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有文“话”·第十八弹|见证时代的波澜与壮阔 重庆自然博物馆走过90年岁月
说到重庆的博物馆,绕不开的就是缙云山下的重庆自然博物馆。但你可知道这座博物馆已经走过了90年岁月。

重庆有文“话”·第十八弹|见证时代的波澜与壮阔 重庆自然博物馆走过90年岁月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0-12-29

说到重庆的博物馆,绕不开的就是缙云山下的重庆自然博物馆。但你可知道这座博物馆已经走过了90年岁月。

从1930年到2020年,从北碚到渝中,再从渝中回到北碚,一栋栋历史建筑、一件件珍贵标本,记录下该馆沧桑经历,也见证了西部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发展。

在重庆自然博物馆成立90周年之际,跟随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穿越时空,触摸时代印记。

23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
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

90年前,它在西部腹地打开一扇科教兴国之门

在北碚文星湾,有一座矗立了86年的老建筑。它是中国西部科学院旧址陈列馆,也是重庆自然博物馆使用时间最长的馆址。

这里的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承载了一段段历史故事。而在这些故事里,最令人难忘的,则与著名爱国实业家卢作孚、著名地质学家翁文灏有关。

11中国西部科学院主馆——惠宇大楼
中国西部科学院。

1927年春,卢作孚在北碚出任嘉陵江三峡地区峡防局局长。在这里,他不遗余力地办实业,兴文化,推进乡村建设实验区的各项建设。

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等科研机构的建立极大地启发了卢作孚。

在此之前,他心里就一直有一个设想,那就是在嘉陵江边建立一座科学馆。

如今,修建科学院的好时机来了。

1930年,中国西部科学院在北碚正式成立,卢作孚出任院长。院址最初设在北碚火焰山东岳庙,1934年在北碚文星湾新建“惠宇”楼,该院理化所使用。西部科学院在鼎盛时期设有理化、地质、生物、农林4个研究所,并附设博物馆、学校、图书馆、工厂、农场、气象站等。

至此,在封闭落后的西部腹地,打开了一扇科教兴国之门。

抗战爆发后,一批重要学术机关迁至北碚,最初选定西部科学院落户,以后陆续在嘉陵江两岸兴建房屋作为办公处所,聚集了一大批流亡科学家,他们中好些是中国自然科学各学科的创始人,北碚迅速成为全国最大的学术中心。

9中央地质调查所(右)
中央地质调查所(右)。

1943年,中国西部科学院联合中央研究院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气象研究所,中央地质调查所、中央林业实验所等内迁北碚的12家著名学术机构,共同发起组建中国西部博物馆。

在当年,这些机构几乎代表了中国科学界的半壁河山。

而作为博物馆筹备委员会主任和理事长的翁文灏,在卢作孚的协助下,运用其在政界、工商界、学术界的影响,邀请张群、孙越崎、何北衡等人担任该馆常务理事,聘请李春昱、王家楫、尹赞勋、伍献文等26人各学科顶尖专家组成第一届设计委员会,在各筹备单位和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下,短短一年多时间,中国第一座多科学的自然科学博物馆傲然屹立在嘉陵江畔,科学之光照亮大后方。该馆还是我国在抗战期间兴建的最大规模的博物馆。

10中国西部科学博物馆开馆典礼(1944年12月25日)
中国西部科学博物馆开馆典礼,400余人齐聚于此。

1944年12月25日上午10时,中外嘉宾400余人齐聚中国西部科学院,共同庆祝中国西部博物馆的诞生。

39年前,它让重庆恐龙行走于世界

1982年2月31日,在日本福冈国际中心,周世武(曾任重庆自然博物馆馆长)记得雨下了一整天,没停过。

他望向窗外,各色的雨伞下都是排队等待进馆的人们。

这天,是“中国恐龙展览”闭幕的日子。从上午9时开馆到下午5时闭馆,冒雨赶来参观展览的观众绎不绝。只为了再看一眼中国的恐龙化石。

这样的场景是周世武在8个月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1981年,在日本大阪、东京、福冈举办《中国恐龙展》
1981年,在日本大阪、东京、福冈举办的“中国恐龙展”。

1981年7月初,周世武作为重庆自然博物馆的一名古生物研究员,跟随中国科学院代表团前往日本。和他们一同离去的,还有373件脊椎动物化石,其中,就有来自重庆自然博物馆的“釜溪自贡龙”和“多棘沱江龙”。

“中国恐龙展览”在东京上野国立科学博物馆展出期间,从早到晚,人群络绎不绝。许多观众围着巨大的恐龙骨架,谈论着这些形态奇特的古动物。其中最吸引他们的,便是 “釜溪自贡龙”“多棘沱江龙”。

“釜溪自贡龙”和“多棘沱江龙”到底有什么魅力?

它们都是最新的恐龙化石发现。“釜溪自贡龙”骨架长约15米,是大型的四足植食性恐龙,具有长长的颈部。而这只于1975年发掘、体长7米的“多棘沱江龙”则是当时保存最完整的剑龙化石。

“体型大”、“保存最完整”,这让日本观众对中国恐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据当时一份著名的科普期刊《化石》记载,从1981年7月6日到1982年2月31日,“中国恐龙展览”先后在东京、大阪、福冈三城市展出,吸引观众有134万人之多。

这不仅是中国古脊椎动物化石在国外的第一大规模展出,也是重庆自然博物馆的恐龙化石首次走出国门。

1998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中国侏罗纪恐龙展》
1998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中国侏罗纪恐龙展”。

而在随后的30多年里,重庆自然博物馆先后前往法国、美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荷兰、韩国等地举办20多次大型恐龙化石展,所到之处备受欢迎。

这些展览让重庆恐龙行走于世界,成为了传播中国恐龙文化的重要窗口。

未来时光,它将披上智慧新装靓丽登场

中国第一件地形浮雕、第一具由中国人发掘、研究、装架的恐龙骨架、第一件由中国人制作的大熊猫标本……

在这90年里,作为重庆第一家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见证了我国自然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寄托着卢作孚、翁文灏科学救国的梦想,凝聚着一大批爱国科学家的心血。

14许氏禄丰龙
第一具由中国人发掘、研究、装架的恐龙骨架——许氏禄丰龙。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岁月没有抹去先辈的足迹。在耄耋之年,一股年轻的血液注入了进来。

2015年11月9日,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在北碚缙云山麓建成开放。侏罗纪恐龙化石、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西部珍稀动植物标本等8000余件珍贵展品分布在地球厅、进化厅、恐龙厅、动物厅(贝林厅)、环境厅、重庆厅等6个展厅,从自然历史、自然关系、自然规律三个层面诠释“地球·生物·人类”这一宏大主题。尤其是恐龙厅,展出了馆藏多年的恐龙化石,包括在永川、合川等地发现的大型恐龙化石,重现“恐龙盛世”辉煌。

25“恐龙世界”(恐龙厅)实景照
恐龙厅。

在新馆开馆的5年里,累计接待观众900余万人次,开展科普教育活动500余场次,免费讲解3万余场次,新推出各类展览近30个,成为全国最具吸引力的自然博物馆之一。

在下一个5年,重庆自然博物馆将如何创新,继续焕发新活力?

我们可以从去年的一条新闻可以窥见。

2019年5月,环球健康与教育基金会主席、重庆自然博物馆终身名誉馆长肯尼斯·贝林再次来渝。

这一次,他与重庆自然博物馆共同商讨建立基于“探索与发现”教育理念的首座“贝林好奇学院”。

这座“贝林好奇学院”也将纳入重庆自然博物馆二期建设内容,贝林曾表示,“贝林好奇学院”不会只是简单的课堂,它会是全方位、沉浸式的体验地。在这里,小朋友可以尽情释放他们的触摸欲。

此外,在重庆自然博物馆二期建设中,博物馆将加强藏品保护利用、科研支撑作用,不断推出高质量原创展览、更加丰富多彩的展览和教育活动,打造博物馆文创品牌,建立和完善智慧博物馆,让重庆自然博物馆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旅游打卡地。

“时不我待,责任万千,给历史和未来一个响亮的回答,是重庆自然博物馆人的自觉担当。”欧阳辉坚定地说。

文/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图/重庆自然博物馆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重庆有文“话”·第十八弹|见证时代的波澜与壮阔 重庆自然博物馆走过90年岁月

2020-12-29 23:50:20 来源: 0 条评论

说到重庆的博物馆,绕不开的就是缙云山下的重庆自然博物馆。但你可知道这座博物馆已经走过了90年岁月。

从1930年到2020年,从北碚到渝中,再从渝中回到北碚,一栋栋历史建筑、一件件珍贵标本,记录下该馆沧桑经历,也见证了西部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发展。

在重庆自然博物馆成立90周年之际,跟随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穿越时空,触摸时代印记。

23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
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

90年前,它在西部腹地打开一扇科教兴国之门

在北碚文星湾,有一座矗立了86年的老建筑。它是中国西部科学院旧址陈列馆,也是重庆自然博物馆使用时间最长的馆址。

这里的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承载了一段段历史故事。而在这些故事里,最令人难忘的,则与著名爱国实业家卢作孚、著名地质学家翁文灏有关。

11中国西部科学院主馆——惠宇大楼
中国西部科学院。

1927年春,卢作孚在北碚出任嘉陵江三峡地区峡防局局长。在这里,他不遗余力地办实业,兴文化,推进乡村建设实验区的各项建设。

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等科研机构的建立极大地启发了卢作孚。

在此之前,他心里就一直有一个设想,那就是在嘉陵江边建立一座科学馆。

如今,修建科学院的好时机来了。

1930年,中国西部科学院在北碚正式成立,卢作孚出任院长。院址最初设在北碚火焰山东岳庙,1934年在北碚文星湾新建“惠宇”楼,该院理化所使用。西部科学院在鼎盛时期设有理化、地质、生物、农林4个研究所,并附设博物馆、学校、图书馆、工厂、农场、气象站等。

至此,在封闭落后的西部腹地,打开了一扇科教兴国之门。

抗战爆发后,一批重要学术机关迁至北碚,最初选定西部科学院落户,以后陆续在嘉陵江两岸兴建房屋作为办公处所,聚集了一大批流亡科学家,他们中好些是中国自然科学各学科的创始人,北碚迅速成为全国最大的学术中心。

9中央地质调查所(右)
中央地质调查所(右)。

1943年,中国西部科学院联合中央研究院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气象研究所,中央地质调查所、中央林业实验所等内迁北碚的12家著名学术机构,共同发起组建中国西部博物馆。

在当年,这些机构几乎代表了中国科学界的半壁河山。

而作为博物馆筹备委员会主任和理事长的翁文灏,在卢作孚的协助下,运用其在政界、工商界、学术界的影响,邀请张群、孙越崎、何北衡等人担任该馆常务理事,聘请李春昱、王家楫、尹赞勋、伍献文等26人各学科顶尖专家组成第一届设计委员会,在各筹备单位和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下,短短一年多时间,中国第一座多科学的自然科学博物馆傲然屹立在嘉陵江畔,科学之光照亮大后方。该馆还是我国在抗战期间兴建的最大规模的博物馆。

10中国西部科学博物馆开馆典礼(1944年12月25日)
中国西部科学博物馆开馆典礼,400余人齐聚于此。

1944年12月25日上午10时,中外嘉宾400余人齐聚中国西部科学院,共同庆祝中国西部博物馆的诞生。

39年前,它让重庆恐龙行走于世界

1982年2月31日,在日本福冈国际中心,周世武(曾任重庆自然博物馆馆长)记得雨下了一整天,没停过。

他望向窗外,各色的雨伞下都是排队等待进馆的人们。

这天,是“中国恐龙展览”闭幕的日子。从上午9时开馆到下午5时闭馆,冒雨赶来参观展览的观众绎不绝。只为了再看一眼中国的恐龙化石。

这样的场景是周世武在8个月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1981年,在日本大阪、东京、福冈举办《中国恐龙展》
1981年,在日本大阪、东京、福冈举办的“中国恐龙展”。

1981年7月初,周世武作为重庆自然博物馆的一名古生物研究员,跟随中国科学院代表团前往日本。和他们一同离去的,还有373件脊椎动物化石,其中,就有来自重庆自然博物馆的“釜溪自贡龙”和“多棘沱江龙”。

“中国恐龙展览”在东京上野国立科学博物馆展出期间,从早到晚,人群络绎不绝。许多观众围着巨大的恐龙骨架,谈论着这些形态奇特的古动物。其中最吸引他们的,便是 “釜溪自贡龙”“多棘沱江龙”。

“釜溪自贡龙”和“多棘沱江龙”到底有什么魅力?

它们都是最新的恐龙化石发现。“釜溪自贡龙”骨架长约15米,是大型的四足植食性恐龙,具有长长的颈部。而这只于1975年发掘、体长7米的“多棘沱江龙”则是当时保存最完整的剑龙化石。

“体型大”、“保存最完整”,这让日本观众对中国恐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据当时一份著名的科普期刊《化石》记载,从1981年7月6日到1982年2月31日,“中国恐龙展览”先后在东京、大阪、福冈三城市展出,吸引观众有134万人之多。

这不仅是中国古脊椎动物化石在国外的第一大规模展出,也是重庆自然博物馆的恐龙化石首次走出国门。

1998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中国侏罗纪恐龙展》
1998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中国侏罗纪恐龙展”。

而在随后的30多年里,重庆自然博物馆先后前往法国、美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荷兰、韩国等地举办20多次大型恐龙化石展,所到之处备受欢迎。

这些展览让重庆恐龙行走于世界,成为了传播中国恐龙文化的重要窗口。

未来时光,它将披上智慧新装靓丽登场

中国第一件地形浮雕、第一具由中国人发掘、研究、装架的恐龙骨架、第一件由中国人制作的大熊猫标本……

在这90年里,作为重庆第一家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见证了我国自然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寄托着卢作孚、翁文灏科学救国的梦想,凝聚着一大批爱国科学家的心血。

14许氏禄丰龙
第一具由中国人发掘、研究、装架的恐龙骨架——许氏禄丰龙。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岁月没有抹去先辈的足迹。在耄耋之年,一股年轻的血液注入了进来。

2015年11月9日,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在北碚缙云山麓建成开放。侏罗纪恐龙化石、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西部珍稀动植物标本等8000余件珍贵展品分布在地球厅、进化厅、恐龙厅、动物厅(贝林厅)、环境厅、重庆厅等6个展厅,从自然历史、自然关系、自然规律三个层面诠释“地球·生物·人类”这一宏大主题。尤其是恐龙厅,展出了馆藏多年的恐龙化石,包括在永川、合川等地发现的大型恐龙化石,重现“恐龙盛世”辉煌。

25“恐龙世界”(恐龙厅)实景照
恐龙厅。

在新馆开馆的5年里,累计接待观众900余万人次,开展科普教育活动500余场次,免费讲解3万余场次,新推出各类展览近30个,成为全国最具吸引力的自然博物馆之一。

在下一个5年,重庆自然博物馆将如何创新,继续焕发新活力?

我们可以从去年的一条新闻可以窥见。

2019年5月,环球健康与教育基金会主席、重庆自然博物馆终身名誉馆长肯尼斯·贝林再次来渝。

这一次,他与重庆自然博物馆共同商讨建立基于“探索与发现”教育理念的首座“贝林好奇学院”。

这座“贝林好奇学院”也将纳入重庆自然博物馆二期建设内容,贝林曾表示,“贝林好奇学院”不会只是简单的课堂,它会是全方位、沉浸式的体验地。在这里,小朋友可以尽情释放他们的触摸欲。

此外,在重庆自然博物馆二期建设中,博物馆将加强藏品保护利用、科研支撑作用,不断推出高质量原创展览、更加丰富多彩的展览和教育活动,打造博物馆文创品牌,建立和完善智慧博物馆,让重庆自然博物馆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旅游打卡地。

“时不我待,责任万千,给历史和未来一个响亮的回答,是重庆自然博物馆人的自觉担当。”欧阳辉坚定地说。

文/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吴思佳 图/重庆自然博物馆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思佳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