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来源:文汇报2020-07-14

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上海250多名持证上岗街头艺人,给这座城市增添了多彩的图谱,他们也在上海慢慢地把自己的梦想安放。

他们中有幸运儿。80后上海小伙李家明,抱着吉他第一天上岗,微信钱包里“嗖嗖嗖”进账2000多元,“我和小伙伴都惊呆了!”

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平常心。前两年来自四川凉山彝族的阿余尔洛一晚上只赚了30元,观众寥寥,但他并没有因为无人问津就收摊走人,依然非常敬业地唱完四个小时。

“这是艺德!督导在或不在一个样,今天上海街头艺人们有着高度的自律性,”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说。今天,“五五购物节”、“六六夜生活节”等高人气购物节的开启,为街头艺人们开辟了新的表演舞台。

有时,他们“人在囧途”。室外演出最怕酷暑、寒冬和大雨。天寒地冻时,僵硬的手指不听使唤,只能戴上充电式的露指手套。大雨落下,乐器和音响都免不了损坏。但也常常有温馨时刻。开散尔·托胡提抱着他昂贵的古典吉他,等来的不是一场无情的大雨,而是一把有情的雨伞,“观众把雨伞伸了过来,撑在我的头顶上,那一刻,很想流泪。”

寻寻觅觅知音,他们把家和工作室都安在了上海

12岁就开始学习古典吉他的开散尔天生对音乐敏感。他大学时在新疆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民族唱法,那时,有老师把弗拉明戈音乐推荐给他,开散尔学得很快。后来他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了音乐剧表演,但毕业后还是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西班牙音乐。

开散尔在圈子里很有名气,抖音帐号上活跃着3.5万多的粉丝,开过多场专场音乐会,也出过专辑和单曲。如今,他更是把家安在了上海,牙牙学语的孩子继承了他的天赋,只要一开节拍器,就摇头晃脑地跟着打节奏舞动起来,是粉丝们的“团宠”,也是抖音上的小明星。“在上海,我的音乐梦想能够找到知音。”开散尔说。

90后内蒙小伙李海涛也怀抱着音乐梦想而来,不仅在上海找到了女朋友,还在常熟路有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人生开启了新的起点。

能歌善舞的李海涛从小学习马头琴、呼麦。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马头琴专业的他,是大师级马头琴演奏家齐宝力高、额尔顿布等人的弟子,也跟着奥都苏荣、奥特根苏等呼麦大师学艺。在大理玩了两年音乐后,2018年李海涛来到上海,成为上海持证街头艺人中的一员。

近期,在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中,歌手张艺兴的一首《马》听得让人热血沸腾,其中的马头琴演奏者就是李海涛。李海涛的音乐梦想就是用“非遗”马头琴去碰撞爵士、流行、民谣各种风格,让民族音乐的魂,代代流传下去。

去年,他参加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电视器乐大赛,跻身非传统组全国十六强;在央视《星光大道》中,他与同伴勇夺周冠军及年度分赛冠军,在今年1月年度总决赛跻身全国五强。

“小时候,我以为的世界,就是上海的模样”

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的阿余尔洛没有进过专业的院校,但天生有着一把纯净辽阔的好嗓子。他和兄弟迦恩的组合名叫“造梦者”,去年杀进了《中国达人秀》半决赛,一首《平凡之路》道出他们自己心中所想。“我们是大山的孩子,我们有梦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山歌,是阿余尔洛的童年。小时候,阿余尔洛的父亲带着他的孩子们去山上砍柴,站在山顶上,他们眺望着远山,父亲说,“你们要走出大山,去上海、北京看看。”

村子里只有一家人有电视机,孩子们常常挤在一起,“《上海滩》《情深深雨蒙蒙》……电视剧里面有上海,小时候,我对世界的概念就是上海。”阿余尔洛说。

2012年,他和三四个同学一起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地方,那时的阿余尔洛17岁,他在工厂打过工,当过消防员,但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喜欢的是音乐。他用挣来的第一笔工资,给自己买了一把吉他。白天在餐厅做服务员,晚上就到街头去唱歌。

在愚园路他遇到了路人递来的名片,被介绍到一家餐厅当专职歌手,一天唱12个小时,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后来我看到了上海持证街头艺人的报名,就来参加考试和面试了。”成为正规的街头艺人后,阿余尔洛遇到了更多、更好的机会,不少人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给他提供工作机会,而有的推荐他去参加各种类型的比赛。

“来上海十多年了,当年的兄弟都纷纷离开,但上海是我从小向往的地方。”阿余尔洛决定留在上海,生活中谁没有崩溃过呢?人生路上是有很多的坎坷,但也有很多的精彩,不能轻易放弃。”

街头,是最自由最有创造力的舞台

孙君韡现在是上海某知名医药公司销售经理,从小品学兼优的他,是“别人家的孩子”的模样,一路名校毕业,有体面的工作和生活。

“但我喜欢音乐,小时候就很痴迷。不过我的父母还是挺保守的,觉得做音乐谋生太难,我又不想放弃自己的爱好,只能‘曲线救国‘——做一个街头艺人,和大家分享我喜欢的音乐。”工作日一结束,“叛逆”的孙君韡就抱着吉他上街了,英语爵士、法国香颂、日文歌……很文艺、很优雅。

街头表演的气氛是很好的,“商演是拿钱走人,但街头更加自由,我希望是分享。”孙君韡不喜欢套路化的音乐表演,虽然他的音乐比较小众,但在上海那么国际化的地方,还是经常能遇到知音。有一次,静安公园门口来了一个法国旅行团,听到了孙君韡的演唱他们很是兴奋,竟然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

“那种眼神、表情和情感上的交流是很动人的。”在街头表演已经成为孙君韡的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回忆起第一次在街头表演时的场景。“第一次摆钱箱时很拉不下面,在意别人的目光,是不是把我当流浪汉了?但突破了自己就好了,不勇敢的人找不到自己的舞台。”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演出还能救人,”萨克斯手刘晓明讲述了自己的两个特别经历。

有一次,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在他面前驻足了很久,听完刘晓明的演出,他掏出了100元钱,刘晓明停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话,“谢谢你,让我解脱了”。

还有一次在静安公园,一位咖啡店的客人向他点了一首《父亲》,边听边哭。“原来,这人的父亲出了意外,但我的音乐让他获得了一点点的安慰,我觉得音乐和艺术是非常神圣的,不分台上台下,“刘晓明感慨道,“街头是最有成就感的舞台,有一种正能量的东西闪闪发光。”

作者:童薇菁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2020-07-14 06:30:00 来源: 0 条评论

他们是走向街头的城市活力,脚下就是舞台,站定了,观众就来了。

上海250多名持证上岗街头艺人,给这座城市增添了多彩的图谱,他们也在上海慢慢地把自己的梦想安放。

他们中有幸运儿。80后上海小伙李家明,抱着吉他第一天上岗,微信钱包里“嗖嗖嗖”进账2000多元,“我和小伙伴都惊呆了!”

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平常心。前两年来自四川凉山彝族的阿余尔洛一晚上只赚了30元,观众寥寥,但他并没有因为无人问津就收摊走人,依然非常敬业地唱完四个小时。

“这是艺德!督导在或不在一个样,今天上海街头艺人们有着高度的自律性,”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会长韦芝说。今天,“五五购物节”、“六六夜生活节”等高人气购物节的开启,为街头艺人们开辟了新的表演舞台。

有时,他们“人在囧途”。室外演出最怕酷暑、寒冬和大雨。天寒地冻时,僵硬的手指不听使唤,只能戴上充电式的露指手套。大雨落下,乐器和音响都免不了损坏。但也常常有温馨时刻。开散尔·托胡提抱着他昂贵的古典吉他,等来的不是一场无情的大雨,而是一把有情的雨伞,“观众把雨伞伸了过来,撑在我的头顶上,那一刻,很想流泪。”

寻寻觅觅知音,他们把家和工作室都安在了上海

12岁就开始学习古典吉他的开散尔天生对音乐敏感。他大学时在新疆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民族唱法,那时,有老师把弗拉明戈音乐推荐给他,开散尔学得很快。后来他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了音乐剧表演,但毕业后还是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西班牙音乐。

开散尔在圈子里很有名气,抖音帐号上活跃着3.5万多的粉丝,开过多场专场音乐会,也出过专辑和单曲。如今,他更是把家安在了上海,牙牙学语的孩子继承了他的天赋,只要一开节拍器,就摇头晃脑地跟着打节奏舞动起来,是粉丝们的“团宠”,也是抖音上的小明星。“在上海,我的音乐梦想能够找到知音。”开散尔说。

90后内蒙小伙李海涛也怀抱着音乐梦想而来,不仅在上海找到了女朋友,还在常熟路有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人生开启了新的起点。

能歌善舞的李海涛从小学习马头琴、呼麦。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马头琴专业的他,是大师级马头琴演奏家齐宝力高、额尔顿布等人的弟子,也跟着奥都苏荣、奥特根苏等呼麦大师学艺。在大理玩了两年音乐后,2018年李海涛来到上海,成为上海持证街头艺人中的一员。

近期,在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中,歌手张艺兴的一首《马》听得让人热血沸腾,其中的马头琴演奏者就是李海涛。李海涛的音乐梦想就是用“非遗”马头琴去碰撞爵士、流行、民谣各种风格,让民族音乐的魂,代代流传下去。

去年,他参加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电视器乐大赛,跻身非传统组全国十六强;在央视《星光大道》中,他与同伴勇夺周冠军及年度分赛冠军,在今年1月年度总决赛跻身全国五强。

“小时候,我以为的世界,就是上海的模样”

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的阿余尔洛没有进过专业的院校,但天生有着一把纯净辽阔的好嗓子。他和兄弟迦恩的组合名叫“造梦者”,去年杀进了《中国达人秀》半决赛,一首《平凡之路》道出他们自己心中所想。“我们是大山的孩子,我们有梦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山歌,是阿余尔洛的童年。小时候,阿余尔洛的父亲带着他的孩子们去山上砍柴,站在山顶上,他们眺望着远山,父亲说,“你们要走出大山,去上海、北京看看。”

村子里只有一家人有电视机,孩子们常常挤在一起,“《上海滩》《情深深雨蒙蒙》……电视剧里面有上海,小时候,我对世界的概念就是上海。”阿余尔洛说。

2012年,他和三四个同学一起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地方,那时的阿余尔洛17岁,他在工厂打过工,当过消防员,但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喜欢的是音乐。他用挣来的第一笔工资,给自己买了一把吉他。白天在餐厅做服务员,晚上就到街头去唱歌。

在愚园路他遇到了路人递来的名片,被介绍到一家餐厅当专职歌手,一天唱12个小时,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后来我看到了上海持证街头艺人的报名,就来参加考试和面试了。”成为正规的街头艺人后,阿余尔洛遇到了更多、更好的机会,不少人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给他提供工作机会,而有的推荐他去参加各种类型的比赛。

“来上海十多年了,当年的兄弟都纷纷离开,但上海是我从小向往的地方。”阿余尔洛决定留在上海,生活中谁没有崩溃过呢?人生路上是有很多的坎坷,但也有很多的精彩,不能轻易放弃。”

街头,是最自由最有创造力的舞台

孙君韡现在是上海某知名医药公司销售经理,从小品学兼优的他,是“别人家的孩子”的模样,一路名校毕业,有体面的工作和生活。

“但我喜欢音乐,小时候就很痴迷。不过我的父母还是挺保守的,觉得做音乐谋生太难,我又不想放弃自己的爱好,只能‘曲线救国‘——做一个街头艺人,和大家分享我喜欢的音乐。”工作日一结束,“叛逆”的孙君韡就抱着吉他上街了,英语爵士、法国香颂、日文歌……很文艺、很优雅。

街头表演的气氛是很好的,“商演是拿钱走人,但街头更加自由,我希望是分享。”孙君韡不喜欢套路化的音乐表演,虽然他的音乐比较小众,但在上海那么国际化的地方,还是经常能遇到知音。有一次,静安公园门口来了一个法国旅行团,听到了孙君韡的演唱他们很是兴奋,竟然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

“那种眼神、表情和情感上的交流是很动人的。”在街头表演已经成为孙君韡的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回忆起第一次在街头表演时的场景。“第一次摆钱箱时很拉不下面,在意别人的目光,是不是把我当流浪汉了?但突破了自己就好了,不勇敢的人找不到自己的舞台。”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演出还能救人,”萨克斯手刘晓明讲述了自己的两个特别经历。

有一次,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在他面前驻足了很久,听完刘晓明的演出,他掏出了100元钱,刘晓明停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话,“谢谢你,让我解脱了”。

还有一次在静安公园,一位咖啡店的客人向他点了一首《父亲》,边听边哭。“原来,这人的父亲出了意外,但我的音乐让他获得了一点点的安慰,我觉得音乐和艺术是非常神圣的,不分台上台下,“刘晓明感慨道,“街头是最有成就感的舞台,有一种正能量的东西闪闪发光。”

作者:童薇菁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