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隆执棒上交演绎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8000张门票悉数售罄
4月5日至11日,指挥家余隆及上海交响乐团受邀参演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

余隆执棒上交演绎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8000张门票悉数售罄

来源:文汇报2021-04-06

“时间会证明这次的失败究竟是主演的错还是我的错。”正如朱塞佩·威尔第自己所料想的那样,首演时惨遭滑铁卢的歌剧《茶花女》在168年后的今天,已然成为了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

4月5日至11日,指挥家余隆及上海交响乐团受邀参演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廖昌永、石倚洁等歌唱家上阵。据悉,此次在京一连六场演出,8000余张门票在开演前就全部售罄。

“中国的歌剧制作,国家大剧院是一个标杆。它的歌剧制作体系非常职业,对艺术的要求、工作上的专业和严谨,代表了国内的最高水准,与世界同轨。”余隆说,上海交响乐团作为一支职业的顶尖交响乐团,首次与国家大剧院合作是一次彼此学习的机会,“我们共同推动古典音乐行业的职业化,在艺术上精进 ”。

威尔第逝世120周年,以《茶花女》向经典致敬

诞生至今,即便历经时间冲刷和观众迭代,“茶花女”那凄婉的爱情故事仍触动着人们的心弦。小说、电影、戏剧、歌剧,不同艺术形式都对“茶花女”有着独到演绎。而歌剧《茶花女》更是全球各大歌剧院争相排演的保留剧目,涌现出的经典版本不胜枚举。

此次在京演出的版本由德国知名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执导,于2010年首演。著名编剧邹静之不吝溢美之词,“大剧院这版《茶花女》让我耳目一新,让我激动。整个故事如人在画中,安静而感人。它让我看到一种日积月累的修养产生的艺术感”。

指挥余隆曾在2016年执棒国家大剧院这版《茶花女》。他说,今年时逢威尔第逝世120周年,能够以《茶花女》向经典致敬、向艺术致敬,是所有汇聚到国家大剧院一起参与这部歌剧演出的艺术家们的荣幸。

实力卡司集结加盟,京沪两地同轴排练

此番经典复排,集结了知名歌唱家张立萍、石倚洁、廖昌永,以及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周晓琳、扣京、张扬一众实力卡司加盟,分AB组连演六场。上海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则分别担纲全剧的乐队及合唱部分。

经历新冠肺炎疫情考验后,一部经典歌剧的复排过程意义重大。它不仅让所有艺术工作者重新建立起对艺术发展和未来的坚定信心,也给“干渴”了许久的观众带来了一场酣畅的艺术滋润。此次,已是第六轮演出的国大版歌剧《茶花女》再度引发京城观众追捧。本轮演出也是新冠疫情以来,国家大剧院第一次上演歌剧。

为实力呈现这部传世经典,上海交响乐团在余隆的率领下于3月25日就启动了乐队的排练日程,B组的独唱演员也专程飞赴上海参与乐队合排。与此同时,上交驻团指挥张洁敏则前往北京给演员排戏。

多次与上海交响乐团有过合作的女高音张立萍说,“是《茶花女》让我爱上了歌剧。即便我已经演了‘无数次’(国大版第5次),但每一次站在舞台上,作为一名职业歌唱家,每一个音,每一个情绪表达,我都要诠释到位,保持第一次那般的新鲜、热情和认真,这是基本的素养”。

巧妙舞台设计让观众成为“剧中人”

歌剧《茶花女》取材于法国剧作家小仲马的同名小说。讲述了混迹于巴黎上流社会的风尘女子薇奥莱塔因社会偏见而遭损害与毁灭的爱情悲剧。据说威尔第是在看了话剧《茶花女》后“触景生情”,联想到他和第二任妻子斯特雷波尼之间的爱情,从而萌生了将其改编成歌剧的想法。

然而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在被古典神话和历史传说占据主流地位的19世纪被视为离经叛道。威尔第深谙这一点,不过凭借日益精练的娴熟技巧,加之细致入微的人物性格刻画,威尔第笔下为人不齿的烟花女子闪烁出圣洁的光辉,博得世人的悲悯和共鸣,也再一次成就了经典。以至于小仲马在看完威尔第的歌剧后不禁发出感叹:“一百年后,我的话剧也许不会再演出,但歌剧《茶花女》却将永存。”

在音乐学者孙国忠看来,要写出一部成功的歌剧作品,如何用音乐来表达戏剧内涵是横亘在所有作曲家面前的共性问题。“歌剧的创作思路与交响乐等器乐作品完全不同。它既受制于剧本,又要充分发挥歌剧的特点,结合作曲家自己创造性的理解,去提炼、展现人物及个中关系。通过唱段设计甚至是心理对话,来营造戏剧矛盾冲突,拓展戏剧的内涵。”

换言之,只有真正懂戏的作曲家才能写出好的歌剧作品,威尔第便是这样的天才。作为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之一,威尔第的地位无可非议。《唐·卡洛斯》《阿依达》《奥赛罗》《弄臣》《法尔斯塔夫》等一部部歌剧力作从威尔第才思丰沛的笔端汩汩流出。

威尔第很好地捍卫和延续了意大利歌剧的传统,以优美的声乐歌唱作为推动剧情的主要线索。在歌剧《茶花女》中,女主角薇奥莱塔需同时具备花腔、戏剧、抒情等各种音色和音区的驾驭能力,来刻画人物矛盾的心绪和悲惨的命运。威尔第也极尽创作手段,以色彩丰富充满戏剧性的管弦乐队来烘托人物,推动剧情发展。

在国家大剧院这版《茶花女》中,一面264平米的巨大镜子以45度斜矗在舞台上,映照着地面上充满油画质感的画布,彷佛瞬间回到了18世纪那个浮华巴黎。虚实交错间,观众走到“茶花女”的身边,一起旁观,一起见证。有意思的是,到了全剧的尾声,当女主角薇奥莱塔奄奄一息即将离世时,巨大的玻璃镜子以90度的视角“赤裸裸”地横在面前,所有观众被毫不留情地“扔”进故事的残酷漩涡里,来思考现实的社会问题。

一如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的设计,“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应该为这些人的命运承担责任。”源于舞台,观照现实,正是这部歌剧《茶花女》的魅力,也是它最奇特之处。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余隆执棒上交演绎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8000张门票悉数售罄

2021-04-06 06:30:00 来源: 0 条评论

“时间会证明这次的失败究竟是主演的错还是我的错。”正如朱塞佩·威尔第自己所料想的那样,首演时惨遭滑铁卢的歌剧《茶花女》在168年后的今天,已然成为了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

4月5日至11日,指挥家余隆及上海交响乐团受邀参演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茶花女》,廖昌永、石倚洁等歌唱家上阵。据悉,此次在京一连六场演出,8000余张门票在开演前就全部售罄。

“中国的歌剧制作,国家大剧院是一个标杆。它的歌剧制作体系非常职业,对艺术的要求、工作上的专业和严谨,代表了国内的最高水准,与世界同轨。”余隆说,上海交响乐团作为一支职业的顶尖交响乐团,首次与国家大剧院合作是一次彼此学习的机会,“我们共同推动古典音乐行业的职业化,在艺术上精进 ”。

威尔第逝世120周年,以《茶花女》向经典致敬

诞生至今,即便历经时间冲刷和观众迭代,“茶花女”那凄婉的爱情故事仍触动着人们的心弦。小说、电影、戏剧、歌剧,不同艺术形式都对“茶花女”有着独到演绎。而歌剧《茶花女》更是全球各大歌剧院争相排演的保留剧目,涌现出的经典版本不胜枚举。

此次在京演出的版本由德国知名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执导,于2010年首演。著名编剧邹静之不吝溢美之词,“大剧院这版《茶花女》让我耳目一新,让我激动。整个故事如人在画中,安静而感人。它让我看到一种日积月累的修养产生的艺术感”。

指挥余隆曾在2016年执棒国家大剧院这版《茶花女》。他说,今年时逢威尔第逝世120周年,能够以《茶花女》向经典致敬、向艺术致敬,是所有汇聚到国家大剧院一起参与这部歌剧演出的艺术家们的荣幸。

实力卡司集结加盟,京沪两地同轴排练

此番经典复排,集结了知名歌唱家张立萍、石倚洁、廖昌永,以及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周晓琳、扣京、张扬一众实力卡司加盟,分AB组连演六场。上海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则分别担纲全剧的乐队及合唱部分。

经历新冠肺炎疫情考验后,一部经典歌剧的复排过程意义重大。它不仅让所有艺术工作者重新建立起对艺术发展和未来的坚定信心,也给“干渴”了许久的观众带来了一场酣畅的艺术滋润。此次,已是第六轮演出的国大版歌剧《茶花女》再度引发京城观众追捧。本轮演出也是新冠疫情以来,国家大剧院第一次上演歌剧。

为实力呈现这部传世经典,上海交响乐团在余隆的率领下于3月25日就启动了乐队的排练日程,B组的独唱演员也专程飞赴上海参与乐队合排。与此同时,上交驻团指挥张洁敏则前往北京给演员排戏。

多次与上海交响乐团有过合作的女高音张立萍说,“是《茶花女》让我爱上了歌剧。即便我已经演了‘无数次’(国大版第5次),但每一次站在舞台上,作为一名职业歌唱家,每一个音,每一个情绪表达,我都要诠释到位,保持第一次那般的新鲜、热情和认真,这是基本的素养”。

巧妙舞台设计让观众成为“剧中人”

歌剧《茶花女》取材于法国剧作家小仲马的同名小说。讲述了混迹于巴黎上流社会的风尘女子薇奥莱塔因社会偏见而遭损害与毁灭的爱情悲剧。据说威尔第是在看了话剧《茶花女》后“触景生情”,联想到他和第二任妻子斯特雷波尼之间的爱情,从而萌生了将其改编成歌剧的想法。

然而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在被古典神话和历史传说占据主流地位的19世纪被视为离经叛道。威尔第深谙这一点,不过凭借日益精练的娴熟技巧,加之细致入微的人物性格刻画,威尔第笔下为人不齿的烟花女子闪烁出圣洁的光辉,博得世人的悲悯和共鸣,也再一次成就了经典。以至于小仲马在看完威尔第的歌剧后不禁发出感叹:“一百年后,我的话剧也许不会再演出,但歌剧《茶花女》却将永存。”

在音乐学者孙国忠看来,要写出一部成功的歌剧作品,如何用音乐来表达戏剧内涵是横亘在所有作曲家面前的共性问题。“歌剧的创作思路与交响乐等器乐作品完全不同。它既受制于剧本,又要充分发挥歌剧的特点,结合作曲家自己创造性的理解,去提炼、展现人物及个中关系。通过唱段设计甚至是心理对话,来营造戏剧矛盾冲突,拓展戏剧的内涵。”

换言之,只有真正懂戏的作曲家才能写出好的歌剧作品,威尔第便是这样的天才。作为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之一,威尔第的地位无可非议。《唐·卡洛斯》《阿依达》《奥赛罗》《弄臣》《法尔斯塔夫》等一部部歌剧力作从威尔第才思丰沛的笔端汩汩流出。

威尔第很好地捍卫和延续了意大利歌剧的传统,以优美的声乐歌唱作为推动剧情的主要线索。在歌剧《茶花女》中,女主角薇奥莱塔需同时具备花腔、戏剧、抒情等各种音色和音区的驾驭能力,来刻画人物矛盾的心绪和悲惨的命运。威尔第也极尽创作手段,以色彩丰富充满戏剧性的管弦乐队来烘托人物,推动剧情发展。

在国家大剧院这版《茶花女》中,一面264平米的巨大镜子以45度斜矗在舞台上,映照着地面上充满油画质感的画布,彷佛瞬间回到了18世纪那个浮华巴黎。虚实交错间,观众走到“茶花女”的身边,一起旁观,一起见证。有意思的是,到了全剧的尾声,当女主角薇奥莱塔奄奄一息即将离世时,巨大的玻璃镜子以90度的视角“赤裸裸”地横在面前,所有观众被毫不留情地“扔”进故事的残酷漩涡里,来思考现实的社会问题。

一如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的设计,“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应该为这些人的命运承担责任。”源于舞台,观照现实,正是这部歌剧《茶花女》的魅力,也是它最奇特之处。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