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渝文苑 | 走进人文江津之二十:江津有个“金沙寨”
早在十五年前,我就多次探访被江津地方史志称之为“江津钓鱼城”的仁沱镇(现支坪镇)金沙古寨……

巴渝文苑 | 走进人文江津之二十:江津有个“金沙寨”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1-12-18

文/庞国翔

早在十五年前,我就多次探访被江津地方史志称之为“江津钓鱼城”的仁沱镇(现支坪镇)金沙古寨……

在江津乘船顺长江而下约10公里,就见有一条支流綦江,船右转驶入綦江逆江而上,过仁沱子场约5里水路后,波宽浪阔的河面左岸又出现一条支流笋溪河。这里两河交汇,围绕一座山峰,形成半岛,此便是大东山,又叫金华山,两江交汇处的渡口叫“洋满嘴”,大概是“一片汪洋满岸渚”之意。在此下船,穿过茂密的黄桷林和翠竹林就进入僰溪场,场后就是上大东山的独径。登山一小时就可看见气势恢宏、雄风依旧的金沙寨古寨门和横亘于山边的古寨墙。

图片1
(金沙寨大门)

登上近500米高的大东山,金沙寨就建在山顶。

探访金沙寨,首先应了解江津乡贤戴登霄其人其事。此公是一个被清代和民国时的地方史志在多个章节里所提及的人物。戴登霄,字静齐,号图南。原为盐商,家境富豪,但乐善好施,“率弟侄等捐款设立置业于真武场、洋满嘴、白漩子义渡”,正如此,此公捐职为“候选同知”,成为州府派驻本地的预选佐官,后“举孝廉方正”为府司马。嘉庆五年(1802年)川东“盗匪”猖獗,“登霄输财募勇倡修堡寨铸大炮以备府县城防”。

大东山居周边群山之首,山下是綦河和笋溪河,该山三面临水,地势十分险峻。山顶是一方较为平坦、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开阔地带。山边沿原本陡岩,再用条石齐岩砌砍,形成更为高陡的寨墙。寨墙绕山一周,形如护城之墙。寨墙上,留有许多放箭的射孔。当年寨墙上还储备有内装石灰、玻璃碴的沙罐和铁菱等攻击武器。用坚硬的条石修筑有前后寨门,能开能闭。前寨门呈半圆状,在主峰上,高大雄伟,僰溪场和关键道口。寨门口有炮台,铸有三台口径约40厘米的铁炮,炮口齐对山下蜿蜒交汇的河流和渡口,使之形成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站在这里,远可眺望百里之外有骆崃山,龙门槽山,近能俯瞰山下一马平川温家坝和蜿蜒绕过的河流,可遥相小东山……

金沙寨内修有水井、水池、粮仓、碾场和多处住宅。开辟有肥沃的田地,“原隰遍桑麻,田亩盈禾穗”。可以想象,不论来犯之敌是从綦江或笋溪的水上还是从小东山或背山的陆上进攻金沙寨,只要寨门一关,寨墙内万箭齐发、万罐齐下、重炮齐放,纵有千军万马你也难打开一个缺口,而寨内仍是“户外好耕耘”。

嘉庆五年戴公倡修金沙寨,到48年后的道光30年,又一乡贤黄士林进行了补修。咸丰年间,乡贤袁懋昭再次补修,金沙寨更是风雨如磐。

图片2
(金沙寨外墙壁垒)

在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各种社会矛盾激剧,川东白莲教起义、太平军入川后,各方盗匪趁机四起,混杂其中,打家劫舍,使社会更为动荡,岌岌可危。金沙寨起到了保一方平安的作用。嘉庆七年,綦江县“盗匪”王际林、牟元魁等结党数百人沿綦河而下烧杀掠抢至金沙寨对岸菜坝,直逼而来并扬言劫寨,县令徐鼎和“同知”戴登霄倚仗此金沙山寨之险峻,率乡勇民团剿捕,“旋拏获匪首王际林等”,“邪匪始剿除净尽焉”……咸丰、同治年间,川东盗匪更加猖獗,寨中乡人多次击溃盗匪进犯。黄士林“重修金沙寨,岁壬亲率乡人避难,其中全活者数千人” ……为此,蜀府成都守少钝赵公挥写了洋洋洒洒的长诗《登霄纪事诗》,称此寨比合川宋代钓鱼城“其险更奚啻”云云……此诗刊入民国13年出版的《江津县志》。

行走在依仗独特的山势而构筑的金沙寨上,游览残存的石寨墙、石寨门、石炮台,就象窥见了当年古寨之险要。而今仅存的这些断垣残墙、精美的石雕等残破地伏倒在草丛和竹林之间,众多精湛的碑刻屈作农家的屋墙或台阶。寨内农家院里随处可见的古老的家具和陶器,都到处弥散着幽幽的古战场的情思。

金沙寨中原有一座金沙寺,始建于明朝,重建于清代。据记载,每年3月要办一次庙会,热闹非常。庙宇已不复存在,只有倒地的六棱石柱、大青砖墙及栩栩如生的石菩萨等,依稀可辨昔日香火之旺盛。

金沙寨里现有奇特的一石一树。石呈灰褐色,长宽丈许,寸草不生,石上一只凹脚印,内盈清水,终年不枯。树为千年紫金花树,上枝枝繁叶茂;下端树干光滑,一人难以合抱。金沙寨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地方。前些年我听说山寨中一村民的小美女亲戚常来这里,后来小美女写了一部关于这里的小说。我一打听,原来是我的文友小曾。再细问才知早年她的外公外婆就住在山寨。她小时时常来此追逐蝴蝶,采摘山花……

驻足在金沙寨门,极目远眺或顺风而呼,令人心旷神怡。轻抚古老的石寨墙,令人思绪万千……朋友告诉我,当地支坪镇已将此列入乡村旅游开发项目。

金沙古寨是你寻古探幽、凭吊怀旧的极好去处……

附录一

清嘉庆年江津县教谕、邛州举人高崿诗《望金沙寨》

金沙寨堡势凌空,高压群山气象雄。

烽火不惊防御撤,群鸦飞出女墙中。

附录二

清重庆知府、成都知府赵少钝诗《金沙寨(大东山)纪事》

诗序:大东山下笋、僰两溪横绕而过,四周陡峻如合川钓鱼城形势。嘉庆五年邪匪猖獗,潜渡嘉涪,全蜀震动,勒大经略,令各州县村立寨堡,为坚壁清野之计。里人戴登霄等因于岩畔周建石城千有余丈,高丈余,并于水汇处凿池,深二十余丈,寺后筑宅一院,其它廒炮药弹悉备,经营半截始成。

昔在嘉庆元,维时届秋季。

达州无赖民,溃乱狂而肆。

倡教名白莲,聚众张赤炽。

始焚麻柳场,渐掠及远地。

此时未扑灭,烈焰愈横炽。

东北县数十,屠虐靡不至。

次年枳县焚,渝郡咸忧悸。

人民各鼠奔,颠连挥涕泪。

近徙蜀西南,远迁入云贵。

我买洪洞山,挈家聊潜避。

嗣后贼氛远,逃者仍返辔。

延及五年春,羽檄驰飞骑。

传贼渡嘉涪,再扰潼绵治。

全蜀皆震惊,老弱复抛业。

我欲更遁迹,族邻谁倚庇。

大帅有明文,持筹国布置。

令各筑城堡,预作坚壁计。

我偕族与邻,升降度地势。

得之僰溪滨,崇降复嵬岿。

其山名大东,山曰金沙寺。

四畔悉悬岩,窥下防失堕。

拔地数千寻,高峙矗云际。

周环建石城,遍列以埤堄。

垣墉丈六百,前后辟门二。

旁浸以广池,中央储糗糒。

如林森列戟,栉比陈火器。

经费累数千,雇工亿万比。

岂不惜金钱,其如桑梓谊。

谁无父与母,妻子与兄弟。

一旦贼寇来,忍坐视颠踬。

营兹若金汤,庶同苞桑系。

宋筑钓鱼山,崇高傍岩砌。

功之历岁年,衰老终无济。

此寨若较之,其险更奚啻。

众志聚成城,同仇兼地利。

从古御兵戎,无患缘有备。

况今值熙朝,贼宁久放恣。

旋见欃枪灭,恩膏重新被。

原隰遍桑麻,田亩盈禾穗。

磨崖颂中兴,鼓腹歌盛世。

鸡犬亦无惊,外户恒不闭。

作诗纪颠末,更以明吾志。

赵少纯(1746—1805),号秉渊、实君。承袭恩骑尉世职,国子监荫生。授就职内阁中书、武英殿分校官、方略馆编修。乾隆五十八年,任重庆知府,嘉庆四年荐调成都知府。卒于任,浩授中宪大夫。

(作者庞国翔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津区文旅委干部)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巴渝文苑 | 走进人文江津之二十:江津有个“金沙寨”

2021-12-18 13:29:53 来源: 0 条评论

文/庞国翔

早在十五年前,我就多次探访被江津地方史志称之为“江津钓鱼城”的仁沱镇(现支坪镇)金沙古寨……

在江津乘船顺长江而下约10公里,就见有一条支流綦江,船右转驶入綦江逆江而上,过仁沱子场约5里水路后,波宽浪阔的河面左岸又出现一条支流笋溪河。这里两河交汇,围绕一座山峰,形成半岛,此便是大东山,又叫金华山,两江交汇处的渡口叫“洋满嘴”,大概是“一片汪洋满岸渚”之意。在此下船,穿过茂密的黄桷林和翠竹林就进入僰溪场,场后就是上大东山的独径。登山一小时就可看见气势恢宏、雄风依旧的金沙寨古寨门和横亘于山边的古寨墙。

图片1
(金沙寨大门)

登上近500米高的大东山,金沙寨就建在山顶。

探访金沙寨,首先应了解江津乡贤戴登霄其人其事。此公是一个被清代和民国时的地方史志在多个章节里所提及的人物。戴登霄,字静齐,号图南。原为盐商,家境富豪,但乐善好施,“率弟侄等捐款设立置业于真武场、洋满嘴、白漩子义渡”,正如此,此公捐职为“候选同知”,成为州府派驻本地的预选佐官,后“举孝廉方正”为府司马。嘉庆五年(1802年)川东“盗匪”猖獗,“登霄输财募勇倡修堡寨铸大炮以备府县城防”。

大东山居周边群山之首,山下是綦河和笋溪河,该山三面临水,地势十分险峻。山顶是一方较为平坦、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开阔地带。山边沿原本陡岩,再用条石齐岩砌砍,形成更为高陡的寨墙。寨墙绕山一周,形如护城之墙。寨墙上,留有许多放箭的射孔。当年寨墙上还储备有内装石灰、玻璃碴的沙罐和铁菱等攻击武器。用坚硬的条石修筑有前后寨门,能开能闭。前寨门呈半圆状,在主峰上,高大雄伟,僰溪场和关键道口。寨门口有炮台,铸有三台口径约40厘米的铁炮,炮口齐对山下蜿蜒交汇的河流和渡口,使之形成易守难攻的天然屏障。站在这里,远可眺望百里之外有骆崃山,龙门槽山,近能俯瞰山下一马平川温家坝和蜿蜒绕过的河流,可遥相小东山……

金沙寨内修有水井、水池、粮仓、碾场和多处住宅。开辟有肥沃的田地,“原隰遍桑麻,田亩盈禾穗”。可以想象,不论来犯之敌是从綦江或笋溪的水上还是从小东山或背山的陆上进攻金沙寨,只要寨门一关,寨墙内万箭齐发、万罐齐下、重炮齐放,纵有千军万马你也难打开一个缺口,而寨内仍是“户外好耕耘”。

嘉庆五年戴公倡修金沙寨,到48年后的道光30年,又一乡贤黄士林进行了补修。咸丰年间,乡贤袁懋昭再次补修,金沙寨更是风雨如磐。

图片2
(金沙寨外墙壁垒)

在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各种社会矛盾激剧,川东白莲教起义、太平军入川后,各方盗匪趁机四起,混杂其中,打家劫舍,使社会更为动荡,岌岌可危。金沙寨起到了保一方平安的作用。嘉庆七年,綦江县“盗匪”王际林、牟元魁等结党数百人沿綦河而下烧杀掠抢至金沙寨对岸菜坝,直逼而来并扬言劫寨,县令徐鼎和“同知”戴登霄倚仗此金沙山寨之险峻,率乡勇民团剿捕,“旋拏获匪首王际林等”,“邪匪始剿除净尽焉”……咸丰、同治年间,川东盗匪更加猖獗,寨中乡人多次击溃盗匪进犯。黄士林“重修金沙寨,岁壬亲率乡人避难,其中全活者数千人” ……为此,蜀府成都守少钝赵公挥写了洋洋洒洒的长诗《登霄纪事诗》,称此寨比合川宋代钓鱼城“其险更奚啻”云云……此诗刊入民国13年出版的《江津县志》。

行走在依仗独特的山势而构筑的金沙寨上,游览残存的石寨墙、石寨门、石炮台,就象窥见了当年古寨之险要。而今仅存的这些断垣残墙、精美的石雕等残破地伏倒在草丛和竹林之间,众多精湛的碑刻屈作农家的屋墙或台阶。寨内农家院里随处可见的古老的家具和陶器,都到处弥散着幽幽的古战场的情思。

金沙寨中原有一座金沙寺,始建于明朝,重建于清代。据记载,每年3月要办一次庙会,热闹非常。庙宇已不复存在,只有倒地的六棱石柱、大青砖墙及栩栩如生的石菩萨等,依稀可辨昔日香火之旺盛。

金沙寨里现有奇特的一石一树。石呈灰褐色,长宽丈许,寸草不生,石上一只凹脚印,内盈清水,终年不枯。树为千年紫金花树,上枝枝繁叶茂;下端树干光滑,一人难以合抱。金沙寨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地方。前些年我听说山寨中一村民的小美女亲戚常来这里,后来小美女写了一部关于这里的小说。我一打听,原来是我的文友小曾。再细问才知早年她的外公外婆就住在山寨。她小时时常来此追逐蝴蝶,采摘山花……

驻足在金沙寨门,极目远眺或顺风而呼,令人心旷神怡。轻抚古老的石寨墙,令人思绪万千……朋友告诉我,当地支坪镇已将此列入乡村旅游开发项目。

金沙古寨是你寻古探幽、凭吊怀旧的极好去处……

附录一

清嘉庆年江津县教谕、邛州举人高崿诗《望金沙寨》

金沙寨堡势凌空,高压群山气象雄。

烽火不惊防御撤,群鸦飞出女墙中。

附录二

清重庆知府、成都知府赵少钝诗《金沙寨(大东山)纪事》

诗序:大东山下笋、僰两溪横绕而过,四周陡峻如合川钓鱼城形势。嘉庆五年邪匪猖獗,潜渡嘉涪,全蜀震动,勒大经略,令各州县村立寨堡,为坚壁清野之计。里人戴登霄等因于岩畔周建石城千有余丈,高丈余,并于水汇处凿池,深二十余丈,寺后筑宅一院,其它廒炮药弹悉备,经营半截始成。

昔在嘉庆元,维时届秋季。

达州无赖民,溃乱狂而肆。

倡教名白莲,聚众张赤炽。

始焚麻柳场,渐掠及远地。

此时未扑灭,烈焰愈横炽。

东北县数十,屠虐靡不至。

次年枳县焚,渝郡咸忧悸。

人民各鼠奔,颠连挥涕泪。

近徙蜀西南,远迁入云贵。

我买洪洞山,挈家聊潜避。

嗣后贼氛远,逃者仍返辔。

延及五年春,羽檄驰飞骑。

传贼渡嘉涪,再扰潼绵治。

全蜀皆震惊,老弱复抛业。

我欲更遁迹,族邻谁倚庇。

大帅有明文,持筹国布置。

令各筑城堡,预作坚壁计。

我偕族与邻,升降度地势。

得之僰溪滨,崇降复嵬岿。

其山名大东,山曰金沙寺。

四畔悉悬岩,窥下防失堕。

拔地数千寻,高峙矗云际。

周环建石城,遍列以埤堄。

垣墉丈六百,前后辟门二。

旁浸以广池,中央储糗糒。

如林森列戟,栉比陈火器。

经费累数千,雇工亿万比。

岂不惜金钱,其如桑梓谊。

谁无父与母,妻子与兄弟。

一旦贼寇来,忍坐视颠踬。

营兹若金汤,庶同苞桑系。

宋筑钓鱼山,崇高傍岩砌。

功之历岁年,衰老终无济。

此寨若较之,其险更奚啻。

众志聚成城,同仇兼地利。

从古御兵戎,无患缘有备。

况今值熙朝,贼宁久放恣。

旋见欃枪灭,恩膏重新被。

原隰遍桑麻,田亩盈禾穗。

磨崖颂中兴,鼓腹歌盛世。

鸡犬亦无惊,外户恒不闭。

作诗纪颠末,更以明吾志。

赵少纯(1746—1805),号秉渊、实君。承袭恩骑尉世职,国子监荫生。授就职内阁中书、武英殿分校官、方略馆编修。乾隆五十八年,任重庆知府,嘉庆四年荐调成都知府。卒于任,浩授中宪大夫。

(作者庞国翔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津区文旅委干部)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