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重庆市话剧院的市场探索——“重庆话剧的传统与新传统”之三
目前来看,重庆市话剧院在“先锋实验话剧”、“儿童话剧”和“都市白领话剧”这三个方向上的探索较为吸睛,并逐渐走出了一条具有启示性的院团可持续发展之路。

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重庆市话剧院的市场探索——“重庆话剧的传统与新传统”之三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03-24

编者按

重庆市话剧院已经走过70年岁月。20世纪40时代,中国话剧“黄金时代”在重庆流光溢彩。一大批伟大的艺术家和作品,为重庆市话剧院的成立奠定艺术基础,重庆话剧现实主义传统逐渐生根发芽。从1949年到2019年,重庆市话剧院风雨跋涉,一边努力守住传统,发扬传统,打造经典作品;一边在不断变化的时代文化语境中沉淀和把握新的艺术风格和方式,努力言说新时代的“新传统”。未来在脚步声中延续,让我们从三篇文章中,开启重庆市话剧院文化之旅。

文/上海戏剧学院 周昊

从1949年7月组建而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到如今的重庆市话剧院有限公司,70年的沧海桑田里,“重话”始终紧跟时代步伐,在山城重庆的这片文艺原野上开疆辟土。建国初期,剧院充分挖掘抗战以来的现实主义题材,将红色血脉与人民对新生活的美好憧憬相连接,创排出诸如《红旗歌》《四十年的愿望》《雾重庆》《红岩》《比翼高飞》等现实题材力作。改革开放起始至世纪之交,剧院延续着现实主义风格,并拿出“摸着石头过河”的勇气,敢于解放思想,大胆尝试,奉献了一批在思想内涵和外部表现形式上均有较大突破的剧目,如复排的名剧《针锋相对》《虎穴英华》《一个美国将军在重庆》《沙洲坪》等等。新世纪以来,在国家意识形态、市场经济大潮和话剧艺术自身更新迭代发展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下,剧院立足于“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出发点,一方面继续发扬主旋律精神,植根于重庆本土特色文化,创排出《桃花满天红》《河街茶馆》《幸存者》《朝天门》《红岩魂》等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本土原创佳作;另一方面,剧院不安于现状,做起了西南地区文艺作品市场化、大众化的领头羊,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之后,剧团闻风而动,顺势发展,将市场化的导向摆在了比以往更为突出的位置。经过几年的筹建,重庆市话剧院在原有驻地——抗建堂剧场的基础上,分别于2018年11月和2019年5月先后向公众开放了重图儿童剧场和拾楼小剧场,力求完善戏剧生态,提供社会服务,创造经济效益。

在社会主义主旋律基调上,带有重庆本土特色的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已成为剧院的主体躯干,主干上生发出的枝繁与叶茂,便是剧院在市场探索实践上的成果反馈。目前来看,重庆市话剧院在“先锋实验话剧”、“儿童话剧”和“都市白领话剧”这三个方向上的探索较为吸睛,并逐渐走出了一条具有启示性的院团可持续发展之路。

先锋实验话剧

新世纪之初,重庆市话剧院就曾演出过众多小品小戏,譬如《儿童不宜》《找感觉》《真情》《退鞋记》《查账》《抓住他》《公务员》《潇洒一回》《原“搭子”拆不得》《称妈》《石头花》《吃现成与白辛苦》《土地卫士》《土地爷》《醋的味道》《黄世仁》《热土颂》《打电话》等等,从上述“接地气”的剧名便可直观地看出,这些小品小戏舍弃了主流话剧的厚重主题与宏大叙事,另辟蹊径地从小人物与身边事方面着手,立意新颖、构思巧妙、单纯而又深刻、短小而又精悍,为当时的戏剧舞台注入了一支多元催化剂。然而由于体例和结构的限制,小品小戏显然难以满足一出正规商业话剧的演出要求,于是一些带有先锋实验色彩的商业话剧作品便应运而生,如《魔椅》(2002)、《马克白》(2002)、《变色龙》(2002)、《我该怎么办》(2003)、《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2005)等。这些剧目对以往的戏剧观念与戏剧语汇进行了颠覆性突破,不论是《魔椅》中那把带有荒诞意味的能揭示人类虚伪的椅子,还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中直指社会问题的黑色讽刺,都径直撩拨着现代观众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从而在精神层面打动了观众,满足了他们日渐挑剔的胃口。

2019年5月,专为小剧场演出打造的黑匣子剧场——拾楼小剧场正式向社会开放,此名称既来源于地处魁星楼十楼的具体方位,也取自“拾级聚足,拾级而上”之义,寄寓着“超越自我,不断前进”的创新魄力。该剧场的首演剧目便选择了莎翁名作《麦克白》,《麦克白》中利欲熏心的麦克白与阴暗可怖的麦克白夫人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而导演陈大联对原作进行了大胆解构,将400多年前的经典之作以更加先锋的姿态示人。其戏剧观念可以在导演阐述中略窥一二,陈大联写道:“实验剧场《麦克白》,将麦克白的恶有恶报置于次要地位,更多的是去关注麦克白内心世界的冲突、挣扎、痛苦、绝望和他身首异处之前心灵的早已死亡。以当代观点诠释莎士比亚剧作,透过莎士比亚剧作与当代观众对话,莎剧应该是赤裸的,它是血液与肝胆,它是情欲与欲望,它剖开人性并将其魂的荣耀与丑恶展露无遗。实验剧场《麦克白》要令人萌生一种错觉,犹如莎士比亚仍活在当代。”这无疑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莎士比亚和当代戏剧观众之间搭建起了一座平等对话的桥梁,重话版《麦克白》撕掉了人物身上的标签,拒不服务于概念化的形象,并通过“双性同体”的巧妙设计,与观众共同体悟着性别社会发展中人类灵魂的扭曲与困顿。《麦克白》的演出收获了一片赞誉之声,现场的观众不禁直呼“看得忘我”,这表明先锋实验话剧越来越得到市场的积极反馈。在如今“口碑为王”的时代,观众的高认可度所带来的优良口碑,将引发一连串的联动效应,为剧院带来剧目建设的活力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方面,观众积极投资话剧演出,另一方面,优质的话剧剧目也在培养着高素质的观众群,同时,观众审美意趣的提升又刺激着实验话剧的日益更替,因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可以说,重庆市话剧院对实验话剧的有益探索,使得“观演关系”变得亲密起来,观众与剧目相互促进、相辅相成,这为良好话剧生态的构建提供了基石。 

(《麦克白》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麦克白》演出之余,负责人还表示,《比萨斜塔》《燃烧的梵高》《我可怜的马拉特》等剧也将在拾楼小剧场亮相,而小剧场本身也将不断突破物理空间的壁垒,通过对拾楼话剧艺术体验空间的打造,搭建起一个交流、合作、共建的专业话剧艺术体验平台,从而汇集全社会话剧艺术爱好者的力量,共同为重庆话剧事业发展做出贡献。

儿童话剧

虽然儿童话剧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青少年儿童,其普适性与影响力相对而言均稍弱于成人戏剧,但只要秉着一颗为孩子们热情奉献的诚心,就不难发现儿童话剧同样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与价值。抗战时期,被茅盾先生誉为“抗日战争血泊中产生的一朵奇花”的“孩子剧团”,就曾把儿童剧作为“斗争武器”,为重庆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据记载,1939年1月至 1942 年9月期间,“孩子剧团”在重庆共演出 300 余场次,其中包括陈模创作并率领演出的《帮助咱们的游击队》《火线上》《捉汉奸》《流浪儿》《放下你的鞭子》《孩子血》,石凌鹤创编并指导演出的《乐园进行曲》《秃秃大王》(又名《猴儿大王》),许幸之创作的儿童独幕剧 《仁丹胡子》 《最后一课》等等,这些儿童剧目作为抗战时期重庆公演话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战火中肩负起了时代的使命。

2005年9月,重庆市话剧院创立了重庆儿童艺术剧团,这也是重庆唯一的专业儿童戏剧演出、教育机构。重庆儿童艺术剧团建团以来,坚持“为儿童素质教育服务”的价值导向,相继创作和演出了《兔子和枪》《白雪公主》《三只小猪》《小萝卜头》《灰姑娘和水晶鞋》《新龟兔赛跑》《老虎拔牙》等多部深受家长和孩子们喜爱的儿童剧作品,并获得多项国家级艺术奖励。与此同时,儿童艺术剧团还不断拓展产业维度,开发出课本剧、互动体验课堂等全新的教育戏剧形态模板,将剧场教育与儿童的语言、逻辑、肢体、音乐、视觉、人际关系等多元智慧的训练结合起来,成为了西部地区儿童戏剧舞台上最具创新活力和进取精神的新生力量。2018年12月,重庆市话剧院与重庆市图书馆携手打造的“重图剧场”正式对外营业,这标志着重庆的首个本土专业儿童剧场建立起来。剧场内设约500位坐席,拥有大型LED舞台背景、专业的光控设备系统、环绕立体声、高峰值功率音箱等专业舞台设备,小朋友们终于拥有了品尝“戏剧美果”的专属场地,重庆儿童艺术剧团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兔子和枪》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灰姑娘与水晶鞋》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近年来,重庆市话剧院旗下的儿童艺术剧团凭借着“戏剧走进校园”的东风呈现出多元发展的态势,紧紧把握着儿童剧市场的需求,形成了以童话剧、课本剧为主的小型儿童剧与以《小萝卜头》为代表的大型儿童剧双向发展的特点。首先,童话剧可谓是儿童艺术剧团向广大家庭献上的“主菜”,这些童话剧取材于国内或国外、民间或官方的寓言和童话故事,拥有着百变的创意、鲜明的个性和精美的制作,让孩子们在“戏剧游戏”中收获了成长的喜悦。比如,最新推出的肢体童话剧《老虎拔牙》便运用少许旁白和大量的肢体表演,将小朋友们引入大森林的规定情境中,并在剧情的推动下,引导着小朋友们与角色一起围绕着“如何解决大老虎伤人”这一问题展开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小观众与大演员一同遭遇挫折,一同解决问题,小观众们收获了智慧与“获得感”,并期待着下一次演出的到来。久而久之,“观演黏性”也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了增强。其次,课本剧是贯彻“寓教于乐”思想的灵丹妙药。系列课本剧——《狐狸与乌鸦》《美丽的公鸡》《丑小鸭》《守株待兔》《曹冲称象》《司马光砸缸》《孔子之两小儿辩日》《张良拜师》《王二小》等的推出,将舞台转变为了活力课堂,课本里的道理和知识被演员们用惟妙惟肖的方式提炼了出来。在剧场里,课本上的文字形象变得愈发鲜活,生活哲理也不再是冷冰冰的语言说教,而是蕴藏在趣味盎然的戏剧表演中。最后,以《小萝卜头》为代表的大型儿童剧对孩子们产生的冲击和震撼也不容小觑。舞台上的“小萝卜头”宋振中与万千孩子一样渴望自由、天真烂漫,但最终却选择了为革命而牺牲,这样一个有血有肉且心怀大志的同龄人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精神领袖”,时刻提醒着孩子们应鄙弃黑暗,崇尚光明。正如重庆市话剧院艺术总监(原重庆市话剧团团长)郝鹏寿所说的,“文艺工作者要选用优秀少儿剧加强对少年儿童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美育素质教育,要以生动、真实的艺术形象让我们的青少年儿童能够不忘过去、珍惜今天、建设未来”。重庆市话剧院儿童艺术剧团的工作者们势必跟随着正确的价值取向,不懈探析儿童群体的审美需求,打造出广大家长和孩子所喜闻乐见的山城儿童剧品牌。

(《小萝卜头》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张良拜师》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都市白领话剧

重庆作为中国西部最年轻的直辖市、长江上游经济中心和城乡统筹发展的试验区,在持续高速发展的经济社会中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重庆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使“白领”(white-collar worker)群体进一步扩大。“白领群体”一般素养较高,且有着较强的消费力,愿意投资文化艺术产品,加上他们的家庭矛盾与生存压力也相对较大,亟需一扇情感宣泄的窗口,由此便催生了“都市白领话剧”的兴起。“都市白领话剧”面向的目标群体是都市白领,主要以白领青年的情感遭遇、家庭波澜、职场风云、人生体验为题材,因此极易引发都市儿女的共鸣与追捧。自2009年起,重庆市话剧团即与有着“话剧界冯小刚”之称的人气导演李伯男进行深度合作,先后推出了《轻度深爱》《隐婚男女》《剩女郎》等都市话剧。随后合作进一步深化,2015年10月,“李伯男重庆戏剧工作室”正式挂牌启动,这是重庆市话剧院历史上第一个对外联建的主创工作室,旨在汇聚京、沪、渝三地的青年主创精英,以跨年度的周期规划和剧目定制的方式,为重庆市话剧院量身打造融合重庆本土风情的都市原创话剧剧目,市场与口碑双丰收的“重庆都市三部曲”——《闺蜜有毒》《同房不同床》《大肠包小肠》就是该工作室的成果。

《闺蜜有毒》通过四个当代年轻人的感情纠葛,深刻剖析了闺蜜友情的复杂性与多面性,唤起人们对纯粹质朴感情的珍视,引发人们对当下都市生活价值的思考,呼吁人与人之间真情的回归。《同房不同床》描绘了一幅有关“中年危机”的动态图,通过一户“小家”里的爱恨纠缠,表达着中国式婚姻里的隐忍与坚持。《大肠包小肠》则讲述了一个生活在重组家庭里的固执少女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外壳,热情勇敢、执着乐观地面对生活的绊脚石,最终鼓足勇气原谅了积怨多年的生父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她学会了如何去爱,也找到了“家的味道”。这三部作品从表面上看似毫无关联,但实则正好将都市人最为珍视的“友情”、“爱情”、“亲情”一网打尽,从而试图去触摸到都市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最终市场给出了答案,“重庆都市三部曲”成功了——在国泰艺术中心的首轮演出中,“三部曲”收获了四千余观众和六万余元的票房。“三部曲”的成功之道在于,这三部话剧直截了当地剖析都市人的生存现状,不留情面地将敏感问题和盘托出,随着台上问题的解决,问题本身还是留给了观众自己。而经过戏剧的洗礼,观众已对问题有了新的认知,以及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的勇气,这便是“都市白领话剧”的现实意义,也是其能够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

(《闺蜜有毒》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除了上述剧目的开发,重庆市话剧院还在不断拓展业务范围,促进产业模式的转型。为了让话剧真正走进白领们的生活,话剧院依托网络的力量,开辟了“互联网戏剧博物馆”、“重庆市话剧院微信订阅号”等新媒体平台,并开通了多种多样的购票渠道,此举不仅方便了广大消费群体,而且促进了戏剧传播的深度与广度。此外,话剧院还组建了会员俱乐部,以会员制为基础,为剧迷提供最丰富的话剧信息资源、最周到的话剧营销服务和最开放的话剧分享平台,使“进剧场”成为都市人的日常生活方式,让“看话剧”成为都市人的主流娱乐活动。

结语

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环境下,转企改制后的重庆市话剧院聚焦于本院团的优势和特色,逐步明确市场定位,走出了“先锋实验话剧”、“儿童话剧”和“都市白领话剧”三并举的市场化探索道路。同时,重庆市话剧院充分发挥着国有院团的带头作用,稳住脚跟,在泥沙俱下的商品经济中固化责任意识与使命感,为社会提供优质的艺术养分与公共服务,真正做到“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重庆市话剧院的市场探索——“重庆话剧的传统与新传统”之三

2020-03-24 22:00:00 来源: 0 条评论

编者按

重庆市话剧院已经走过70年岁月。20世纪40时代,中国话剧“黄金时代”在重庆流光溢彩。一大批伟大的艺术家和作品,为重庆市话剧院的成立奠定艺术基础,重庆话剧现实主义传统逐渐生根发芽。从1949年到2019年,重庆市话剧院风雨跋涉,一边努力守住传统,发扬传统,打造经典作品;一边在不断变化的时代文化语境中沉淀和把握新的艺术风格和方式,努力言说新时代的“新传统”。未来在脚步声中延续,让我们从三篇文章中,开启重庆市话剧院文化之旅。

文/上海戏剧学院 周昊

从1949年7月组建而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文艺大队到如今的重庆市话剧院有限公司,70年的沧海桑田里,“重话”始终紧跟时代步伐,在山城重庆的这片文艺原野上开疆辟土。建国初期,剧院充分挖掘抗战以来的现实主义题材,将红色血脉与人民对新生活的美好憧憬相连接,创排出诸如《红旗歌》《四十年的愿望》《雾重庆》《红岩》《比翼高飞》等现实题材力作。改革开放起始至世纪之交,剧院延续着现实主义风格,并拿出“摸着石头过河”的勇气,敢于解放思想,大胆尝试,奉献了一批在思想内涵和外部表现形式上均有较大突破的剧目,如复排的名剧《针锋相对》《虎穴英华》《一个美国将军在重庆》《沙洲坪》等等。新世纪以来,在国家意识形态、市场经济大潮和话剧艺术自身更新迭代发展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下,剧院立足于“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出发点,一方面继续发扬主旋律精神,植根于重庆本土特色文化,创排出《桃花满天红》《河街茶馆》《幸存者》《朝天门》《红岩魂》等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本土原创佳作;另一方面,剧院不安于现状,做起了西南地区文艺作品市场化、大众化的领头羊,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之后,剧团闻风而动,顺势发展,将市场化的导向摆在了比以往更为突出的位置。经过几年的筹建,重庆市话剧院在原有驻地——抗建堂剧场的基础上,分别于2018年11月和2019年5月先后向公众开放了重图儿童剧场和拾楼小剧场,力求完善戏剧生态,提供社会服务,创造经济效益。

在社会主义主旋律基调上,带有重庆本土特色的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已成为剧院的主体躯干,主干上生发出的枝繁与叶茂,便是剧院在市场探索实践上的成果反馈。目前来看,重庆市话剧院在“先锋实验话剧”、“儿童话剧”和“都市白领话剧”这三个方向上的探索较为吸睛,并逐渐走出了一条具有启示性的院团可持续发展之路。

先锋实验话剧

新世纪之初,重庆市话剧院就曾演出过众多小品小戏,譬如《儿童不宜》《找感觉》《真情》《退鞋记》《查账》《抓住他》《公务员》《潇洒一回》《原“搭子”拆不得》《称妈》《石头花》《吃现成与白辛苦》《土地卫士》《土地爷》《醋的味道》《黄世仁》《热土颂》《打电话》等等,从上述“接地气”的剧名便可直观地看出,这些小品小戏舍弃了主流话剧的厚重主题与宏大叙事,另辟蹊径地从小人物与身边事方面着手,立意新颖、构思巧妙、单纯而又深刻、短小而又精悍,为当时的戏剧舞台注入了一支多元催化剂。然而由于体例和结构的限制,小品小戏显然难以满足一出正规商业话剧的演出要求,于是一些带有先锋实验色彩的商业话剧作品便应运而生,如《魔椅》(2002)、《马克白》(2002)、《变色龙》(2002)、《我该怎么办》(2003)、《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2005)等。这些剧目对以往的戏剧观念与戏剧语汇进行了颠覆性突破,不论是《魔椅》中那把带有荒诞意味的能揭示人类虚伪的椅子,还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中直指社会问题的黑色讽刺,都径直撩拨着现代观众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从而在精神层面打动了观众,满足了他们日渐挑剔的胃口。

2019年5月,专为小剧场演出打造的黑匣子剧场——拾楼小剧场正式向社会开放,此名称既来源于地处魁星楼十楼的具体方位,也取自“拾级聚足,拾级而上”之义,寄寓着“超越自我,不断前进”的创新魄力。该剧场的首演剧目便选择了莎翁名作《麦克白》,《麦克白》中利欲熏心的麦克白与阴暗可怖的麦克白夫人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而导演陈大联对原作进行了大胆解构,将400多年前的经典之作以更加先锋的姿态示人。其戏剧观念可以在导演阐述中略窥一二,陈大联写道:“实验剧场《麦克白》,将麦克白的恶有恶报置于次要地位,更多的是去关注麦克白内心世界的冲突、挣扎、痛苦、绝望和他身首异处之前心灵的早已死亡。以当代观点诠释莎士比亚剧作,透过莎士比亚剧作与当代观众对话,莎剧应该是赤裸的,它是血液与肝胆,它是情欲与欲望,它剖开人性并将其魂的荣耀与丑恶展露无遗。实验剧场《麦克白》要令人萌生一种错觉,犹如莎士比亚仍活在当代。”这无疑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莎士比亚和当代戏剧观众之间搭建起了一座平等对话的桥梁,重话版《麦克白》撕掉了人物身上的标签,拒不服务于概念化的形象,并通过“双性同体”的巧妙设计,与观众共同体悟着性别社会发展中人类灵魂的扭曲与困顿。《麦克白》的演出收获了一片赞誉之声,现场的观众不禁直呼“看得忘我”,这表明先锋实验话剧越来越得到市场的积极反馈。在如今“口碑为王”的时代,观众的高认可度所带来的优良口碑,将引发一连串的联动效应,为剧院带来剧目建设的活力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一方面,观众积极投资话剧演出,另一方面,优质的话剧剧目也在培养着高素质的观众群,同时,观众审美意趣的提升又刺激着实验话剧的日益更替,因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可以说,重庆市话剧院对实验话剧的有益探索,使得“观演关系”变得亲密起来,观众与剧目相互促进、相辅相成,这为良好话剧生态的构建提供了基石。 

(《麦克白》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麦克白》演出之余,负责人还表示,《比萨斜塔》《燃烧的梵高》《我可怜的马拉特》等剧也将在拾楼小剧场亮相,而小剧场本身也将不断突破物理空间的壁垒,通过对拾楼话剧艺术体验空间的打造,搭建起一个交流、合作、共建的专业话剧艺术体验平台,从而汇集全社会话剧艺术爱好者的力量,共同为重庆话剧事业发展做出贡献。

儿童话剧

虽然儿童话剧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青少年儿童,其普适性与影响力相对而言均稍弱于成人戏剧,但只要秉着一颗为孩子们热情奉献的诚心,就不难发现儿童话剧同样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与价值。抗战时期,被茅盾先生誉为“抗日战争血泊中产生的一朵奇花”的“孩子剧团”,就曾把儿童剧作为“斗争武器”,为重庆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据记载,1939年1月至 1942 年9月期间,“孩子剧团”在重庆共演出 300 余场次,其中包括陈模创作并率领演出的《帮助咱们的游击队》《火线上》《捉汉奸》《流浪儿》《放下你的鞭子》《孩子血》,石凌鹤创编并指导演出的《乐园进行曲》《秃秃大王》(又名《猴儿大王》),许幸之创作的儿童独幕剧 《仁丹胡子》 《最后一课》等等,这些儿童剧目作为抗战时期重庆公演话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战火中肩负起了时代的使命。

2005年9月,重庆市话剧院创立了重庆儿童艺术剧团,这也是重庆唯一的专业儿童戏剧演出、教育机构。重庆儿童艺术剧团建团以来,坚持“为儿童素质教育服务”的价值导向,相继创作和演出了《兔子和枪》《白雪公主》《三只小猪》《小萝卜头》《灰姑娘和水晶鞋》《新龟兔赛跑》《老虎拔牙》等多部深受家长和孩子们喜爱的儿童剧作品,并获得多项国家级艺术奖励。与此同时,儿童艺术剧团还不断拓展产业维度,开发出课本剧、互动体验课堂等全新的教育戏剧形态模板,将剧场教育与儿童的语言、逻辑、肢体、音乐、视觉、人际关系等多元智慧的训练结合起来,成为了西部地区儿童戏剧舞台上最具创新活力和进取精神的新生力量。2018年12月,重庆市话剧院与重庆市图书馆携手打造的“重图剧场”正式对外营业,这标志着重庆的首个本土专业儿童剧场建立起来。剧场内设约500位坐席,拥有大型LED舞台背景、专业的光控设备系统、环绕立体声、高峰值功率音箱等专业舞台设备,小朋友们终于拥有了品尝“戏剧美果”的专属场地,重庆儿童艺术剧团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兔子和枪》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灰姑娘与水晶鞋》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近年来,重庆市话剧院旗下的儿童艺术剧团凭借着“戏剧走进校园”的东风呈现出多元发展的态势,紧紧把握着儿童剧市场的需求,形成了以童话剧、课本剧为主的小型儿童剧与以《小萝卜头》为代表的大型儿童剧双向发展的特点。首先,童话剧可谓是儿童艺术剧团向广大家庭献上的“主菜”,这些童话剧取材于国内或国外、民间或官方的寓言和童话故事,拥有着百变的创意、鲜明的个性和精美的制作,让孩子们在“戏剧游戏”中收获了成长的喜悦。比如,最新推出的肢体童话剧《老虎拔牙》便运用少许旁白和大量的肢体表演,将小朋友们引入大森林的规定情境中,并在剧情的推动下,引导着小朋友们与角色一起围绕着“如何解决大老虎伤人”这一问题展开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小观众与大演员一同遭遇挫折,一同解决问题,小观众们收获了智慧与“获得感”,并期待着下一次演出的到来。久而久之,“观演黏性”也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了增强。其次,课本剧是贯彻“寓教于乐”思想的灵丹妙药。系列课本剧——《狐狸与乌鸦》《美丽的公鸡》《丑小鸭》《守株待兔》《曹冲称象》《司马光砸缸》《孔子之两小儿辩日》《张良拜师》《王二小》等的推出,将舞台转变为了活力课堂,课本里的道理和知识被演员们用惟妙惟肖的方式提炼了出来。在剧场里,课本上的文字形象变得愈发鲜活,生活哲理也不再是冷冰冰的语言说教,而是蕴藏在趣味盎然的戏剧表演中。最后,以《小萝卜头》为代表的大型儿童剧对孩子们产生的冲击和震撼也不容小觑。舞台上的“小萝卜头”宋振中与万千孩子一样渴望自由、天真烂漫,但最终却选择了为革命而牺牲,这样一个有血有肉且心怀大志的同龄人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精神领袖”,时刻提醒着孩子们应鄙弃黑暗,崇尚光明。正如重庆市话剧院艺术总监(原重庆市话剧团团长)郝鹏寿所说的,“文艺工作者要选用优秀少儿剧加强对少年儿童进行思想道德教育、美育素质教育,要以生动、真实的艺术形象让我们的青少年儿童能够不忘过去、珍惜今天、建设未来”。重庆市话剧院儿童艺术剧团的工作者们势必跟随着正确的价值取向,不懈探析儿童群体的审美需求,打造出广大家长和孩子所喜闻乐见的山城儿童剧品牌。

(《小萝卜头》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张良拜师》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都市白领话剧

重庆作为中国西部最年轻的直辖市、长江上游经济中心和城乡统筹发展的试验区,在持续高速发展的经济社会中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重庆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使“白领”(white-collar worker)群体进一步扩大。“白领群体”一般素养较高,且有着较强的消费力,愿意投资文化艺术产品,加上他们的家庭矛盾与生存压力也相对较大,亟需一扇情感宣泄的窗口,由此便催生了“都市白领话剧”的兴起。“都市白领话剧”面向的目标群体是都市白领,主要以白领青年的情感遭遇、家庭波澜、职场风云、人生体验为题材,因此极易引发都市儿女的共鸣与追捧。自2009年起,重庆市话剧团即与有着“话剧界冯小刚”之称的人气导演李伯男进行深度合作,先后推出了《轻度深爱》《隐婚男女》《剩女郎》等都市话剧。随后合作进一步深化,2015年10月,“李伯男重庆戏剧工作室”正式挂牌启动,这是重庆市话剧院历史上第一个对外联建的主创工作室,旨在汇聚京、沪、渝三地的青年主创精英,以跨年度的周期规划和剧目定制的方式,为重庆市话剧院量身打造融合重庆本土风情的都市原创话剧剧目,市场与口碑双丰收的“重庆都市三部曲”——《闺蜜有毒》《同房不同床》《大肠包小肠》就是该工作室的成果。

《闺蜜有毒》通过四个当代年轻人的感情纠葛,深刻剖析了闺蜜友情的复杂性与多面性,唤起人们对纯粹质朴感情的珍视,引发人们对当下都市生活价值的思考,呼吁人与人之间真情的回归。《同房不同床》描绘了一幅有关“中年危机”的动态图,通过一户“小家”里的爱恨纠缠,表达着中国式婚姻里的隐忍与坚持。《大肠包小肠》则讲述了一个生活在重组家庭里的固执少女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外壳,热情勇敢、执着乐观地面对生活的绊脚石,最终鼓足勇气原谅了积怨多年的生父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她学会了如何去爱,也找到了“家的味道”。这三部作品从表面上看似毫无关联,但实则正好将都市人最为珍视的“友情”、“爱情”、“亲情”一网打尽,从而试图去触摸到都市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最终市场给出了答案,“重庆都市三部曲”成功了——在国泰艺术中心的首轮演出中,“三部曲”收获了四千余观众和六万余元的票房。“三部曲”的成功之道在于,这三部话剧直截了当地剖析都市人的生存现状,不留情面地将敏感问题和盘托出,随着台上问题的解决,问题本身还是留给了观众自己。而经过戏剧的洗礼,观众已对问题有了新的认知,以及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的勇气,这便是“都市白领话剧”的现实意义,也是其能够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

(《闺蜜有毒》剧照,重庆市话剧院供图)

除了上述剧目的开发,重庆市话剧院还在不断拓展业务范围,促进产业模式的转型。为了让话剧真正走进白领们的生活,话剧院依托网络的力量,开辟了“互联网戏剧博物馆”、“重庆市话剧院微信订阅号”等新媒体平台,并开通了多种多样的购票渠道,此举不仅方便了广大消费群体,而且促进了戏剧传播的深度与广度。此外,话剧院还组建了会员俱乐部,以会员制为基础,为剧迷提供最丰富的话剧信息资源、最周到的话剧营销服务和最开放的话剧分享平台,使“进剧场”成为都市人的日常生活方式,让“看话剧”成为都市人的主流娱乐活动。

结语

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环境下,转企改制后的重庆市话剧院聚焦于本院团的优势和特色,逐步明确市场定位,走出了“先锋实验话剧”、“儿童话剧”和“都市白领话剧”三并举的市场化探索道路。同时,重庆市话剧院充分发挥着国有院团的带头作用,稳住脚跟,在泥沙俱下的商品经济中固化责任意识与使命感,为社会提供优质的艺术养分与公共服务,真正做到“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