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防控 众志成城·重庆文艺战“疫”系列报道】江津区文艺界抗击疫情文艺作品展示(二十七)
重庆市江津区文学艺术界的艺术家们以文艺作品向战斗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同志们致敬。

【全民防控 众志成城·重庆文艺战“疫”系列报道】江津区文艺界抗击疫情文艺作品展示(二十七)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3-23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3月23日06时讯 自从重庆市江津区文学艺术界联合发出《关于用文艺的形式支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倡议书》后,陆续收到音乐、美术、书法、摄影、曲艺、诗歌等文艺作品,以此向战斗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同志们致敬。

今天,我们继续欣赏第二十七期的文艺作品。

《为“战疫”,我当了理发师……》

文/蒋晨

武汉“战疫”牵动数亿人的心,作为一名老百姓,不出门添乱,宅在家里就是为祖国做贡献。那天吃了晚饭,全家人照例坐在客厅看着新闻联播,想以此看看疫情的情况。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2月24日,农历二月初二……”新闻联播播报着。“嘿,今天都二月初二了,龙抬头也,我给你们爷仨理发吧!”看着家里公公、丈夫和儿子的一个多月没剪的头发,想着前方疫情仍急,我们这地方形势也依旧严峻,工厂关门,小区封闭,街上行人屈指可数,理发的店铺没开………我自告奋勇。

儿子还小听不懂,自顾自的玩儿着。丈夫一口答应:“行啊!”公公瞅了我一眼:“你?”就起身去了卫生间。

我知道,公公一直觉得我多读了几本书,会写几个字,但干这技术活儿……公公心里没底。“你上次做那个什么玉米饼,是不是糊啦?还有上上次你说你洗衣服,白色那件T恤给染了对吧……”从卫生间出来的公公,边擦手边说。

“是啊是啊!我是一无是处,哎!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自嘲着说。

确实,我从来没理过发,给儿子剃胎毛还是丈夫操作的,确实没啥经验。

“你就让晨晨试试,你看你那头发,都成鸡窝了。这疫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去,外面的理发店都没开门,你不可能一直等着吧?”婆婆妈说。

拗不过婆婆妈的催促,也推辞不了我的热情。公公想了想,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地说:“来嘛!理就理。”

“好叻!”我兴奋地屁颠屁颠的找出之前给儿子买的推子和梳子,搬了一个板凳到卫生间,打开浴霸。

“晨晨,你自己要穿个围兜,不然一会儿碎头发掉你身上,你才难受。”婆婆妈温馨提醒着。

我穿了件做饭用的围裙,“老李先生,请坐。”我邀请公公坐在我面前,替他围上之前准备好的塑料布。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地观察公公的头,看着公公花白的头发,头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暗黑的老人斑,我拿推子的手竟然有些颤抖,毕竟是第一次理发,还是给公公理发,我有些胆怯。

公公见我不肯下手,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深深呼吸一口气,像是下足了决心说:“没事儿,剃吧!老头子,也不怕难看。”

其实我不是怕理不好,而是想到公公当兵出生,平时脾气蛮大,对我丈夫特别严格,也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我转念一想,毕竟是我自告奋勇来着,千万不能临阵退缩,让他看我笑话。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把公公的头轻轻捧起来,“我要开始了!”我小心翼翼的将推子对准公公的头发,“嗡嗡嗡……突”随着一撮头发的掉落,公公似乎抖了一下身子。“爸,我是不是弄痛你了?”“没事儿,挺好。”为了不伤着公公,同时也为了理得漂亮一些,我先从两侧入手,头发不多,好剪,我一点一点紧挨着为公公理起头发来,渐渐的就上手了。“也没什么难度嘛!”我心里想着。我瞟了一眼,镜子中公公的眼神,明显没有了之前的担忧,我心里得意的想“嘿嘿,我也不是只会写几个字嘛!”我的电推子在公公的头上慢慢地滑行,花白的头发飘落而下,一会儿功夫就理完了,干干净净,我也学着理发店里的理发师的样子,仔细地端详着镜子中公公的模样,此时,仿佛完成了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一种特别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还可以!”这是公公给出的评价,像极了他的性格,话不多,很平静,淡淡的,也不夸奖。

“下一个,小李先生请就位。”我一边给公公打理着碎发,一边我高声、带着得意的口吻呼喊着我的丈夫。

有了之前给公公剪头发的经验,这一次驾轻就熟的给丈夫围上塑料布。

丈夫平日里的发型:两边短,中间长,有一点刘海儿,往日里,他总说头发长得快,半个月就得去剪一次,太麻烦了,我提过很多次,让他换个发型,可他总是不愿尝试。

“老公,我看网上有个很火的剪头发教程,我们试一试,换个新发型?”

“管得你的哦!”这一次,丈夫居然没有拒绝,一副“任我宰割”的模样。

给丈夫剪头发,没有给公公剪头发的胆怯,想着丈夫一副好脾气,剪坏了也不会生气,我便找来了手机,打开视频,跟着学了起来。

我拿来两跟橡皮筋,学着视频中教的方法,把丈夫头顶的头发全部扎起来,接着拿着推子,准备把两边的头发全推掉。一个月没剪头发的丈夫,头发太长了,加上丈夫的头发有点多,推起来着实有些费劲。

“你这个头发才多哦,看起来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我打趣道。

“非要绝顶,才聪明所?”丈夫说。

“那是哦,不然你以为聪明绝顶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我假装一本正经的说。

“我不聪明,才能体现出我媳妇的聪明能能干啊!”丈夫邪笑着说。

“油嘴滑舌”

……

在一阵打趣中,我将丈夫两侧和后脑勺的头发全部推干净了,随后取下丈夫头顶的橡皮筋,弄了点发胶,用手当梳子,把头顶的头发向一边“梳”了过去。嘿,你别说,相比之前的发型,看上去显年轻了不少。

“媳妇,你这下手可真狠,托尼老师都不敢像你这样剪,我可是从来没剪过这么短的头发。”丈夫对着镜子,一边端详着新发型,一边说。

“你就说,好不好看?时不时尚?”我略带得意的说。

“好看好看,我媳妇这手不但能拿笔写文章,还能拿推子剪头发,我是上辈子积德了呗,娶了个宝贝回家。”丈夫捏了捏我的脸。

“讨厌”我红着脸,推开他的手。“快去把儿子抱过来,轮到小小李先生了。”我对丈夫说。

“遵命,媳妇儿。”丈夫边说边去抱儿子。

我儿子,小小李先生,只有1岁4个月。他并不明白,我们这是要干啥。我让丈夫抱着他,给他围上了塑料布,他以为我们要跟他做迷藏,开心得说:“麽……”我和丈夫一边逗他,一边做着给他剪头发的准备。

“嗡嗡嗡……”刚一打开推子,儿子“哇”一声大哭,他一边哭一边把手伸向婆婆妈:“奶奶……”他害怕的叫着。他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推子是东西,为什么会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恐惧使他使劲的扭动身体,从丈夫的身上挣扎到地上,拼命的往婆婆妈的方向跑去。

为了让儿子放轻松,丈夫拿着塑料布和儿子玩儿起来做迷藏游戏,很快,儿子忘记了之前的事儿,开心的玩儿起来。

我和丈夫商量着,这次,咱们改变“战略”。

“儿子每次听我讲大卫的故事的时候就非常投入,一动不动,一会儿你抱着他,拿着绘本给他看,我就一边给他讲故事一边给他剪头发。”我把《大卫不可以》绘本拿给丈夫说。

“我看行。”丈夫附和着。

“儿子,咱们来看绘本吧!今天妈妈讲《大卫不可以》的故事哦。”丈夫把绘本在儿子面前晃了晃,逗他走到卫生间里。“要坐在爸爸身上,妈妈才讲哦。”丈夫一步一步引导着儿子。

儿子被绘本吸引了,走进卫生间,开心的用手在绘本上指指点点。虽然他还不会用语言表达,但是他已经能听懂大人的话,并都会用手指来表示他喜欢。

“那我们就开始吧!”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儿子围上塑料布。老公拿着绘本,翻开第一页,儿子兴奋的用手指着绘本上大卫的大鼻子。“噢~大卫在用手抠鼻子,果果,可不可以这样抠鼻子呢?”我问。儿子兴奋的将手指夺到自己的鼻孔里,我立即夸张的说:“噢~不可以哦!大卫不可以抠鼻子!果果也不可以抠鼻子!”儿子拿出自己夺进鼻孔里的手指,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着时机成熟,我示意老公翻了一页绘本,随即在身后打开推子。“嗡嗡嗡……”推子的声音又响起来,儿子恐惧的猛的一下回头看我,开心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了,我立刻声音提高了一个度,想要掩盖推子的声音,“啊!果果快看,大卫站在椅子上要干什么啊?”儿子明显被我的声音吸引了,他回过头去看绘本。“大卫是不是要拿橱窗上的东西啊?”我立即询问着,儿子被绘本吸引,又高兴的用手指着绘本上的椅子。“大卫可不可以站在椅子上?是不是很危险啊?”我夸张且大声的说着,儿子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一边假装摸着他的头发,慢慢让他适应头上有东西在动,一边更加大声的、夸张的给他讲着绘本,儿子明显被绘本吸引了。我立即拿着推子,给儿子推起头发来。儿子的头发像极了我小时候的头发,软、细、少,推起来很快,不一会儿,就弄好了。

“噢——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我们和大卫说再见吧!”我松了一口气,一边替儿子清理好身上的碎发,一边说。

儿子嘴里“嗯嗯嗯……”手指还指着绘本上的大卫,示意我还想听故事。“果果先出去一会儿,妈妈收拾好就出来继续给果果讲大卫的故事。”我示意丈夫赶快把儿子抱出去。

“真是斗智斗勇啊!”丈夫摸了摸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把儿子抱出了卫生间。

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2个小时了,我感觉到手臂有点酸软,我甩了甩手臂,“看来这理发师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嘛!”我想着。

我拿起扫帚和撮子,看着一地的头发,有公公的花白发、丈夫的乌黑发和儿子的黑棕色发混合在一起,我一边打扫,一边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也没有机会代替托尼老师给大家剪头发,更没有机会与家人这样亲近。”

为“战疫”,我当起了理发师。理发,使一家三代人的心,更加亲近……


《出门第一天的所见所闻》

文/王昌宁

离开江津去北海避寒整整两个月的时间,2月18日返回又被“居家隔离观察”数日。今天终于解除隔离,我迫不急待的走出小区上街遛达。

第一件事是走进小区附近的“小刘美发店”,老板告之社区有规定只能理发不能焗油,非常时期,在此不得久留,请理解。看来上级的政策规定深入人心,个体理发老板都明明白白,严格执行。理完发,我从“军民路”穿过一条背街,来到“长城路” 的大街上,徒步向“大西门”转盘方向走去。沿途左看看、右看看,仿佛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久违的江津!久违的大街小巷!什么都没变,还是这座城,黛山相依,几水环绕;还是这条路,整洁通畅,两旁绿树葱郁;还是这些楼房,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还是这些店铺,招牌醒目,五花八门;还是这些车,按市政规划的框线,整整齐齐地停靠在路边;还是这些人,只是比以往少了一些。要说变化,是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脸上都多了一块白色或黑色的布罩着,没戴口罩的行人几乎没有。世界真是奇妙,变幻莫测,转眼之间我们即变成了口罩时代。在这次抗疫中,关于口罩,有太多的故事和传说。有人因为口罩发了财;有人因为口罩进了监狱;有人把口罩写成了文章;有人把口罩编成了歌曲;还有人调侃:“疫情结束前一直戴口罩的人,是可以做朋友的人:一是他严谨;二是他尊重科学;三是他懂得敬畏,有底线;四是他善于忍耐,有韧性;五是他服从大局,格局高;六是他关爱他人,有爱心。为了当这样的人,我准备将口罩戴到底。”我边走边想,走走停停。少数店铺已开始营业了,一家街边麻将馆灯光亮堂,敞着大门,看上去馆内干干净净,两排八桌麻将整整齐齐。然而,却空无一人,过去早已爆满。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有时坏事也会变成好事,希望通过这次战“疫”之后,我们一些陈规陋习得到改正。比如少打麻将多看书。沿路餐馆开业的较少,但我所关注的“砣砣牛肉面”馆开门了。这家面馆味道不错,一碗面四砣牛肉,每砣3厘米左右见方。地方风味小吃,借此宣扬一下。

不一会儿,我来到大西门转盘“交通银行”,门口排成了长队,顾客熙熙攘攘,好像有人与保安在争吵。我驻足观看:一保安身着制服全副武装,一手拿电子温度剂;一手拿酒精消毒液喷瓶。一边告诉每一个进入营业厅的顾客登记分批次进入大厅;一边为进入的顾客量体温、消毒。语气平稳缓和,服务周到严格。有顾客急不可待的想往里进,还说一些没有道理的话,被保安拦住,委婉相劝,坚持出一个进一个,很快秩序恢复正常。眼前的场景,让我想起前些日子微信里疯传的“咬卵犟”。其实,这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咬卵犟”不讲理,爆粗话显然是不对的。但是我们的执法者如果不一凶二恶,就象上述保安一样,有话好好说,防止矛盾激化。一定会少一些“咬卵犟”,多一些“和谐”的氛围。相互尊重,不要浮躁;不要动粗,让文明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习惯!

离开“交通银行”,我通过步行街,经“老重百”,来到通泰门。远远看见滨江路口进入农贸市场的入口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人人把口罩都戴得严严实实的。我作了一个调查,按照防疫要求:农贸市场内只能容纳30人,所以也是依次出一个进一个。抗疫以来,江津所有的农贸市场都是这样执行的,只是根据大小,确定入场人数。下到滨江路,遇见开宾馆的一个熟人,他对我说生意惨遭重创,为了做好防疫,政府部门每天召集开会布置。难怪江津疫情一直比较稳定,仅4名确诊病例都全部治愈出院,成为低风险区。

顺着滨江路,我逆江而上,进入滨江公园。生机盎然的植物、迎春花、棕榈树、玉兰花、临江飘逸的杨柳、林荫小道、一江春水,映入眼帘。没有多少人行走,看不到“坝坝舞”,听不到音乐爱好者的琴声和歌声,有几个钓翁仍坚守着“阵地”,南桥头体育场内空无一人,几个冬泳爱好者正准备从军事备用码头处下水。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和喧嚣,整个滨江公园出现了少有的静谧。站在江边的方亭内,凭栏眺望,凝视长江,心潮澎湃,波澜起伏,突然想到:“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多么希望眼前的长江之水,化为一江圣水,滚滚东去,一泻千里,流向扬子江,流进湖北,流进武汉,荡涤一切污泥浊水;荡尽新冠病毒,让我们“同饮一江水”的同胞早日得到安宁啊!

此时此刻,我眼睛有些潮湿。我们虽已看到曙光,但武汉还在流泪。我只想说:武汉加油!坚持就是胜利!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全民防控 众志成城·重庆文艺战“疫”系列报道】江津区文艺界抗击疫情文艺作品展示(二十七)

2020-03-23 06:00: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3月23日06时讯 自从重庆市江津区文学艺术界联合发出《关于用文艺的形式支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倡议书》后,陆续收到音乐、美术、书法、摄影、曲艺、诗歌等文艺作品,以此向战斗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同志们致敬。

今天,我们继续欣赏第二十七期的文艺作品。

《为“战疫”,我当了理发师……》

文/蒋晨

武汉“战疫”牵动数亿人的心,作为一名老百姓,不出门添乱,宅在家里就是为祖国做贡献。那天吃了晚饭,全家人照例坐在客厅看着新闻联播,想以此看看疫情的情况。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2月24日,农历二月初二……”新闻联播播报着。“嘿,今天都二月初二了,龙抬头也,我给你们爷仨理发吧!”看着家里公公、丈夫和儿子的一个多月没剪的头发,想着前方疫情仍急,我们这地方形势也依旧严峻,工厂关门,小区封闭,街上行人屈指可数,理发的店铺没开………我自告奋勇。

儿子还小听不懂,自顾自的玩儿着。丈夫一口答应:“行啊!”公公瞅了我一眼:“你?”就起身去了卫生间。

我知道,公公一直觉得我多读了几本书,会写几个字,但干这技术活儿……公公心里没底。“你上次做那个什么玉米饼,是不是糊啦?还有上上次你说你洗衣服,白色那件T恤给染了对吧……”从卫生间出来的公公,边擦手边说。

“是啊是啊!我是一无是处,哎!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自嘲着说。

确实,我从来没理过发,给儿子剃胎毛还是丈夫操作的,确实没啥经验。

“你就让晨晨试试,你看你那头发,都成鸡窝了。这疫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去,外面的理发店都没开门,你不可能一直等着吧?”婆婆妈说。

拗不过婆婆妈的催促,也推辞不了我的热情。公公想了想,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地说:“来嘛!理就理。”

“好叻!”我兴奋地屁颠屁颠的找出之前给儿子买的推子和梳子,搬了一个板凳到卫生间,打开浴霸。

“晨晨,你自己要穿个围兜,不然一会儿碎头发掉你身上,你才难受。”婆婆妈温馨提醒着。

我穿了件做饭用的围裙,“老李先生,请坐。”我邀请公公坐在我面前,替他围上之前准备好的塑料布。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地观察公公的头,看着公公花白的头发,头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暗黑的老人斑,我拿推子的手竟然有些颤抖,毕竟是第一次理发,还是给公公理发,我有些胆怯。

公公见我不肯下手,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深深呼吸一口气,像是下足了决心说:“没事儿,剃吧!老头子,也不怕难看。”

其实我不是怕理不好,而是想到公公当兵出生,平时脾气蛮大,对我丈夫特别严格,也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我转念一想,毕竟是我自告奋勇来着,千万不能临阵退缩,让他看我笑话。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把公公的头轻轻捧起来,“我要开始了!”我小心翼翼的将推子对准公公的头发,“嗡嗡嗡……突”随着一撮头发的掉落,公公似乎抖了一下身子。“爸,我是不是弄痛你了?”“没事儿,挺好。”为了不伤着公公,同时也为了理得漂亮一些,我先从两侧入手,头发不多,好剪,我一点一点紧挨着为公公理起头发来,渐渐的就上手了。“也没什么难度嘛!”我心里想着。我瞟了一眼,镜子中公公的眼神,明显没有了之前的担忧,我心里得意的想“嘿嘿,我也不是只会写几个字嘛!”我的电推子在公公的头上慢慢地滑行,花白的头发飘落而下,一会儿功夫就理完了,干干净净,我也学着理发店里的理发师的样子,仔细地端详着镜子中公公的模样,此时,仿佛完成了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一种特别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还可以!”这是公公给出的评价,像极了他的性格,话不多,很平静,淡淡的,也不夸奖。

“下一个,小李先生请就位。”我一边给公公打理着碎发,一边我高声、带着得意的口吻呼喊着我的丈夫。

有了之前给公公剪头发的经验,这一次驾轻就熟的给丈夫围上塑料布。

丈夫平日里的发型:两边短,中间长,有一点刘海儿,往日里,他总说头发长得快,半个月就得去剪一次,太麻烦了,我提过很多次,让他换个发型,可他总是不愿尝试。

“老公,我看网上有个很火的剪头发教程,我们试一试,换个新发型?”

“管得你的哦!”这一次,丈夫居然没有拒绝,一副“任我宰割”的模样。

给丈夫剪头发,没有给公公剪头发的胆怯,想着丈夫一副好脾气,剪坏了也不会生气,我便找来了手机,打开视频,跟着学了起来。

我拿来两跟橡皮筋,学着视频中教的方法,把丈夫头顶的头发全部扎起来,接着拿着推子,准备把两边的头发全推掉。一个月没剪头发的丈夫,头发太长了,加上丈夫的头发有点多,推起来着实有些费劲。

“你这个头发才多哦,看起来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我打趣道。

“非要绝顶,才聪明所?”丈夫说。

“那是哦,不然你以为聪明绝顶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我假装一本正经的说。

“我不聪明,才能体现出我媳妇的聪明能能干啊!”丈夫邪笑着说。

“油嘴滑舌”

……

在一阵打趣中,我将丈夫两侧和后脑勺的头发全部推干净了,随后取下丈夫头顶的橡皮筋,弄了点发胶,用手当梳子,把头顶的头发向一边“梳”了过去。嘿,你别说,相比之前的发型,看上去显年轻了不少。

“媳妇,你这下手可真狠,托尼老师都不敢像你这样剪,我可是从来没剪过这么短的头发。”丈夫对着镜子,一边端详着新发型,一边说。

“你就说,好不好看?时不时尚?”我略带得意的说。

“好看好看,我媳妇这手不但能拿笔写文章,还能拿推子剪头发,我是上辈子积德了呗,娶了个宝贝回家。”丈夫捏了捏我的脸。

“讨厌”我红着脸,推开他的手。“快去把儿子抱过来,轮到小小李先生了。”我对丈夫说。

“遵命,媳妇儿。”丈夫边说边去抱儿子。

我儿子,小小李先生,只有1岁4个月。他并不明白,我们这是要干啥。我让丈夫抱着他,给他围上了塑料布,他以为我们要跟他做迷藏,开心得说:“麽……”我和丈夫一边逗他,一边做着给他剪头发的准备。

“嗡嗡嗡……”刚一打开推子,儿子“哇”一声大哭,他一边哭一边把手伸向婆婆妈:“奶奶……”他害怕的叫着。他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推子是东西,为什么会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恐惧使他使劲的扭动身体,从丈夫的身上挣扎到地上,拼命的往婆婆妈的方向跑去。

为了让儿子放轻松,丈夫拿着塑料布和儿子玩儿起来做迷藏游戏,很快,儿子忘记了之前的事儿,开心的玩儿起来。

我和丈夫商量着,这次,咱们改变“战略”。

“儿子每次听我讲大卫的故事的时候就非常投入,一动不动,一会儿你抱着他,拿着绘本给他看,我就一边给他讲故事一边给他剪头发。”我把《大卫不可以》绘本拿给丈夫说。

“我看行。”丈夫附和着。

“儿子,咱们来看绘本吧!今天妈妈讲《大卫不可以》的故事哦。”丈夫把绘本在儿子面前晃了晃,逗他走到卫生间里。“要坐在爸爸身上,妈妈才讲哦。”丈夫一步一步引导着儿子。

儿子被绘本吸引了,走进卫生间,开心的用手在绘本上指指点点。虽然他还不会用语言表达,但是他已经能听懂大人的话,并都会用手指来表示他喜欢。

“那我们就开始吧!”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儿子围上塑料布。老公拿着绘本,翻开第一页,儿子兴奋的用手指着绘本上大卫的大鼻子。“噢~大卫在用手抠鼻子,果果,可不可以这样抠鼻子呢?”我问。儿子兴奋的将手指夺到自己的鼻孔里,我立即夸张的说:“噢~不可以哦!大卫不可以抠鼻子!果果也不可以抠鼻子!”儿子拿出自己夺进鼻孔里的手指,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着时机成熟,我示意老公翻了一页绘本,随即在身后打开推子。“嗡嗡嗡……”推子的声音又响起来,儿子恐惧的猛的一下回头看我,开心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了,我立刻声音提高了一个度,想要掩盖推子的声音,“啊!果果快看,大卫站在椅子上要干什么啊?”儿子明显被我的声音吸引了,他回过头去看绘本。“大卫是不是要拿橱窗上的东西啊?”我立即询问着,儿子被绘本吸引,又高兴的用手指着绘本上的椅子。“大卫可不可以站在椅子上?是不是很危险啊?”我夸张且大声的说着,儿子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一边假装摸着他的头发,慢慢让他适应头上有东西在动,一边更加大声的、夸张的给他讲着绘本,儿子明显被绘本吸引了。我立即拿着推子,给儿子推起头发来。儿子的头发像极了我小时候的头发,软、细、少,推起来很快,不一会儿,就弄好了。

“噢——今天的故事讲完了,我们和大卫说再见吧!”我松了一口气,一边替儿子清理好身上的碎发,一边说。

儿子嘴里“嗯嗯嗯……”手指还指着绘本上的大卫,示意我还想听故事。“果果先出去一会儿,妈妈收拾好就出来继续给果果讲大卫的故事。”我示意丈夫赶快把儿子抱出去。

“真是斗智斗勇啊!”丈夫摸了摸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把儿子抱出了卫生间。

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2个小时了,我感觉到手臂有点酸软,我甩了甩手臂,“看来这理发师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嘛!”我想着。

我拿起扫帚和撮子,看着一地的头发,有公公的花白发、丈夫的乌黑发和儿子的黑棕色发混合在一起,我一边打扫,一边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也没有机会代替托尼老师给大家剪头发,更没有机会与家人这样亲近。”

为“战疫”,我当起了理发师。理发,使一家三代人的心,更加亲近……


《出门第一天的所见所闻》

文/王昌宁

离开江津去北海避寒整整两个月的时间,2月18日返回又被“居家隔离观察”数日。今天终于解除隔离,我迫不急待的走出小区上街遛达。

第一件事是走进小区附近的“小刘美发店”,老板告之社区有规定只能理发不能焗油,非常时期,在此不得久留,请理解。看来上级的政策规定深入人心,个体理发老板都明明白白,严格执行。理完发,我从“军民路”穿过一条背街,来到“长城路” 的大街上,徒步向“大西门”转盘方向走去。沿途左看看、右看看,仿佛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久违的江津!久违的大街小巷!什么都没变,还是这座城,黛山相依,几水环绕;还是这条路,整洁通畅,两旁绿树葱郁;还是这些楼房,鳞次栉比,错落有致;还是这些店铺,招牌醒目,五花八门;还是这些车,按市政规划的框线,整整齐齐地停靠在路边;还是这些人,只是比以往少了一些。要说变化,是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脸上都多了一块白色或黑色的布罩着,没戴口罩的行人几乎没有。世界真是奇妙,变幻莫测,转眼之间我们即变成了口罩时代。在这次抗疫中,关于口罩,有太多的故事和传说。有人因为口罩发了财;有人因为口罩进了监狱;有人把口罩写成了文章;有人把口罩编成了歌曲;还有人调侃:“疫情结束前一直戴口罩的人,是可以做朋友的人:一是他严谨;二是他尊重科学;三是他懂得敬畏,有底线;四是他善于忍耐,有韧性;五是他服从大局,格局高;六是他关爱他人,有爱心。为了当这样的人,我准备将口罩戴到底。”我边走边想,走走停停。少数店铺已开始营业了,一家街边麻将馆灯光亮堂,敞着大门,看上去馆内干干净净,两排八桌麻将整整齐齐。然而,却空无一人,过去早已爆满。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有时坏事也会变成好事,希望通过这次战“疫”之后,我们一些陈规陋习得到改正。比如少打麻将多看书。沿路餐馆开业的较少,但我所关注的“砣砣牛肉面”馆开门了。这家面馆味道不错,一碗面四砣牛肉,每砣3厘米左右见方。地方风味小吃,借此宣扬一下。

不一会儿,我来到大西门转盘“交通银行”,门口排成了长队,顾客熙熙攘攘,好像有人与保安在争吵。我驻足观看:一保安身着制服全副武装,一手拿电子温度剂;一手拿酒精消毒液喷瓶。一边告诉每一个进入营业厅的顾客登记分批次进入大厅;一边为进入的顾客量体温、消毒。语气平稳缓和,服务周到严格。有顾客急不可待的想往里进,还说一些没有道理的话,被保安拦住,委婉相劝,坚持出一个进一个,很快秩序恢复正常。眼前的场景,让我想起前些日子微信里疯传的“咬卵犟”。其实,这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认为“咬卵犟”不讲理,爆粗话显然是不对的。但是我们的执法者如果不一凶二恶,就象上述保安一样,有话好好说,防止矛盾激化。一定会少一些“咬卵犟”,多一些“和谐”的氛围。相互尊重,不要浮躁;不要动粗,让文明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习惯!

离开“交通银行”,我通过步行街,经“老重百”,来到通泰门。远远看见滨江路口进入农贸市场的入口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人人把口罩都戴得严严实实的。我作了一个调查,按照防疫要求:农贸市场内只能容纳30人,所以也是依次出一个进一个。抗疫以来,江津所有的农贸市场都是这样执行的,只是根据大小,确定入场人数。下到滨江路,遇见开宾馆的一个熟人,他对我说生意惨遭重创,为了做好防疫,政府部门每天召集开会布置。难怪江津疫情一直比较稳定,仅4名确诊病例都全部治愈出院,成为低风险区。

顺着滨江路,我逆江而上,进入滨江公园。生机盎然的植物、迎春花、棕榈树、玉兰花、临江飘逸的杨柳、林荫小道、一江春水,映入眼帘。没有多少人行走,看不到“坝坝舞”,听不到音乐爱好者的琴声和歌声,有几个钓翁仍坚守着“阵地”,南桥头体育场内空无一人,几个冬泳爱好者正准备从军事备用码头处下水。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和喧嚣,整个滨江公园出现了少有的静谧。站在江边的方亭内,凭栏眺望,凝视长江,心潮澎湃,波澜起伏,突然想到:“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多么希望眼前的长江之水,化为一江圣水,滚滚东去,一泻千里,流向扬子江,流进湖北,流进武汉,荡涤一切污泥浊水;荡尽新冠病毒,让我们“同饮一江水”的同胞早日得到安宁啊!

此时此刻,我眼睛有些潮湿。我们虽已看到曙光,但武汉还在流泪。我只想说:武汉加油!坚持就是胜利!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