武隆人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的梦想载体。

如今的武隆,已经拥有了“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三块“金字招牌”,并获得“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城市范例奖”“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首批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中国绿色旅游示范基地”等30余项品牌荣誉。2019年,武隆接待游客3600万人次、综合收入170亿元,全区10余万农民“靠旅游吃饭”,催生出一个“旅游做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就脱贫致富”的现象级产业。

武隆城区 武隆“ 双晒”宣传片截图

在文旅产业的助推下,武隆于2017年11月正式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全区未脱贫人口减少到102人,脱贫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1.5%,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03%,实现了生态保护和脱贫攻坚的互促共进,并因此被生态环保部评为重庆市唯一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创新实践基地”。

那个穷得叮当响的武隆,如今已经在全球“响当当”。

12月30日下午4点过,文艺秀演出渐入高潮。

舞台上,一个个精彩节目轮番上演。

舞台下,来自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笑逐颜开。

精彩的演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在掌声和笑声此起彼伏的观众席间,坐在中间一排的杨涌显得很安静。

他身旁,坐着来自区级相关部门、羊角镇以及喀斯特公司的干部职工。

和杨涌一样,他们大多皮肤黝黑,鞋上也总是沾满稀泥或尘土。

当地村民观看演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摄

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下,在游人如梭的景区外,他们似乎是毫不起眼的一群。

但在推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艰辛历程中,在武隆文旅融合发展的时代舞台上,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文/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姜连贵 陆睿 吴思佳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