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评论:2021重庆青年戏剧专题之一

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评论:2021重庆青年戏剧专题之一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2-01-04

编者按:

2022年已经开启,重庆青年戏剧正在艰难而努力地走向新的一年。在过去的2021年里,疫情成为了“聚集性演出”艺术的最大发展障碍。然而,青年朋友们并没有停止写作、排演、制作,并随时准备着,以最大的热情捧着作品站上舞台,与观众见面。我们的五篇评论,分别讨论了话剧《梦乡村》、音乐剧《破晓之前》、话剧《吉可,回家吧!》、新编石柱土戏《秦良玉和马千乘》和音乐剧《爷爷的山歌》的创作和呈现情况,有总结,有鼓励,也有批评和建议。祝福朋友们,2022继续前行。向所有奋斗中的青年朋友致敬,向梦想致敬!

时代号角下的梦里乡村

——方言话剧《梦乡村》的创作表达与艺术呈现

文/成都市文化馆 唐元玲

中国乡村,一片承载着梦想与希望的田野,是脱贫攻坚战场的第一线,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最广泛、最坚实的基础。随着乡村振兴大幕的拉开,乡村成为艺术家们的情之所系的创作热土。方言话剧《梦乡村》正是在乡村振兴号角的指引下,以普通农村老百姓的生存境遇为依托,通过鲜活的乡村图景,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的村民群像,也展现出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共产党人的智慧与奉献精神,闪烁着时代现实的亮光。

《梦乡村》讲述了城里干部龚秀华回到老家凉风村当第一书记,带领村民们通过养鱼、修建农家乐脱贫致富的故事。剧本的第一幕,以一个闹剧场景展开,村民犹光明追着自己的儿子犹小峰喊打强盗,结果犹小峰和回来参加扶贫工作的干部龚秀华撞个正着,自然而然引出主要人物,也通过这样一个小场景,折射出以犹光明为代表的村民落后、贫困、守旧的思想,与渴望外出求学的犹小峰产生了第一场戏剧冲突;第二幕乡村大会龚秀华要在村里创办小微企业,搞农家乐和土地流转,却遭遇了各有利益算盘的村民们的质疑,犹光明的保守、周玉梅的泼辣、田文兰的算计、二狗的懒惰油滑,人物性格都在这一幕表现得淋漓尽致;第三幕龚秀华与初恋犹光明的沟通并不顺畅,剧情进入一个粘着状态;第四幕龚秀华奔走于村民之间,动之以情,晓知之理做村民的思想工作;第五幕村里遭遇洪水,村里的投资和村民的财产都遭遇了损失,龚秀华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负责,带领乡亲们战胜困难,也与初恋情人犹光明的母亲达成和解;第六幕龚秀华不负使命,在众人齐心努力下,梦乡村终于落成,成为千千万万个乡村脱贫致富的一个缩影。

图片10

平民视角下的人物精神跃迁

《梦乡村》的发生地凉风村,是典型的“煤枯而衰”的小乡村,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随着资源的枯竭难以为继,凉风村沦为了国家级贫困村。在这样一个典型的环境下,作者遵循着现实主义的创作法则,从巴山蜀水汲取丰沛的创作营养,以农民视野和幽默精神,将发生在一个小山村的故事叙述的绘声绘色,将典型人物龚秀华这名基层共产党员刻画的符合情境,也为观众们呈现出特定时代背景下特定生活场景中一群具有代表性人物的生活状态和性格色彩。

龚秀华作为凉风村走出去的大学生,成为一名干部后,秉持着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信念,回到家乡做扶贫工作,凉风村不但有她故土的记忆,滋养她的山水,熟悉的父老乡亲,甚至还有她的初恋情人犹光明,这让她的回归变得更富有情感上的联接,也赋予她更多的责任。这一设立,让人物和情境都变得自然合理。剧情中,作者并没有事无巨细地将过多笔墨放在描述龚秀华的奉献上,而是在第五幕中,村里遭遇水灾,秀华为救犹母被洪水卷走,同时,面对村民们的焦虑与不满,通过周玉梅的话将龚秀华为乡亲们付出的牺牲和努力公之于众。作者以这种艺术处理方式避开正面赞誉,让旁观者作出评价,使得人物更有说服力。龚秀华这一艺术形象,既有她个人心理与情感的个性,又闪烁着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肩负使命时体现出奉献和担当的共性,她以她的平凡和韧性,成为了千万奋斗在基层共产党员的写照。

从第一幕到第六幕,在一幕幕人与人、人与环境、人与自我冲突中展开的,不仅仅是凉风村经济生活的进步,更是一次新时代中国农民心灵与精神的蜕变。二狗、犹光明、田文兰是三个塑造得特别出彩的角色,他们身上,小农经济环境下村民的固执保守、贪图便宜、精于算计、愚昧狭隘等性格被刻画的入木三分。但是随着戏剧事件的推进,生存境遇的改变,他们的精神也完成了一次时代的跃迁。游手好闲,满脑子等政府救济的二狗危难中救出了秀华,并一改好吃懒做的陋习,意气消沉的犹光明重振旗鼓,斤斤计较的田文兰也终于放下小算盘,当年逃跑外出上学的犹小峰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支援建设。

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人的进步与发展,这群村民的性格特征,是时代发展进步下中国农民理应具有的新的精神格局。守旧、落后、闭塞的乡村要全面走向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的进步与振兴,时代的激荡和奋进的步伐终究要成为千千万万个“凉风村”的注脚。村民的人生命运在变,他们的精神世界也得以提升。他们身上闪耀着忠厚、淳朴、善良的人性之光,也有着小农经济环境下的愚昧和狭隘,在新的历史情境下,感召于无数个像龚秀华这样奋斗在基层的共产党员,感召于党和政府传递而来的关怀与伟力,这群村民身上已经具备了更笃定、乐观与自信的风采。

图片11

语言张力中的地域文化表达

近几年方言话剧的重新勃兴,意味着地域文化想要在中华民族文化共同体的语境中凸显出自己的特色,并得到社会的回响。一部优秀的方言话剧作品不仅能展现出特定的语言魅力,同时还包含着浓烈的文化信息和地域心理特征。很多作者有意识地从本土方言中撷取、提炼鲜活而富有表现力的语汇进入剧本中,自觉地将本地区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文化精神的凝聚以及文化自信的表达作为他们的一种社会历史责任。

《梦乡村》作为一部方言话剧,巴山灵韵,蜀水风物滋养着创作者,重庆方言里的那些歇后语、俏皮话,作者信手拈来,得心应手,重庆人骨子里的那种生动、热辣和灵气,通过这些诙谐幽默、抑扬顿挫的地方方言,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也为人物性格刻画增添了浓墨重彩的色调,营造出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浓烈的地域特色。比如二狗和犹光明的这段互怼:

犹光明:(鄙视)不要钱的东西吃多了,脑壳才要长浓胞。

二 狗:你全身才要长浓胞,(蔑视)我看你才是打肿脸充胖子。

犹光明:(激怒)你!二狗,不是过年过节的,今天不把你娃捶一顿,我就不姓犹。

二 狗:还姓犹?锅里面油水都没得,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装正神。

剧中人物的对话句子都十分简短,犹光明的傲气与怒气,二狗的死皮赖脸与油腔滑调,都在这三言两语中勾勒得栩栩如生,充分显示出作者深厚的语言功力。剧中大量的歇后语和俗语,比如“猪尿包打人——不痛胀人”“二狗是癞虼宝打呵嗨——好大的口气”“癞子的脑壳——没发(法)”“刷子无毛板眼多”“鸭子死了嘴壳子硬”等尽显其诙谐、接地气的本色,更容易感染观众,这种语言的张力构建了艺术的张力,呈现出浓厚的地域文化魅力。

又比如这段:

犹光明:啥子是煨起!

二 狗:我没乱说嘛!还发补助给大家煨脚。

龚秀华:不是煨脚,也不是煨汤,是微型企业,就是嘿小的企业。

没文化的犹光明和二狗把“微企”理解成“煨起”,龚秀华则把微企解释为”嘿小的企业“,这种谐音的运用,本土化的转换既能让观众会心一笑,又极富艺术表现的张力与生活的柔性,更容易打动台下观众,激发观众们文化与生活上的亲切感。正所谓“言为心声”,强调的是语言和人物不可分割,人物的语言和对话,带着点狡黠和幽默,却又是朴素的、生活的,没有文人士大夫的咬文嚼字、也没有迎合时代的官腔,反而体现了地方特色和地域风骨,可以更好地表达人物性格,也让作品充溢着触手可碰的生活质感。

图片12

政治柔化里的深切现实关怀

一般而言,主旋律剧的功能有两方面,一方面承载与传达主流意识形态,完成对民众意识形态的构建;另一方面,通过剧作的艺术感染力和人物性格魄力塑造审美取向,宣扬积极健康的精神思想,以达到艺术的社会教化目的。虽然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梦乡村》没有流于喋喋不休的政策宣传和居高临下式的说教,也没有对“龚秀华”这一人物进行“高大全”的道德定位,而是用克己奉献的伦理精神与平等沟通的民主态度,来影响叙事结构中对立力量的对比,通过感化来争取冲突各方的理解和支持。正是由于“龚秀华”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自己个体的严格要求,以身作则发挥好榜样与引领者的作用,并融入了普通民众的情感,建立了与老百姓的心理联系,有效地推动了国家政策、方针的执行,产生了广泛的凝聚力和打动人心的力量。

可以说,《梦乡村》是由感性魅力与现实关怀交融而奏响的一曲乡村梦想的美丽之歌。宏大、冷静的政治诉求被揉进充满张力和生活气息的语言里,以亲民的姿态取得观众们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理解和认同,指引他们以奋进的姿态积极投身于乡村振兴建设与“两个一百年”的伟大梦想。

作品从2018年开始创作到2021年四年间八易其稿,经过精心的打磨,最终呈现在社区的各个舞台上,深受群众欢迎,“给老百姓演了一场自己身边的戏”。当然,《梦乡村》也不是尽善尽美,在结构处理上,第四幕与第五幕、第五幕与第六幕之间,缺乏对事件进展和人物性格转变提供有力的细节支撑,影响了艺术结构的整一性。作为典型人物的“龚秀华”在性格塑造上少了复杂鲜明的个性色彩,在冲突设计上还缺乏一个有震撼力能统领全局的戏剧高潮,但瑕不掩瑜,《梦乡村》仍不失为主旋律题材下充满人文关怀与现实关照的优秀作品。

作者杨东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重庆曲艺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戏剧家协会会员,师承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吴文先生,学习语言表演艺术,自己本来就是一名舞台艺术表演者,并且有着长期在基层工作的经历。第二作者毛迪,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在重庆市艺术创作中心从事专业创作,有着扎实的戏剧理论功底。《梦乡村》是作者们植根于自己“原乡经验”和创作认知而浇灌出的一朵艺术之花,作品中融入了梦想的烛光与切实的人生体验,体现出他们心系时代使命,参与文化表达的创作旨向,也是中国广大文艺工作者意识深处的家国情怀与文化寻根冲动的一种彰显。

图片13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重庆文化旅游研究系列评论:2021重庆青年戏剧专题之一

2022-01-04 21:26:36 来源: 0 条评论

编者按:

2022年已经开启,重庆青年戏剧正在艰难而努力地走向新的一年。在过去的2021年里,疫情成为了“聚集性演出”艺术的最大发展障碍。然而,青年朋友们并没有停止写作、排演、制作,并随时准备着,以最大的热情捧着作品站上舞台,与观众见面。我们的五篇评论,分别讨论了话剧《梦乡村》、音乐剧《破晓之前》、话剧《吉可,回家吧!》、新编石柱土戏《秦良玉和马千乘》和音乐剧《爷爷的山歌》的创作和呈现情况,有总结,有鼓励,也有批评和建议。祝福朋友们,2022继续前行。向所有奋斗中的青年朋友致敬,向梦想致敬!

时代号角下的梦里乡村

——方言话剧《梦乡村》的创作表达与艺术呈现

文/成都市文化馆 唐元玲

中国乡村,一片承载着梦想与希望的田野,是脱贫攻坚战场的第一线,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最广泛、最坚实的基础。随着乡村振兴大幕的拉开,乡村成为艺术家们的情之所系的创作热土。方言话剧《梦乡村》正是在乡村振兴号角的指引下,以普通农村老百姓的生存境遇为依托,通过鲜活的乡村图景,塑造了一批有血有肉的村民群像,也展现出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共产党人的智慧与奉献精神,闪烁着时代现实的亮光。

《梦乡村》讲述了城里干部龚秀华回到老家凉风村当第一书记,带领村民们通过养鱼、修建农家乐脱贫致富的故事。剧本的第一幕,以一个闹剧场景展开,村民犹光明追着自己的儿子犹小峰喊打强盗,结果犹小峰和回来参加扶贫工作的干部龚秀华撞个正着,自然而然引出主要人物,也通过这样一个小场景,折射出以犹光明为代表的村民落后、贫困、守旧的思想,与渴望外出求学的犹小峰产生了第一场戏剧冲突;第二幕乡村大会龚秀华要在村里创办小微企业,搞农家乐和土地流转,却遭遇了各有利益算盘的村民们的质疑,犹光明的保守、周玉梅的泼辣、田文兰的算计、二狗的懒惰油滑,人物性格都在这一幕表现得淋漓尽致;第三幕龚秀华与初恋犹光明的沟通并不顺畅,剧情进入一个粘着状态;第四幕龚秀华奔走于村民之间,动之以情,晓知之理做村民的思想工作;第五幕村里遭遇洪水,村里的投资和村民的财产都遭遇了损失,龚秀华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负责,带领乡亲们战胜困难,也与初恋情人犹光明的母亲达成和解;第六幕龚秀华不负使命,在众人齐心努力下,梦乡村终于落成,成为千千万万个乡村脱贫致富的一个缩影。

图片10

平民视角下的人物精神跃迁

《梦乡村》的发生地凉风村,是典型的“煤枯而衰”的小乡村,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随着资源的枯竭难以为继,凉风村沦为了国家级贫困村。在这样一个典型的环境下,作者遵循着现实主义的创作法则,从巴山蜀水汲取丰沛的创作营养,以农民视野和幽默精神,将发生在一个小山村的故事叙述的绘声绘色,将典型人物龚秀华这名基层共产党员刻画的符合情境,也为观众们呈现出特定时代背景下特定生活场景中一群具有代表性人物的生活状态和性格色彩。

龚秀华作为凉风村走出去的大学生,成为一名干部后,秉持着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信念,回到家乡做扶贫工作,凉风村不但有她故土的记忆,滋养她的山水,熟悉的父老乡亲,甚至还有她的初恋情人犹光明,这让她的回归变得更富有情感上的联接,也赋予她更多的责任。这一设立,让人物和情境都变得自然合理。剧情中,作者并没有事无巨细地将过多笔墨放在描述龚秀华的奉献上,而是在第五幕中,村里遭遇水灾,秀华为救犹母被洪水卷走,同时,面对村民们的焦虑与不满,通过周玉梅的话将龚秀华为乡亲们付出的牺牲和努力公之于众。作者以这种艺术处理方式避开正面赞誉,让旁观者作出评价,使得人物更有说服力。龚秀华这一艺术形象,既有她个人心理与情感的个性,又闪烁着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肩负使命时体现出奉献和担当的共性,她以她的平凡和韧性,成为了千万奋斗在基层共产党员的写照。

从第一幕到第六幕,在一幕幕人与人、人与环境、人与自我冲突中展开的,不仅仅是凉风村经济生活的进步,更是一次新时代中国农民心灵与精神的蜕变。二狗、犹光明、田文兰是三个塑造得特别出彩的角色,他们身上,小农经济环境下村民的固执保守、贪图便宜、精于算计、愚昧狭隘等性格被刻画的入木三分。但是随着戏剧事件的推进,生存境遇的改变,他们的精神也完成了一次时代的跃迁。游手好闲,满脑子等政府救济的二狗危难中救出了秀华,并一改好吃懒做的陋习,意气消沉的犹光明重振旗鼓,斤斤计较的田文兰也终于放下小算盘,当年逃跑外出上学的犹小峰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支援建设。

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人的进步与发展,这群村民的性格特征,是时代发展进步下中国农民理应具有的新的精神格局。守旧、落后、闭塞的乡村要全面走向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的进步与振兴,时代的激荡和奋进的步伐终究要成为千千万万个“凉风村”的注脚。村民的人生命运在变,他们的精神世界也得以提升。他们身上闪耀着忠厚、淳朴、善良的人性之光,也有着小农经济环境下的愚昧和狭隘,在新的历史情境下,感召于无数个像龚秀华这样奋斗在基层的共产党员,感召于党和政府传递而来的关怀与伟力,这群村民身上已经具备了更笃定、乐观与自信的风采。

图片11

语言张力中的地域文化表达

近几年方言话剧的重新勃兴,意味着地域文化想要在中华民族文化共同体的语境中凸显出自己的特色,并得到社会的回响。一部优秀的方言话剧作品不仅能展现出特定的语言魅力,同时还包含着浓烈的文化信息和地域心理特征。很多作者有意识地从本土方言中撷取、提炼鲜活而富有表现力的语汇进入剧本中,自觉地将本地区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文化精神的凝聚以及文化自信的表达作为他们的一种社会历史责任。

《梦乡村》作为一部方言话剧,巴山灵韵,蜀水风物滋养着创作者,重庆方言里的那些歇后语、俏皮话,作者信手拈来,得心应手,重庆人骨子里的那种生动、热辣和灵气,通过这些诙谐幽默、抑扬顿挫的地方方言,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也为人物性格刻画增添了浓墨重彩的色调,营造出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浓烈的地域特色。比如二狗和犹光明的这段互怼:

犹光明:(鄙视)不要钱的东西吃多了,脑壳才要长浓胞。

二 狗:你全身才要长浓胞,(蔑视)我看你才是打肿脸充胖子。

犹光明:(激怒)你!二狗,不是过年过节的,今天不把你娃捶一顿,我就不姓犹。

二 狗:还姓犹?锅里面油水都没得,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装正神。

剧中人物的对话句子都十分简短,犹光明的傲气与怒气,二狗的死皮赖脸与油腔滑调,都在这三言两语中勾勒得栩栩如生,充分显示出作者深厚的语言功力。剧中大量的歇后语和俗语,比如“猪尿包打人——不痛胀人”“二狗是癞虼宝打呵嗨——好大的口气”“癞子的脑壳——没发(法)”“刷子无毛板眼多”“鸭子死了嘴壳子硬”等尽显其诙谐、接地气的本色,更容易感染观众,这种语言的张力构建了艺术的张力,呈现出浓厚的地域文化魅力。

又比如这段:

犹光明:啥子是煨起!

二 狗:我没乱说嘛!还发补助给大家煨脚。

龚秀华:不是煨脚,也不是煨汤,是微型企业,就是嘿小的企业。

没文化的犹光明和二狗把“微企”理解成“煨起”,龚秀华则把微企解释为”嘿小的企业“,这种谐音的运用,本土化的转换既能让观众会心一笑,又极富艺术表现的张力与生活的柔性,更容易打动台下观众,激发观众们文化与生活上的亲切感。正所谓“言为心声”,强调的是语言和人物不可分割,人物的语言和对话,带着点狡黠和幽默,却又是朴素的、生活的,没有文人士大夫的咬文嚼字、也没有迎合时代的官腔,反而体现了地方特色和地域风骨,可以更好地表达人物性格,也让作品充溢着触手可碰的生活质感。

图片12

政治柔化里的深切现实关怀

一般而言,主旋律剧的功能有两方面,一方面承载与传达主流意识形态,完成对民众意识形态的构建;另一方面,通过剧作的艺术感染力和人物性格魄力塑造审美取向,宣扬积极健康的精神思想,以达到艺术的社会教化目的。虽然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梦乡村》没有流于喋喋不休的政策宣传和居高临下式的说教,也没有对“龚秀华”这一人物进行“高大全”的道德定位,而是用克己奉献的伦理精神与平等沟通的民主态度,来影响叙事结构中对立力量的对比,通过感化来争取冲突各方的理解和支持。正是由于“龚秀华”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自己个体的严格要求,以身作则发挥好榜样与引领者的作用,并融入了普通民众的情感,建立了与老百姓的心理联系,有效地推动了国家政策、方针的执行,产生了广泛的凝聚力和打动人心的力量。

可以说,《梦乡村》是由感性魅力与现实关怀交融而奏响的一曲乡村梦想的美丽之歌。宏大、冷静的政治诉求被揉进充满张力和生活气息的语言里,以亲民的姿态取得观众们对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理解和认同,指引他们以奋进的姿态积极投身于乡村振兴建设与“两个一百年”的伟大梦想。

作品从2018年开始创作到2021年四年间八易其稿,经过精心的打磨,最终呈现在社区的各个舞台上,深受群众欢迎,“给老百姓演了一场自己身边的戏”。当然,《梦乡村》也不是尽善尽美,在结构处理上,第四幕与第五幕、第五幕与第六幕之间,缺乏对事件进展和人物性格转变提供有力的细节支撑,影响了艺术结构的整一性。作为典型人物的“龚秀华”在性格塑造上少了复杂鲜明的个性色彩,在冲突设计上还缺乏一个有震撼力能统领全局的戏剧高潮,但瑕不掩瑜,《梦乡村》仍不失为主旋律题材下充满人文关怀与现实关照的优秀作品。

作者杨东是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重庆曲艺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戏剧家协会会员,师承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吴文先生,学习语言表演艺术,自己本来就是一名舞台艺术表演者,并且有着长期在基层工作的经历。第二作者毛迪,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在重庆市艺术创作中心从事专业创作,有着扎实的戏剧理论功底。《梦乡村》是作者们植根于自己“原乡经验”和创作认知而浇灌出的一朵艺术之花,作品中融入了梦想的烛光与切实的人生体验,体现出他们心系时代使命,参与文化表达的创作旨向,也是中国广大文艺工作者意识深处的家国情怀与文化寻根冲动的一种彰显。

图片13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杜典韵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